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双黑]Sun in our eyes.

bgm如题.

*
太宰治此人,大抵是可以分成两个阶段来看的。在港黑混的那几年是轰轰烈烈的黑历史,至于去了武侦之后么……大概是不那么轰轰烈烈的黑历史。
无关其他,这人骨子里透着那么一股子敷衍,眼高于顶的毛病向来比谁都严重。无非随着年龄增长演技日益增长,把戾气掩藏得愈发漂亮而已。那股不分范围对象的恶意仿佛天生,注定得吞掉什么人,太宰治又生巧了是个怪胎,便染了自杀的瘾——比起割开别人的喉管,显然割开自己的更为有趣。实际上他只是纯粹地喜欢死亡,那是从鲜血里叫嚣出的渴望,明晃晃地宣示这人生来见不得光,就该在黑暗里肆意妄为。
可他偏生反骨。

太宰治第一次见中原中也,两人还都是五岁的小屁孩,他由森先生亲自培养,中原中也则丢给了尾崎红叶。尾崎红叶的院子是干部里最漂亮的,枫叶入了秋就红了半边,落在房檐边上,又悠悠飘下来,怎么看都如印了彩的浮世绘。
他完成任务后喜欢去那儿遛弯,三两下爬到枫树顶,晃着脚丫子懒懒地看景。有些记忆总在不经意间生了根,他至今仍想得起那天阳光很好,中原中也穿着一身讲究的小黑西服在树下朝他挑衅。
他吊着把稚嫩的嗓子朝他喊,太宰治,听说你是训练的第一名哦。我告诉你,我叫中原中也,从今天开始,会全面碾压你的!
那是太宰治第一次在黑手党看到那么旺盛的生命力,仿佛阳光冲破一切黑暗而肆意生长。哪怕是五岁的中原中也,眼里的自信和野心依旧一览无余,亮得吓人。
他怔了一秒,然后又弯起眼笑得开开心心,说好啊,欢迎你的挑战哦。
阳光从枫叶的缝隙穿过,落在他们身上。
那时候太宰治还不知道这样的光明是个灾难。

中原中也言出必行。从一干魔鬼训练中脱颖而出,势如破竹,太宰治再拿不稳那个轻轻松松的第一名。他们针锋相对,相向而行,在彼此踏着泥泞顽强生长的童年到少年,相互厌恶的程度与日俱增。
他厌极了中原中也。
他厌恶中原中也的音容相貌,中原中也的天赋手段,中也中也的嚣张妄为,中原中也的多管闲事,他见不得那人一副诸事不畏的轻蔑,和藏在非凡的天赋和实力下本不该存在的柔软。
中原中也的正义不受普通道德观的约束,自成一套系统,和黑手党的杀戮始终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奇怪地互不冲突。以至于这人似乎毫未被这畸形的生长环境磨损,反倒愈发耀眼起来。
为什么会有人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而得到一切呢。
太宰治被本能的排斥和嫉妒所驱使,满怀恶意地挑衅中原中也的底线,又聪明谨慎地利用对方暧昧不明的心软。中原中也从起初的暴躁愤怒,到后来的消极应对,也逐渐摸清了太宰治令人恶心的本质。他们相互了解粗暴地表现为见面就打,一般只下死手,毫不留情,客观上为港黑培养了两位体能出奇优秀的干部。

tbc

本来想写公路 结果写了人物分析

我本来写完了
结果又手贱删了

两小时都想哭
历史老师说的 那个写了十年书丢了又重写一遍的人真是个伟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