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1984摘抄》

01.

*
[]为我的批注
()为我认为的印刷校对问题
*

无知即力量

观诸人类有记载之历史,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世界上有三种人:上等、中等和下等人。此三者又可细分为多种人,称谓随时代变迁而演化。每种人的相对人数,以及此一种人对彼一种人的态度,虽然因时代而异,但究其社会的基本结构,却从未发生改变。尽管社会经历重大变革,一切看似不可逆转,其基本模式却难有改变,且好比一只陀螺仪,不管你如何推它,它终将归于平衡。
这三种人之根本矛盾,不可调和。上等人的奋斗目标是维系其在社会中的人地位,中等人的奋斗目标是取代上等人,而下等人的奋斗目标是——倘若他们有奋斗目标的话,因为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被苦役缠身,根本无暇顾及日常生活以外的事情——消除世间一切差别,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纵观人类历史,轨迹大体相同的斗争,周而复始地发生着。长久以来,上等人乐享权力,高枕无忧,但迟早有一天他们会丧失信仰,会丧失有效掌控社会的能力,或者二者兼而有之。他们会被中等人推翻,其权力会被中等人废黜,因为中等人精于煽动下等人的伎俩,把下等人拉到他们一边,以自由平等之名,行阴谋窃权之实。一旦中等人的阴谋得逞,他便就会像之前的上等人一样,将下等人重新踢回原来的被奴役的深渊,自己摇身一变成为新的上等人。届时,又有一个中等人阶层,从上等人和下等人阶层分化出来,新一轮的夺权斗争便又开始反复了。当然,在三个阶层中,唯独下等人没有达成他们的目标,哪怕是短暂的成功也好,因此,他们所期待的人人平等的社会从未实现过。但若就此断言,历史中绝对找不到下等人的物质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的今日,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也远远好过几个世纪之前。不过,社会财富的增加,当权者态度的改变,改革运动乃至于彻底革命,这些都未带动人人平等的理念向前迈动半步。由下等人的角度观之,其历史地位从未发生过实质性的改变;历史的变化,仅限于当权者名字的改变。
至19世纪晚期,这一周而复始的模式化改变一杯历史观察者所窥破。再然后,不少历史思想学派涌现,认为历史演变是一个周期性的过程。他们认为不平等的社会现象是无法更改的人类社会法则。当然,持这种观点的人自古就有,但现如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表述方式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过去,社会等级划分纯粹是为迎合上等人的统治需要,除了皇族贵胄大肆对之宣扬之外,寄生于政权之上的传教士以及律师也奔走呼号,他们甚至以“倘若真心信服,来世天堂超度”之类的鬼话,来蛊惑人们接受它。[真的是鬼话吗]再说中等人,过去他们出于阴谋夺权之目的,常常抛出“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然而现如今,那些尚未掌权但又希望自己日后掌权的人,已经可以纷纷站出来公然抨击“博爱”的观念了。过去,中等人肩扛“平等”的大旗举事,待旧政权被推翻后,其转而又建立起一个全新的、更为暴力的政权。玩弄着以暴易暴的把戏。因此,尤具讽刺意味的是,如今的中等人阶层干脆连这欺骗的环节也免掉了,在革命之初就悍然宣称他们要建立一个以暴易暴的社会。社会主义理论出现在19世纪早期,其源起可追溯至古代奴隶起义思想,深受往日乌托邦思想的影响。但是,细数社会主义理论在1900年以后的重大转变,其继承者们日渐摒弃了自由平等的观念。进入20世纪中叶,伴随新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一些新的思想开始出现,比如大洋国之有英社主义,欧亚国之有新布尔什维克主义,东亚国之有死亡崇拜主义,他们都无一例外地在奋斗目标中暴露出反自由、反平等的思想。当然,新兴社会运动的思想,是从旧思想中衍生出来的,就其服务对象而言,二者都为意识形态服务,都将伺机阻挠历史向前发展、冰封历史真相,作为行事目标,历史的变更,一如机械的钟摆,在固定的空间内来回摆动。通常,上等人最终会沦落为中等人,而中等人则会摇身一变,成为上等人。然而,历史的角色变换也并非一直如此,处于有意识的战略考虑,上等人决心永久保持他们的统治地位。
