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嗯。看了太多太中忍不住想写那几个梗

我觉得我把这个梗写得前后风格矛盾,而且有点甜.格莫.
*
哥,要是有一天我死掉了,你会难过么?
莫林的声音淡淡地绕在他耳畔,格裂觉得这句话就像个诅咒。
他想起刚才那个梦,而在那个梦里有人给了他一把枪,说杀了他。醒来时他发现手里多了一把格洛克,那个人说给你半个小时,请在时限之内杀了他,否则你们都得死。
他知道这话不单是是给自己说的,实际上他们共享所拥有的一切,记忆和生命,总是如此,梦境自然也不例外。
还有半个小时。周围要命的安静。莫林一句话都没有讲,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消失了。格裂闭上眼,杂乱的画面停在某个微醺的雨夜,记忆里有红酒的味道,时间被迷离的灯光和舒缓的蓝调一起拉长回放,他摇了摇杯子听冰块碰击的声音,玻璃杯面曳出澄澈醉人的深红。
莫林不喜欢这种地方,于是开始碎碎念,说哥其实我觉得酗酒不是好习惯,就算这是82年的柏图斯你也不能把它当饮料。格裂挑眉,将杯中的酒一干而尽,上了年头的酒总是有这种冰凉圆滑的口感,带着一点涩,能够让他平静下来,静到忘记很多烦人的东西。所以他十四岁开始沉迷烟酒就再没戒掉过,落得浑身上下毛病一堆,每个器官似乎都在叫嚣罢工。
作为一个医生多杰克曾凭自己过硬的医学素质断言格裂你再这样绝对活不过四十,他也不过嗤笑一声说要你管,开的药顺手就扔进垃圾桶,从没把这种事放在心上。有趣的是莫林却算得上是十佳好少年,不碰烟酒不玩女人却可怜得了这么一副行将就木的壳子,也难怪他总是抱怨。
比如现在,他又听见莫林说,哥,说真的我还指望你活得更久一点,别喝了。
他挑挑眉,正要回话,却看见对面的女孩白嫩的手指握着一杯百利甜酒,棕色的眼睛望着他笑,笑意柔软干净却不显得稚嫩,他漫不经心地和对方碰了杯,又续了他的红酒。

女孩惊喜地笑起来的同时他听见浅浅的一声叹气,周遭忽然就没了声音,格裂一时间有点不习惯这种忽如其来的安静。
“你来这里一周了,只点柏图斯,一直到醉。”女孩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杯沿,“不是在等喜欢的人来找你吧?”
“不是。”他答得敷衍,心想那家伙八成又生气了,“他不喜欢这种地方。”
“诶,还真的有喜欢的人。”女孩撇撇嘴,看起来有点失望,“那我还可以请你喝酒吗?”
“当然。”格裂扯了扯嘴角,一时不备的恍惚居然被钻了空子,脑仁发疼的时候他暗骂一声糟糕。再抬起头的时候,女孩发现面前的这个人气质忽然不一样了,不同于之前的桀骜不驯,反倒露出了一个翩翩有礼又不至于过分疏离的笑容来,“这么可爱的女孩发出的邀请,我怎么能拒绝呢。”
画面定格在这里,格裂想这家伙笑起来真是挺好看。他最喜欢看莫林这个样子,看似温和人畜无害,其实内心早已充满了杀气就等着你跳坑他埋。说起来莫林其实算是个腹黑,偏偏碰到格裂的时候会无所遁形。所以现在他不说话,哪怕记忆停在了这里,哪怕现在格裂手里拿着一把枪可能是想要杀了他。
格裂啧了一声,“喂,说话。”
看起来像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没有回答。
格裂轻嗤了一声,眼里亮得能叫人陷下去,“笨蛋。再不说话我开枪了。”他给那把格洛克上了膛,然后让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心跳都没有加快一分。
依旧没有回答。于是格裂开始扣扳机,动作准而稳。扣到一半的时候还是对方先忍不住打断,说哥你别闹了,就剩二十分钟了你省省吧我们还能聊会天。
格裂松开扳机,“聊什么?”
