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Goya

03.
*
多杰克从医用酒精的味道里醒来。刺鼻的味道,熟悉极了。他在恍惚里全心放松,没去想身处哪个时间点,他只记得自己曾经在这股味道里呆过很久。
医院是给半死不活的人泡罐的好地方。
他一直在这种味道里看着他那半个朋友,有阵子甚至把床搬到了联盟医院的地下室,于是会有人特定给那儿酒精消毒。
睡着前他会和自己不会说话的朋友聊聊天,大多是今天的工作安排,或者“欧阳又在犯二”之类的。他有时候想起来了也会说“我爱你”,但那大多是玩笑话,他们心照不宣。
他不知道蓝幽幽的玻璃里面是福尔马林还是特别部专制防腐剂,他也不在乎那个。越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越没有时间流动,于是他就权当自己也静止了。有时候觉得里面那个也挺好,什么也不想,还永葆青春长生不老,他们该换换。
他没来得及再想就醒了,白墙白床单,刺眼的白色灯光。以前被泡罐的那位正在自己床边趴着,呼吸均匀,连睡觉都蹙着眉。多杰克想了想,伸手去揉对方的头发,结果对方很快就睁开眼睛。
“你醒了?”格裂刚睡起来,看起来有点茫然,难得没把尖锐的讽刺装进表情里。
“……睡眠太浅了。”多杰克轻声道,“你昨晚都在这吗?”
格裂啧了一声没答,伸手来试他额头,确定了没发烧后站起身来。多杰克眼疾手快拉住对方的手腕,引来对方一个眼刀。
“你要走吗?”
“去叫医生,申请出院。”格裂言简意赅,似乎没想和他多说,他闭着眼都能知道这家伙醒来第一反应一定是回联盟。多杰克加大手上的力度,“出院去你家可以吗?”
“多杰克,你最近出了什么问题?”格裂任由他捏住自己的手腕,难得没有出言讥讽,语气冰冷,“说清楚。”
“我以为很清楚了。”多杰克低下头,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忽然发力把格裂拉到身边,按住脑袋就是一个吻。
格裂眼里冒了火,推开他拎住领子,“你他妈喝醉就算了,现在这什么意思?当我什么人?”
“没有。”多杰克被揪着领子仍然在笑,“抱歉,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看上你了。如果没说过的话现在补上,能考虑和我交往吗,格裂?”
于是他看见格裂的表情一点点碎裂,缓缓放开了手,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他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的时间,每一秒都被拉慢得像要静止了。
“……为什么要这样?”
“欧阳小枫让你用这种手段套我的话吗?”
嗓子抽着毛边,他从没见过这么惶恐不安的格裂。
多杰克看着对方那幅表情,胸腔升起一股钝器击打的疼痛。
“我说真的,和联盟没有关系。”多杰克忍住某种破土而出的冲动,“你想的话我可以立刻递辞职,小枫那边我也能划清界限。”
“……听着,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格裂眼眶似乎染上了一点绯红,别过头去不和多杰克对视,“但你现在这么说,我就答应了。”
“你看起来很难过。”多杰克伸手去抚摸对方的眼角,被格裂摘下来。他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带了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狠劲,“我说过,你想怎样就怎样,一直到我死之前。”
多杰克觉得那个“死”字让人听着有点刺耳。他想了想,“那,我能去你家了吗?”
“……随便。”对方敛眸的瞬间收好了自己的情感,站起身来,“我去叫医生。”
多杰克看着格裂走出病房门,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他确定自己现在没有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反而另一种情绪摄取了他的灵魂。像是夏季夜晚的黏腻的不断的小雨,逼得人几乎窒息。
格裂。
我毁在他手里了。

他这么想着,然后又勾起唇角来。

评论(1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