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浮生.


这个名字是暂定的,也许是第一篇,我不确定。
师傅和小徒弟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不知道表现出了多少。在非常热的三伏天写的,所以吐槽一下天气。
*
时候正是听来便很闷热的六月份,太阳烧得像个旺极的火炉。平日爱好文墨的阿瑟对此打了形象的比方,他对阿红说,你看,太阳是炉子,柳镇是蒸笼,寨子是包子,咱就是被烤熟的肉馅……唉,当真可怜。
陆门青趴在木桌上,枕着胳膊发愣,她被这天热的昏沉,模糊听见门外阿瑟在给新进寨子的小丫头讲世人都是肉馅儿,不赞成地蹙起眉。困意袅袅,却热得睡不着,她微微抬头,把脸转到谭西柏那一边,然后又枕下,道,“你说人能是肉馅儿吗?”
谭西柏正半靠在榻上假寐,听得这话给睁开了眼,笑得像只狐狸,“人本来就是肉馅儿,但好歹要包层皮儿才体面。”
陆门青咂嘴,心道你就胡扯。不过她也了解自家师傅的性子,其实他就是喜欢胡扯,而且总是扯得很有道理的样子,把黑的讲成白的也叫你难以反驳。陆门青觉得既然没本事驳他,那便由他去了。于是她耐着性子继续问,“怎么个体面法?”
“那就多了。”谭西柏打了个哈欠,这个动作他做来很是赏心悦目,于是陆门青心里泛上了一点儿不满。谭西柏这个人生来就注定给人赞赏心悦目的,陆门青不喜欢这点,人不该在某方面太好了,会叫人不平。谭西柏没意识到片刻的功夫小丫头都开始嫌他长得太好看了,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比方说人有钱,馅上是层金皮儿;有权,便是层铁皮儿;有相貌,就是层漂亮的皮儿;至于有才学么,差不多是层饺子皮儿罢。”
“饺子皮儿?”陆门青倒好奇了,“为什么是饺子皮儿?”
“哦,看着挺好,一戳就破了。我觉得才学这玩意儿挺悬的。”谭西柏淡淡道,一脸云淡风轻。陆门青觉得这回答有趣,咯咯地笑起来,“还饺子皮儿,师傅,你是因为自己身为土匪,所以要拐着弯骂读书人吧?”
“是啊,念书的都是傻子。”谭西柏见陆门青笑,索性也笑起来。他笑起来更好看,却不损眉间的俊气。看着真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妖孽,陆门青心道,有这么个师傅也不知道赔了还是赚了,明明心那么黑。
“小青儿,你算是命好的,没几个小丫头这么好命让我宠着。”谭西柏笑道,他常说这样的话,陆门青没搭他。他也不在意,继续道,“不过小青儿生了讨人喜欢的脾气,宠着也应该的。”
陆门青对谭西柏那有点无奈的语气很是满足,于是弯起眼笑起来,“嗯,师傅也讨人喜欢。长得好看又钱财不缺,我家对门的藤姐姐就整日念叨黑云寨的寨主是个侠匪,想要做压寨夫人呢。”
小丫头还知道礼尚往来,谭西柏不禁失笑,“小青儿,有了压寨夫人你可就不能做小姑奶奶了,你想要么?”陆门青撇嘴,“在寨子里当老大这种事儿,我又不稀罕。我爹其实想叫我变成藤姐姐那样的好姑娘,他说我太野了。我觉得还挺有理的。”谭西柏摇摇头叹息,颇有养了一匹白眼狼的感慨。
陆门青觉得他们俩这么聊着也挺没趣,就不说了。不过想想,他说的倒是真的。寨子里边陆门青的地位仅次于谭西柏,不是因为她的鞭子使得多好,只是谭西柏宠她。那好其实来得莫名其妙,她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细细数起也没找到过什么缘由。好在陆门青自幼就是聪明的孩子,从来没真问过为什么。
但她有时候也觉得谭西柏是想起了什么人,所以在补偿。那也许是……怀念?陆门青也不知道是不是猜错了。谭西柏从来不怀念谁,他是只和活人打交道的那种人,人死了或是对他而言和死了没什么差的,他就能把他们都忘了。这样的人怎么会知道怀念呢,大约是猜错了。
谭西柏没再说话了。她当然也懒得再想深下去,索性继续犯迷糊。她软软地趴在桌子上,觉着实在是热,又实在懒得说出来。于是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竟是终于睡着了。梦里总算不再是烦人的三伏天,这倒是很好的一件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