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卡卡和非墨1

卡卡和非墨。
没名字,说写就写,哪有兴趣写哪里。
*
今天的特工岛仍然迎来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但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了。

墨小白被叶薇单独安排了加强训练,连影子都不见了。墨晨和卡卡正在跑圈,无双和老大一如既往以出色的表现提前干掉了训练,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间。

两个人坐在几块礁石边没事干,无双拆了一会她的狙击枪玩,忽然想起了什么,神神秘秘地凑到旁边的老大咬耳朵,“老大,你听说了没?今天非墨也要来岛上。”

“没有。”墨遥挑了挑眉,他对这类八卦一向不上心,仍然是一副你问一句我答一句的架势。

墨遥今年十四岁,又是长期锻炼,个子长得很快,容貌也逐渐长开,五官已经有了冷峻的轮廓,气场也是一天比一天更沉闷。

无双没因为老大聊天一句死的技能就沮丧,反而更加兴致勃勃,“海蓝走了以后,非墨一直和白夜叔叔学医,有一两年没见了吧?”

“一年半。”老大想了想回答。这时卡卡刚跑完圈,朝这边过来,“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在担心小白公主啊。”

卡卡今年也十四岁,比起老大随时放杀气,更加的温柔内敛,容貌也愈发英俊,迷倒了一大片岛上训练的小姑娘,基本是岛上人人公认的王子。

当然,熟悉的人知道,这些年卡卡的切开黑属性也愈发鲜明。比如说,卡卡这几年对小白公主这个外号特别钟情,老大轻飘飘瞄了他一眼,卡卡无辜地笑,“老大你别这么看我啊,无双和你聊天,除了小白还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谁说的,我们在说非墨。”无双一脸正经道,“我和老大可是血缘关系,怎么可能没有共同语言?”

墨遥张了张嘴,要说自己确实和无双没有共同语言,看了看无双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非墨?”卡卡听到这个名字怔了一下,“你也知道他今天来岛上?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呢。”

“你也知道?”无双惊讶,她觉得卡卡这话槽点有点多,“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是昨晚上听妈咪和叶叔叔电话的墙角,意外听来的。”

“我和非墨一直有联系啊。”卡卡理所当然道,“他告诉我说叶叔叔要送他来特工岛,不出意外就是今天到。”

“哇,卡卡,你和非墨关系这么好啊?”无双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每天和他视频通话之类的吧?”

“也不是每天吧,一周大概三四次?”卡卡回忆了一下,说,“唉,非墨其实挺忙的,要学医还要应付他爹地给他的任务,现在因为叶叔叔想和安雅阿姨过二人世界,他就被嫌弃了,直接被自己爹地踢到特工岛来,挺可怜的。”

“哇,卡卡你这和非墨爹妈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无双吐了吐舌头,卡卡平时看似温和,实则腹黑,肚子里长的都是整人的心眼,结果说起非墨语气居然这么……溺宠?
无双想了想叶非墨那永远的扑克脸,以及曾经打牌时一人单战墨家群雄的经历,完全没能把叶非墨和“可怜”两个字联系起来。

至于叶非墨从师的白夜和苏曼,那可是一对恋人啊。

想到这里,无双头上忽然亮起了灯泡,看向卡卡的眼光多了几分微妙。

由于今天墨小白不在,墨遥比平时的无悲无喜加了一丝烦躁,再加之想起当年不堪回首的裸奔事件,看着卡卡一脸期待的粉红气场格外碍眼,于是冷哼一声道,“狼狈为奸。”

无双闻言,拍着自己的狙击枪大笑。卡卡摸着鼻子觉得更加无辜了。今天小白又不在,他明明连整人的事都没有做吧?
这时墨晨夜刚跑完圈,也挥着手小跑过来,“嘿,嘿,老大我听见了,谁和谁狼狈为奸来着?我也要知道!”

卡卡,“……”

无双拍拍跑过来的墨晨的头,大有同情墨晨和墨小白呆久了人也有点傻的感慨,秉持着要照顾弟弟的心态解释了一下,“老大在说非墨和卡卡。”

“……非墨?”墨晨笑容显然有点弱下来了,他显然想到了当年他们三兄弟轮流裸奔的悲惨场面,现在卡卡手机里估计还有他们当时的照片。

“嗯,非墨要来特工岛训练。”无双说。

“……”墨晨的笑容凝固了,为什么,卡卡一个腹黑还不够吗,还要加上叶非墨。本来因为小白老黏着自己,老大已经看自己不顺眼了,现在又一个厉害的来了,肯定挑着小白欺负啊,那自己肯定得跟着遭殃。

感觉前途……好黑暗。

看着墨晨的脸色颇有风云变幻的色彩,无双噗得又笑出来。
“你们怎么看起来都这么不欢迎非墨啊?”卡卡忍不住为自己的搭档辩护,“非墨只是不太爱说话,比较腼腆而已,人还是挺可爱的。”

墨晨喃喃道,“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

于是就腼腆地赢走了他们兄弟三个人的裤子吗?

无双,“卡卡,我虽然也挺想非墨的。但是你这爱的滤镜加的太厚了,非墨的公认形容词不是变态吗?”

老大再一次冷笑一声,“虚伪。”

卡卡一脸无辜了捂住眼睛,“我谴责你们,太伤人心了,非墨一天多不容易啊,你们都不能对他的到来热情一点?”
三个人都默默地看着卡卡,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这时墨小白的声音忽然划破空气,远远传过来,“哇啊啊姐、小哥哥快救我啊!!小表哥要杀了我啊!!”

小表哥?
众人面面相觑。

卡卡眼睛一亮,“非墨?”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