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番外·后遗症


对于秦奕这个人,除了小时候的印象大概之于苏秦还有一点不同的意义。她不曾拒绝过每一次他们之间可有可无的合作,也不曾成功地控制自己一点都不去在乎这个人的安危,同样的,她也没做到在秦奕坦白身份的时候毫无芥蒂地说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个人对她的影响之起源其实要追溯到很早,但苏秦不觉得这很重要,她觉得一切不正常可以归为“秦奕这个名字是她的幻境后遗症”这一理念里,然后当做一个既定事实接受它。
每个通过安德森幻境的人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点阴影,毕竟每个猎人都有自己的幻境,幻境即梦魇。只不过苏秦这个大概特殊一点,她把这归结为后遗症的一种。
苏秦当时通过幻境试炼的时候还算顺利,至少保持清醒准确地一枪打中了幻象的心脏,尽管那个幻象的名字是苏哲。然而从安德森幻境里出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头要命得疼,按理来说幻觉已经消失,但遇到苏哲的事她从来都会失控,脑子里有个小人在不停的喊,喊你杀了他。明晰的痛感侵袭而来,有什么东西塞在胸腔里,不停地膨胀,简直快要爆炸掉了。
那个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大概三秒左右,非常清晰的画面。但她确信那是幻觉,因为他看见秦奕凭空出现在眼前,带着她所熟悉的笑容——那分明是她从没秦奕身上见过的眼神,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很多年。时间被拉长静默,那一瞬间她没有再听到脑子里嘈杂的噪音。三秒之后一切都消失了,幻觉和疼痛一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心口残留的心悸唯一留下来的痕迹。
然而苏秦在那个时候,非常清楚明白地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具体是什么她说不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时候她想见秦奕。
她不想见fine和应雨不想见父母不想见苏哲,但她想要见到秦奕。没有缘由的,就是很想听他说几句话,随便说点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见到秦奕……只要是秦奕。
可是那个时候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好在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把理智拽回大脑。她在零下7度的冷风里站了20分钟左右,才完全抑制了自己想要拨秦奕电话的冲动。苏秦一字一顿地,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你不能那么做。现在抓着那条绳子喊救命的是你,你不能把自己陷进这种奇怪的境地里。
最后苏秦在冷风里走了一个小时回到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慢慢地喝掉,暖和的热度才逐渐把平常的淡然和理智拉回笼来,她一点一点地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才总结出来自己大概也算栽进去了。
这种事情完全没什么办法,她是那种骄傲到连自嘲都不愿意的人。
苏秦就是这样发现自己对那个叫做秦奕的家伙存着不一样的心思。而这点感情在刚被发现的时候就被成功划分到“不重要”的范围,是否重要是苏秦做事的准则,至于在不在乎只是消遣。所以这种时候她的反应只是“啊,原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然后?然后就没有更多了。等她喝完了那杯热开水,就去睡觉了。
这个发现被主人选择性地无视掉,那以后苏秦从没提起过这件事。哪怕是应雨和fine这样亲近的存在也觉得她的淡漠揉在骨子里,从没想过苏秦心里真的有这么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喜欢的人。阴差阳错,这份情感不为人所知自然也没有得到任何评价或者结果,甚至连它是否存在都无法得到当事人的肯定。然而再怎么看起来虚幻那终究是一粒种子,总有一天会在某个契机下疯长,然后生根抽芽最终彻底缠住心脏。
只是即使如此,时隔多年,苏秦在面临秦奕的坦白也不过蹙眉,然后说没事。心脏处的微微疼痛被归结成幻境后遗症的新型症状,她完全当作生理疼痛去接受它,没有让这种无用且无聊的东西影响到自己思考的一分一毫。
反正苏秦本人从不觉得这是件大事,的确这件事也不曾造成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影响,但那种微小纤细的疼痛感将永远不会从她的记忆里抹去,所以这个所谓“幻境后遗症”大概会伴随这个叫苏秦的女孩的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