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算是中秋的DH贺文……

放了很久.中秋补完.只是个段子吧?

*
迪诺觉得人活到三十多岁,基本到了日子没什么起伏的时候。
无非就是守着一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黑手党也许算是个特例,尤其是作为加百罗涅的Boss。工作日复一日,不乏走钢丝的惊险,也到了对危险疲惫的地步。唯一的好处大概是结婚不那么着急,毕竟忙得要死,又要谨防仇家捏住把柄,实在没什么联姻的闲情逸致。
迪诺三十五岁的生日没有宴会和蛋糕,不过收到了很多从四面八方寄来的礼物。阿纲送了一支钢笔,Reborn送了一把收藏款的左轮,山本寄来一本食谱,狱寺直接给了他新研制的炸弹设计图让他批量生产,了平要来了彭格列那边一名漂亮女下属的电话号码,六道骸和蓝波两个不管不顾的,估计早忘了加百罗涅Boss还有生日这种无关紧要的事。
云雀恭弥什么都没送,迪诺的生日礼物他从来不送。然而鉴于和迪诺有那么点在彭格列云守和加百罗涅Boss范围之外的关系,所以难得人在纽约执行任务还打了电话来。
“跳马,恭喜啊,都三十五了。”
那语气与其讲是祝福还不如说是嘲讽。
“我老了你很开心?”
“废话。”
迪诺不理云雀的口是心非,压低声音道,“恭弥,我很想你。”
意大利的男人很适合说这样的情话,一把大提琴似的嗓子,男女通杀。可惜只得了一声听起来很不屑的嗤笑,然后就被掐了线。迪诺也不生气,那家伙的不坦率他熟悉得很,只当是情趣。
人活到三十五岁,差不多有那么一个状态,这一辈子会怎么过,和谁过,到什么程度,差不多有了定论。有时候世事难料,少年时候打架凑出来的cp也有可能没怎么折腾就这么在一起了,生活有时候比电影奇妙。比如说迪诺没想到的事情眼前就摆着一件——并盛的校歌突兀地再次响起。
云雀回了电话来。
他挑挑眉,脸部的线条都温柔了起来,按了接听键发现那边静得要命,他大概知道那家伙在纠结什么,佯作奇怪地诶了一声,还没来得及用意大利语念出那个名字就听见对方极其生硬得挤出一句生日快乐。迪诺终于忍不住噗得一声笑了出来,对面立刻冷笑一声,用杀人时候的语气说你再笑一声?迪诺想你人还在纽约呢能把我怎样,但还是规规矩矩咳嗽了两下,正经道,恭弥你这么一说我一点都不想你出任务了,真的,有什么好出的,你快回来我陪你打架。
哦,目标已经锁定了,再过五分钟就动手。云雀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还带点挑衅。就你?能陪我打多久?
请相信我的战斗能力,毕竟我赢的次数比较多?于是他听见云雀不屑地切了一声,电话再次被冷艳得掐掉了。迪诺拿着听筒想了想,拨了罗马里奥的专线,哦,是这样,我要和恭弥约会,请一个月的假,工作就拜托你了吧!
什什什什么!Boss请慎重……恕我直言,您三个月前才请过假和彭格列云守去巴厘岛,作为加百罗涅的第——
滴——用户已挂机——
……

【啊啊
后来两个人带着被子去并盛的天台住了一个月
白天打架晚上滚床单不亦乐乎呢233
(滚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