新学说的产生,某种程度上是人们历史知识以及历史观念增强的结果,这些在19世纪之前几乎都是不存在的,且与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也是难以想象的。历史的周期性运动规律是显而易见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既然能够洞悉历史,那么就一定能改变历史。当然,最为基本、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在20世纪早期,人类追求自由平等已经有了技术上的可能。的确,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各有所长,在整个社会范围内,有些人能够主动选择自己喜欢的角色,而有些人只能被迫接受社会的安排。但是,阶级差别实在没有必要,贫富差距如此之大也没有必要。在早先的年代里,阶级差别是必然的,亦是必要的,不平等是因社会文明局限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但是,随着机器大工业突飞猛进的发展,此种情况也随之改变了。即便社会经济发展方式决定了社会分工必然存在,然而同时,包有社会或经济水平差距似乎已大可不必了。可是,从那些即将当权的人的观点来看,追求人类的自由平等已经不是其理想了,反而成为威胁政权稳定存续的危险因素。在绝大多数早期社会里,建立平等而又和平的世界,是每个人心中的美好夙愿,尽管这在彼时的社会状况下是不可能的,人们却对此深信不疑。几千年以来,人类向往一个彼此间如兄弟般友爱,没有法律制约,不用像畜力般劳作的人间天堂。持此种想法的人大有人在,因为每一度历史变革的时候,他们都能从中捞到好处。法国革命、英国革命、美国革命的继任者们,基本上都很认同关于天赋人权、言论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类的学说,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行为也都深受其影响。但至于20世纪40年代,政治思想的主流就变成了独裁主义,其出现之后,人间天堂的幻想也就不足为信了。其实,就每一种新型的政治理论而言,不管其做何称谓,都无一例外地要将政治带回到原来的等级与专制当中。大约在1930年前后,倒退的迹象又明显表现出来,许多早已被摒弃的做法,甚至是废止了几百年的做法,又死灰复燃,变得普遍起来。如不加审讯的监禁、将战俘视作奴隶、公开处决、刑讯逼供、绑架人质、将大批人驱逐出境等。甚至,许多起初自称具有远见卓识、思想进步的人也容忍了这些做法,不做任何辩驳了。
在世界各地大规模地爆发全面战争、国内战争、革命与反革命战争的十年后,英社理论和其他两个超级大国的理论,开始作为成熟的政治理论体系出现在世界上。这些理论集独裁主义思想之大成,自本世纪早期便开始初露端倪,而且,从当时动乱的世界时局中,已经可以明显看出这些思想的产生具有历史必然性。当然,对于何人将主宰世界,同样可以清晰预见。新的统治阶层大部分将有官僚、科学家、技师、工会组织者、宣传家、社会学家、教师、新闻记者以及专职政客构成。这些人,往往来源于工薪中产阶级,或是劳动阶层的精英人士,如今成为中央集权政府及垄断资本主义企业所收买,为新的政权效力。与以前的被其取代的统治阶层人士相比,他们不会那么贪得无厌,也不会轻易受到富贵蛊惑,但他们对权力的欲望,却比起前任饥渴许多。总之,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定位,知道哪些事情该做,一心想着让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人永世不得翻身。当然还有一点分别,这也是最主要的,那就是与现在的暴政相比,以前的暴政显然不够彻底,对底层人的镇压根本就是三心二意,而且毫无效果。过去的统治阶级由于对自由思想耳濡目染,难免要受其影响,做什么事情都留有余地。他们只在乎公然反抗,而对被统治者(的)作何思想则根本不感兴趣。即便是中世纪的天主教徒,相较于现今标准而言,也是宽宏大量的。究其原因,很大程度在于,过去政府无法将广大民众置于有效的监视之下。然而,印刷术的发明使得统治阶层能够轻易地操控所谓民意,而电影和无线电的出现,又让政府对民众的操控更进了一步。随着电屏产业的发展以及技术的进步,在同一设备上接收信号并传递信息已变得稀松平常,自此,世界再无隐私可言。每位民众,至少是需要“重点关照”的每一位民众,每天24小时都将置身于警察的监视之下,或是淹没于官方的宣传报道之中,其他一切可与外界沟通的渠道一概被掐断。可以说,电屏技术的出现,第一次使民众被迫顺从国家的意志,而让民众意见达到惊人的一致也由此成为可能。

TBC
明天继续。P22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