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双关]南辕北辙.番外


啊,我也没要授权。这个是一个双关太太的一篇文,她写了以后说后续大概剧情,说喜欢的拿去写,我就忍不住写了。

这是太太原文的地址。呜呜呜特别好看。

http://contraryworld.lofter.com/post/2550d3_1240181d

写得不好。没把太太的梗写完,感觉也不是那个感觉……我笔力不够。我就是觉得写不出长评,但又对太太中毒很深。就忍不住动笔了。
@覆面世界 
太太你别介意!!大晚上中毒想写就写了!我lof这边存个文,你要介意call我一下就好,我删掉哈!!

特别喜欢你写双关,偷偷表个白。



01.

关宏宇右手按着大衣兜儿,忍不住似的笑起来。看起来疲惫又开心。
“哥。”他说,“我这长途跋涉的,真不请我吃顿饭啊?”

关宏峰又一次叹了口气,果然。
对付宏宇这事儿上,他始终是不知道要怎么办的。
他想问宏宇,你怎么就到这儿了?你不是该在部队吗?身上就一件大衣,什么都没带,看着像熬了夜,是不是偷跑出来的?你这是特地来找我么?为了什么?

最终他什么都没问,他不太想问。他现在有点心软,想给宏宇说好久不见,我挺想你的。
可他不能说。

关宏峰捏了捏酒瓶子,愣是没把手从背后拿出来。故作平淡的开口。
“来都来了,那就吃顿饭吧。”

02.

关宏峰带关宏宇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馆子,特地点了个北京烤鸭。
店是个陕西大姐开的,主打面食。关宏峰没吃过这儿的烤鸭,但想来并不会正宗到哪儿去。

关宏宇好像没太在意这个,目光仍然飘在他附近的空气里,最终盯住他手边那瓶格兰菲迪。
“哥。”
目光飘忽不定,声音带了颤,笑得有点假。
关宏宇说,“你这一介良民,什么时候也开始喝酒了啊?”
和以往一样的,很容易被识破的伪装。
“我乐意。”他面上不为所动,完美地掩饰住心脏不正常的跳动,“这回又是怎么出来的?”
同样一如既往的避重就轻。

03.


“……我说我哥病了,申请探亲。”关宏宇说得漫不经心,“上头只给批了一天,等会得赶回去。”
关宏峰不动声色。
“不知道你哥得了什么病,说来听听?”
“这个么。”低头咬了口烤鸭,话也黏黏糊糊的,“……急性阑尾炎,要人照顾的那种。”
“哟,那你哥没爸没妈啊?”关宏峰仍然不动声色,“得你从部队跑出来照顾。”
“这不是爸妈出差了么。”关宏宇眨眨眼,心安理得地胡扯,“你又没女朋友,没我旁边看着,你一患者要怎么办啊?”
“那我这一急性阑尾炎患者,还得承蒙你照顾了。”关宏峰继续不动声色,还给对方夹了两菜,“你得多吃点。”
“嘿!谢谢哥。”
关宏宇就坡下驴,也没客气,他站了15个小时没吃饭,现在饥肠辘辘,扒拉着米饭,带着烤鸭吃得挺香。
关宏峰不饿,就这么看着他一个人吃 ,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

04.


急性阑尾炎,还请假照顾。
又是明目张胆地扯谎。他看着像是一晚上没睡,连围巾都没带上。明显急忙慌出来的,估计得是偷跑。
虽然不知道是找自己干什么,但肯定不是为了北京烤鸭。

关宏峰其实挺习惯关宏宇的敷衍。
他没法生气,他自己也敷衍。
从什么时候起呢?从高中毕业么,还是更早些。他记不清了。
就这么敷衍着,刻意远离着,也这么多年了。
所以宏宇明知道自己听得出这是在撒谎,也懒得去圆。
他们谁都不敢刨根究底。
他们谁都不知道刨根究底以后该怎么办。

关宏峰没来得及再想。
因为宏宇吃了一半,忽然停了筷子。
“烤鸭有点辣,得给两口酒吧。”
“就那格兰菲迪了,怎么样?”
他捏了捏手里的筷子,还是故作平淡。
“行啊。”

05.

