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浮生·小段子吧

浮生。
阿青发现自己喜欢上阿生的时候,大概慌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就又没什么了。

*
她不过是练几个字罢了。
分明没有谁看见,分明不会有人看见——爹爹整日都不在家里头,娘也整日在外边厮混。况且陆府的厢房属自己的最偏,任谁都不可能推门而入。然而她写下那几个字的时候手却是在抖的,墨汁滴染了宣纸泛黄的毛边儿。
不知道怎么了,她今天像是看不清楚自己了似的。隐隐约约觉得胸腔里有什么发烫,忽然就觉得有些怕了。
陆门青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来都最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生在这样的家里,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但总归是知道人心难测的,所以她向来觉得,钱财或者名利都不重要,她要的是好好地活下去。
不差于任何人地活下去。不做给自己添堵的事,不说别人不爱听的话,不争大家都爱争的东西,顺势让自己过得舒心一些。
所以陆门青心底其实看不起那些风花雪月的玩意儿,像是娘,像是藤姐姐,他们喜欢上一个人,便让自己整个人被拿捏在别人的一字一句里。整日期期艾艾,战战兢兢,过得一点都不快活。
……像个傻子。
可现在鹅毛笔落地,她看着浓墨摊在宣纸上,八个字就那么静静地躺在纸上,那的确是她亲自落笔,她都没意识到自己写了什么,回头来看只觉得心下惊骇,指尖一时间都脱了力气。
陆门青觉得怕了,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人无心的时候想起的人总是最重要的那个。她以为这样的人于她这辈子都不会有的,顶多是谭西柏能挤进来半个位子罢了。
她想,怎么会这样了。
怎么会是你呢?阿生。
陆门青觉得脑子昏昏的,一时间有些无措。她想起来贺二爷的伤,心口被绞着似的又浅浅地疼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了贺二爷,还是为了自己居然就这么喜欢上了一个人。
泛黄的宣纸上白纸黑字分明——
我心匪石……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