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浮生番外

浮生.
阿青和贺子生。
*
贺二爷长了一张太过富有欺骗性的脸。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白皙干净得不行。贺二爷的气场不同于谭西柏的,谭西柏周身总缠了些血气,贺二爷不一样,模样干净,气场也干净。就像大家族里惯养出来的少年,见不得脏东西。
陆门青不得不说,她看到贺子生总有种异样的东西在心口打转儿,很容易出神。
“喂,你看。”贺二爷打开罐子闻了闻,看起来有些兴奋,“这两味熬在一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老爷子饭里的泻药!”
陆门青嘴角一抽,原来你一天到晚泡在药房里头就是为了研究这个——怎么能给你爹下泻药还不给他发现?
“贺子生,你无不无聊。”陆门青很看不起这种无用功。没事给自己爹下药,脑子起泡了吗?她绝对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爹爹挺好的。
“不无聊。”贺二爷也没被打击,看着那药认真道,“老头子就需要点泻药,平日里吃的太多走得太少,我给他通通肠子,好延年益寿。”
“好……你有理,我服你了。”陆门青撇撇嘴,转过目光看贺子生的侧脸,“就是你别忘了我师傅要的东西,那个比这玩意有用多了。”
“知道了。”贺子生都懒得正眼回她,“你跟了谭西柏算了。”
“……那是我师傅。”陆门青半响才淡淡道,“阿生,你知不知道,胡说八道要遭雷劈的。”
“是是。”贺二爷这回答听起来很敷衍,貌似她在这呆了半天还真没比得上那罐子预备给贺老爷下酒菜里放的泻药。看着贺子生目不转睛地盯着药汤上冒出的泡泡,陆门青叹气,“阿生,我走了。”
空气诡异的凝结了很小的一会儿。
“……哎,真生气了?”贺子生这才抬起脸来,这是她进门以来他看她的第一眼,陆门青这才算在贺子生脸上看到一点重视。所以她也端好架子,装得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生气啊,能怎样?反正二爷你干什么都由着性子。”
“我没有。”
“哦,你没有。”
“阿青……”贺子生蹙眉,语气有点无奈,她觉得那模样大概是有点不知所措。
贺二爷有点不习惯陆门青生气,还生得这么莫名其妙。贺二爷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反正也憋不出什么合适的措辞,只好低头继续煎他的药。
沉默了好一会,见陆门青还没走,他忽然蹦出了一句,“……喂,你至于?谭西柏有什么好。”他就说了一句,这就生气了。
陆门青总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你生气了?”
贺子生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被欺骗了,瞬间觉得有点挂不住面子,“没有。”
“嗯,没有没有,阿生你无欲无求的,是我想多了。”陆门青笑眯眯地看着他,看起来居然很像谭西柏那只狐狸。
“你不是要走?要走快走。”
“……”
“……对了,记得下次给我带点人参来,我记得你家有,药房的人参快完了。”
“……”
“……走啊。”
“……阿生,我错了。我下次不调戏你了,你别赶我走吧?”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