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Goya.

04.

*

雨黏黏腻腻地下。

多杰克不喜欢雨天,十年后的索科成年累月尽是小雨,大多伴随看不到尽头的浓雾,阴沉又绵长。

可如今是24纪年,这里还常有阳光,哪怕下了雨也是清澈的,水滴叮叮当当打在玻璃上,碎成两半流下去。

他捏紧了手里的玻璃瓶,里面流动的红色火焰似乎少了一点。多杰克看了一会儿,觉得不该留着这个证据来提醒自己,于是那透明的瓶子便从手上隐去。


便签上的笔迹龙飞凤舞,一看就是格裂留下的,说他去买点常用药品,让多杰克呆在家里别乱跑。


……他好像是在病房,睡着了?

又是让那家伙背回来的吗?

多杰克苦笑,技术工种果然在体力上相当不行。

格裂身为鬼门最尖利的刀,绝非如此。

至少在多杰克的印象里,那家伙身不离枪。工作的时候天天背着他的宝贝巴雷特就算了,连放假睡个觉都有一把满膛的格洛克压在枕头底下。


这要真像上次说的,来一发——

啧。

多杰克决定暂时不思考这个问题。


这里是格裂的家。

他以前也被格裂拖来过,但向来是抗拒大于感谢,醒来没几句就要吵架,基本不是自己摔门出去,就是格裂开门让他出去。

大概还没有这么平和的时候。


装修倒是意外简单,大多是木质家具。

不过酒柜上的一看都不是便宜货,牌子和价格五花八门。多杰克拉开底柜,这回没了酒,一摆五颜六色的法器。

镜子、玻璃笔、石缶、水晶球。大多数巫师喜欢的媒介。

格裂不是纯粹的巫师,严格来说那家伙算体术为主的战斗者,只是恰巧魔法天赋不错,偶尔涉及。

但他记得格裂不碰法器,这玩意是用来让修为不够的人越级施法的,说白了就是开挂,容易上瘾,也容易出事。

那家伙施法设阵,向来也就是双手打个印,或者用树枝在地上画幅画儿,从没用过这些东西吧。

不过多杰克自认对自己的半个朋友称不上了解,也没敢妄下定论。


衣柜里没几件衣服,左边清一色的黑西装,各种花色的领带。右边是款式相似的休闲装,看起来像一家店扫过来的。


床头柜都上了锁。

唯一买没锁的抽屉里有个照册,感觉是鬼门的黑历史。有西雅的素颜自拍,面具掉了一半的黑蛟龙,巴斯达和各种食物的合照,居然还有鬼伯只露出了半边的黑色披风。

格裂是拒绝拍照的类型,出镜基本只是一只胳膊,衣服的边角,或者远处的背影。


相册只有半本,空页后面夹了一张照片。泛了黄色却干净平整,显然意义非凡。

照片里是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孩,带着黑色鸭舌帽,只一张侧颜,有点模糊,看起来像是偷拍。


多杰克怔了怔。

格裂早年父母双亡,如今只有一个弟弟,是个正常人,被格裂早早从他们的道上择了出去,和鬼门从不牵扯。现在估计还在学校乖乖念书。

那这又是谁。

心脏蓦地一疼,他就没敢再往下想。

那家伙的过去和未来,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多加干涉。


如今的梦境本就是个恩赐。

今天是第二天了。

多杰克把相册放回去,门铃就像有感应似的,叮铃叮铃地响起来。


他去开门,就看见格裂披了一身雨站在门口。他提了两个袋子,整个人看起来湿透了,水滴从头发往下落,掉进黑衬衫里。

“怎么。”

对方挑眉,看着狼狈,却硬生笑出了点底气十足的轻佻。

“联盟的军师大人,我的新交往对象。请问我还能进去么?”

*

  @困意浓 

给你要的更新……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