——啊,比如刚刚那个女孩,她临走之前还告诉我她很喜欢我,问我能不能做她男朋友。
格裂啧了一声,“你还不是没答应。”
莫林有点不满了,说喂喂我那还不是因为你,我想答应的时候你在旁边说要是我敢答应,等你拿到枪立马崩了我。你说你这都是什么破威胁,你干掉我不就相当于自杀嘛,何必呢?
“其实我也可以在你答应以后代替你和那女孩上床。”格裂说,然后成功得叫莫林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他很不满地开口说是啊,你要真这样我也没办法,哥你果然还是仗着我喜欢你啊。
格裂觉得心口一颤,蹙眉。莫林说这样的话总是能不自觉地给他捅一刀,他没答话,莫林顿了顿却补上一句,多少带了点难过,他说算了哥,你还是杀了我吧,那把枪应该是在意识里也可以用的。
格裂一怔,“开什么玩笑。”
——我要是消失了哥你不会太难过吧,顶多耳根子清净了。可是哥要是不见了我完全不行啊,我绝对没办法看你死掉啊。
格裂气极反笑,“好啊,你来试试看。”
格裂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他五六岁常去的梧桐树下,莫林懒洋洋地躺在阴凉处,见了他眨眼然后笑得明朗干净,他穿着白衬衫和松垮的牛仔裤,样子好像从十六岁起就再没变过。
格裂走到他身边坐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莫林噗了一声笑出来,“哥你是来诱惑我的吗?”
“诱惑你个头。”格裂白了他一眼,“还剩十分钟,你不是要去死吗,我来看着。”
“哦。”莫林点点头,想了想觉得有点不爽,于是爬起来搂住他的肩膀就把唇覆上来,这个吻本该带着赌气的成分,却小心翼翼地像是在告别。尝起来似乎是茶的味道,不像酒。格裂一时间只有这么一个想法,都没想起来要回应。
等莫林放开他的时候格裂只说了一句话,“你应该试着喝一点柏图斯的。”莫林嘴角一抽,“别做梦了,绝对不可能。”然后见他不再说话,对方茶色的眼眸逐渐暗下来,“枪呢?”
格裂挑眉,“真想好了?”
莫林耸耸肩,“我在这里这么久本来就是违规啊。”格裂挑眉看着他,莫林想了一会问他,“为什么挑那段记忆,那个酒吧有什么特殊的吗?”
“你睡觉做梦会想为什么?刚好想起来而已。”
“还剩一分钟,感觉我们好浪费时间啊。”莫林咂咂嘴,格裂手上不知道什么多了一把格洛克,黑色的线条凌厉漂亮,他看着黑乎乎的枪口慢慢对准自己,他忽然松了一口气似的笑得明亮好看,眼眸亮得叫人不小心踏进去就再出不来,“哥,我爱你。”
格裂哼了一声,低低地回了一句我也是。
枪头掉转。
嘭。
莫林来到这间酒吧是在一周以后,微醺的雨夜,迷离的灯光和舒缓的蓝调萦绕周身让人觉得虚浮,然而他耳边安静的要命,再听不到任何回应。他摇了摇杯子听冰块碰击的声音,玻璃杯面曳出澄澈醉人的深红。
82年的柏图斯。
店里的老板娘款款走来,某种程度上他们其实算是熟识,“又来喝酒?和恋人吵架了?”
他淡淡地笑,“不算吧。”
“口是心非。”对方弯起眼眉,眸子清澈如琉璃直直落到心底,“你是为了等他来接你才喝这么多酒的吗?”
“是啊。”莫林摇了摇头,将杯中的酒一干而尽,他觉得红酒的味道并没有那么好,然而奇怪的是他似乎终于能理解为什么格裂会对这种东西上瘾了。
“他很喜欢这里,可是不会有人来了。”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