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番外·狗血剧

the world·狗血剧

在叶童认识苏哲很多年以后,发现这么多年来他们看似形同陌路却又好像亲密无间。

她偶尔会细细数一数回忆,因为时隔久远画面就变得模糊,像是一本旧书,或者一首老歌,重温总带着当时没有的朦胧。她记得在高中的时候他们尽管在同一个学校,可是认识的人没人觉得他们俩能扯上什么关系,知道一切的人也没人觉得他们真能作为一对能一起逛逛学校的情侣。

但努力想想的话,狗血也还是有一点的。

*

大概是高二还是高三吧?她记得那是一个晚上,下了自习的时候被一群社会青年围堵了,大概是在她去忙着收集魂魄的时候米娅儿揍过的人,看起来挺凶,腰里都别了刀。那时米娅儿刚能幻形,天天晚上都去泡吧,根本没人在身边。

叶童在学校一向是好好学生,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可奇怪的是她居然不觉得害怕,真不害怕,还有心思想被打一顿的话会死么?那群人里面有名女孩看着她的眼神像是仇人,鬼知道米娅儿怎么欺负人家了,上来就甩她好几巴掌。叶童没还手,倒不是不敢,只是不想也觉得没必要自讨苦吃。但是眼泪倒是被激得流下来,头有点昏。那群男生不动手,叫那女生自己来,那女孩看起来不像打群架的,倒也没太过分,甩了几巴掌,象征性地踢几脚,撂几句狠话也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最后警告了叶童就要走的时候苏哲才终于从那条走道路过,恰好看到这一幕。

其实那不算什么重伤,只是叶童胃不太好,那天下午没吃饭,本来就头晕,又被踢了几脚,胃一下子疼得要命,扶着墙半天站不稳。苏哲过来,也没先过分为难那群人,大抵瞄了一眼就过来扶她。问她,“没事么?”

叶童疼得要命,听到苏哲的声音神经总算放下来,整个人都脱力软在他怀里,意识都开始模糊。苏哲吓了一跳,要把叶童背去诊所。前面几个男生拦住他,苏哲淡淡说,“你们几个认识秦奕吧?”

秦奕是当时公认的校霸,打架声名在外。镇场子还是挺管用。

苏哲说,“这是他妹妹,如果出了什么事,他真能找人打死你。今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你放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几名男生到底没见过什么世面,无论是真是假多少被震慑住了,苏哲背着叶童走出去没人敢拦。他把叶童送到医院,帮她找人递了假条,看着她打了一晚上点滴。

叶童睡到第二天十点,醒来看见苏哲趴在她冰床边睡着了。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窗户开着,阳光落进来。她觉得这场面怎么这么像熟悉呢,忍不住就笑起来。苏哲被她弄醒了,揉眼睛问你笑什么?

叶童说我觉得这事情有点狗血诶,跟言情小说一样。

苏哲说你也是可以,我昨天真被你吓着了……你要有点什么我都不敢想。

叶童撇撇嘴,心道倒霉事都在一起了。然后又捏了捏他的脸,说不过那种时候能看见你挺好的。除了我们家以外的地方看见你,感觉我们终于有点实质性的联系了——原来你是真的啊,我一直在想这个人是不是我的幻觉。

能不能不要总纠结这些啊,小童。苏哲叹气。我说过了,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的,你瞎想什么?

叶童本想问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吗,最后还是说,没事,能帮我叫米娅儿么?她出去的时候没告诉我怎么联系她……我记得那几个人的样子,叫她帮我揍回去。

苏哲闻言蹙眉,凑过来碰了碰她的脸,叶童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苏哲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淡淡的,说不用了,我去帮你收拾他们。

诶,你有战斗力么?叶童惊讶,我记得你靠着秦奕的名字才把他们镇住的,你怎么收拾——

说到一半的时候苏哲忽然凑过来,嘴唇蹭到她耳边。叶童忽然就说不出话,心跳不对了,耳根慢慢烧起来。她从来不知道这家伙居然会玩这一套,此前他们明明属于看得见摸不着的精神交流关系,这家伙忽然变得这么撩,真的一时受不住。

这就对了。他在她耳边说,音色带了点笑意,小童,你还是不说话比较可爱一点。

叶童咬了咬唇,说你别闹,起开。

你这是做什么呢?