酒是关宏峰买给自己的。
他不喜欢喝酒,不管什么酒。那味道太呛了,而且喝多了没好处,不利于自控的玩意。
但宏宇喜欢。
弟弟的青春期和叛逆期是一块来的,从十五岁开始,抽烟喝酒打架,一样都没落下。刚开始的时候他挺担心,试着端着哥哥的身份进行思想教育,收烟藏酒促膝长谈,结果适得其反。
管不住,后来他也就不管了。

进了警校以后,关宏峰的日子没变多少。
一如既往地拿着第一名,按时吃饭、定点睡觉、认真念书,身边也仍旧没什么朋友。
可他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没有宏宇了。
宏宇去部队了。那边本身管制就严,他又擅自切断了所有多余的联系。他们少有联系,几乎不会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
他故意的,他推波助澜,怪不得别人。

于是遇到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场合,关宏峰就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自家弟弟。想得多了,行为就不过脑子。
他鬼迷心窍地买了烟,又买了酒。
大多数时候放着。偶尔尝一口,全当过了瘾。

结果他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的那点瘾被看见了。
还是被关宏宇看见了。
关宏峰只好什么都不去想。
他在逃避这方面颇有心得,厉害到能给自己勾勒出一个游刃有余的假象。

06.

最后还是关宏宇喝了那瓶酒。
一杯一杯的,喝到一半的时候关宏峰沉不住气了,伸手拿走了酒瓶子。
于是关宏宇顺势捏住他哥的手腕,话里带了三分酒气。
“哥,你喝酒就算了,干嘛买格兰菲迪?”

宏宇的体温比起他一向偏高,手心贴在皮肤上,灼热感就更加明显。
关宏峰没能抑制住不正常的心跳。
他有点害怕看关宏宇的眼神。探究的,惊讶的,疑惑的,不知所措的,最后被薄薄的一层漫不经心盖住了。
关宏峰一向是个理智过头的人。他看得清楚,他们之间更游刃有余的那个,一直都是自己。
只是现在。
心跳有点……太快了。

“……给朋友带的。”关宏峰皱眉,瞥了一眼对方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放开。”

关宏宇怔了怔,慢慢松开手。然后猝不及防的,他看见关宏宇眼眶红了。

他忽然就有点无措。
“你喝得太多了,一会上火车恶心。”他想了想,叹气,道,“宏宇。”

宏宇。
关宏峰从小就这么一本正经地叫着他,故作严肃却又无可奈何的。大多是关宏宇又捅了篓子,不听话的时候。

“你是不是偷跑出来的?我给你买火车票吧。”
语气最终还是软下来,像是以前每次给弟弟兜祸时候那样。

08.


等到吃完饭,他还是提溜着关宏宇去了火车站。
关宏宇看起来心不在焉。他瞅瞅来往的列车,又瞅瞅自己,满脸的欲言又止。

雪还没停。关宏宇身上就一件大衣,风一吹,雪粒从脖子滚进衣服里,他就打个寒颤,缩着脖子往手里哈气。
关宏峰只好把自己的围巾给他戴上,顺便帮他理了没整好的衣领和扣子。等到要拍平衣兜的时候,关宏宇才从愣神里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按住,笑得有点紧张。
“哥,行了。围巾卸了你不冷啊?”
关宏峰给他拍掉身上的雪,没搭话,只是叮嘱,“回去以后好好的,别再胡闹了。”
“知道。”关宏宇顿了顿,又道,“……你也要记得给我来信。”
“嗯。”

火车轰隆隆地来了。
他看着关宏宇上了火车。
没了围巾,雪沫落在脖子里化了,的确有点冷。他从包里摸出一盒烟,点着了,尝了口又扔了,踩灭了烟头,然后一步步走回去。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