秦奕告诉我很多事情了,笨蛋,你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么?你不是为了她过来的么?我愿意装作不知道是我的事情,我贪心我喜欢的。可你呢?你在想什么,又在做什么呢,苏哲。

啊,怪我么?苏哲拉开距离,笑着说,我不是故意的,抱歉。

叶童觉得鼻尖有点发酸,但又觉得当着这家伙的面哭了就太没面子,干脆低头尽量把眼泪逼回去。苏哲看着她这样怔了怔,反应过来什么。他叹了口气,低声说对不起。

我报秦奕的名字是打算先把你送到医院,和他们纠缠太浪费时间了。苏哲解释,他都弄不清自己为什么解释,但还是继续说下去,我昨天被吓着了,所以有点不太对。我还以为……小童,真的,别叫米娅儿去,我来解决他们。

叶童沉默,然后轻轻开口,我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揽呢?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你做我要你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用越界帮忙……你这样子,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苏哲怔了怔,有点不知所措。他本来无所谓女孩的心思的,可是最近他越来越不会面对她了。

叶童看起来快哭了,她说苏哲,我们去九寨沟的时候你记得吧?你说要是我想听的话说喜欢也可以,对你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我会当真啊……我后悔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也别说这种话了。你想要我帮的忙秦奕告诉过我了,我想过了,我答应你,不就是一半寿命么,秦奕说至少能活到三十岁,挺好的。但要等到我大学毕业。那个时候我妈大概就不在了,哪怕真的意外消失都没关系,不会觉得自己对不起谁。反正你等几年没关系,你有很长的时间能用来等不是么。

苏哲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他从未想过叶童会知道这些事情。开口有点干涩,半响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这样的摊牌来得理所当然,之前的一切试探和患得患失都变得无关紧要。

叶童觉得眼眶疼,回答挺早的,米娅儿说我本来也不属于这里,反正我一直不喜欢这个世界,你和米娅儿,真的给了我很多东西了,既然都是为了一件事而来,我答应你们就好,你不是说要满足我的愿望?在去见那个人之前,保持现状就可以。但是别再这样了,别靠得这么近,别再说这种话了……你这样,我会觉得……

终究还是没抑住涌上眼眶的酸意,湿润的液体划出一道灼烧感。

最后还是哭了啊,真是没用。叶童低着头,觉得心口很难过,堵着什么东西没办法散掉。

毋庸置疑,苏哲觉得诧异。很少去想这样的一幕,什么东西都被摆明了……朦朦胧胧的隔层倏然消散而去。他忽然觉得执着已久的动机缺乏意义。

他想起来很多个晚上,叶童一个人坐在飘窗上,抱着一瓶冰酒看外面的稀疏星星和缤纷的车灯,金色在月夜下泛着亮,孤零零地流淌在六角杯里。而他花了无数个夜晚的时间,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去望着这样的画面,好像这么看着她,就能把这个麻烦的世界从身边一点点剥离出去。

即使如此,这样的发展也已经脱离轨迹。在他的假想里觉得矛盾的只有自己,叶童应该不会在乎这种无聊的事情,可是现在那个女孩就在他面前,说着大段的他预料不到的自白,看起来狼狈得要命。

他要怎样去向她解释他想要做的事呢?那些诅咒就真的有如此强大的意义?足以让他忘却这十多年发生的一切?

他犹豫半响,最终还是把手放在叶童的头发上。

小童,我……你听我说,你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不去。我一开始是为了这个,可现在不是。契约依然有效,我帮你完成你想要做的任何事情。千暮的事我会换别的办法解决,可以吗?不要这么难过……别哭了。小童,别哭了,脸上的伤不会疼么?

叶童点点头,揉了揉眼睛,伸手去抱他,然后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哭,很久才轻声说出一句话。

她说我喜欢你,苏哲,不是因为想让你听,是真的。

*

那个时候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真那么想,叶童捻了一片玫瑰的花瓣,接着说,我喜欢你,所以我会去救千暮。我不想你忘了我……这是我第一次去给自己争取点什么东西,你教给我的。

想到旁边这个家伙,她也没法定义这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大部分时候苏哲之于叶童就是空气,没有什么存在的质感,却好像永远不会离去。但那终归是好像,当他们认识很多年,彼此的了解已经到了一种无需多言的地步,剖析对方就像在质问自己。

叶童伸了个懒腰,说我其实是蛮自私的人,所以还是忍不住套路一下你。

苏哲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怎么就这么被你套路了,我本来是要去套路你的。

这是多久以后了呢?阿尔斯的玫瑰花园里阳光终日不息,宛如一个不会醒来的梦境。

她猜苏哲很早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没什么看不穿的东西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他们之间似乎永远没办法隐藏任何一个秘密。毫无悬念,更别说乐趣。

但哪怕是这种时候,叶童都依旧不想失去这个人,因为叶童没了苏哲就是在丢掉自己。

喂,苏哲。

嗯?

我喜欢你。

诶,小童你要听的话,要说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啊。

……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