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海金:《逃逸》

Part2
B
/梅花Q
谁受到最大的惊吓,是亚当呢,还是上帝?
*
海尔布拉姆的故事有点长——哈勒昆以为自己会听到一个人小时候睡前被告知的传说,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变出一本人类的书来念给他听。

直到晚霞从森林的尽头逃脱,魔幻岛上的十二个侏儒才终于按顺序成功说出了自己的台词。当海尔布拉姆用诗人一样的语调念起小丑排列好的预言时,金终于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海尔布拉姆停下来,“哈勒昆困了吗?那就先睡一会吧。”

“啊,没事,你继续讲吧。”金揉了揉眼睛,对他摇摇头,显然已经对他的故事入迷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哈勒昆没有猜到吗?”海尔布拉姆微笑,笑容里有种不可捉摸的情绪,很久以后金才明白那是某种对自己的期待。他看着海尔布拉姆合起烫金的封面,然后看着他的眼睛,熟练地重复了一遍刚才念过的句子,“‘出自幻想的人物,对主人发起一场疯狂的叛变。不久主人死了,杀害他的是一群侏儒。’——这不够清楚吗?”

“你是说……那群侏儒,真的杀死了它们的主人?”金怔住了,他以为那是个玩笑。这个看似充斥着小孩子幻想的故事好像一下子变得有点可怕,“怎么可以这样写,老水手做错什么了吗?”

“哈勒昆你真的听懂了吗……你不会以为在听睡前故事,会有一个童话结局吧?”海尔布拉姆叹了口气,“侏儒生于幻想,当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啊。”

“可是,他们怎么可以杀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消灭自己的创造者,这样就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别人的幻觉了。”海尔布拉姆垂眸轻声道,“丑角喜欢的是像戏剧一样的真实。死亡只是真实的一部分,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金从未见过海尔布拉姆这样的表情,轻蔑的、隐忍的,仿佛隐藏着某个不为人知的庞大的秘密,却又可以清晰感受到无由来的悲伤。

难道这个故事对他很重要吗?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金正要陷入纠结,海尔布达姆已经恢复了常态,朝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和平常一样温柔,“话说呐,哈勒昆,你要是那群侏儒该怎么办?”

“诶,我为什么要是侏儒?”金扁了扁嘴,对这个假设不怎么喜欢,“我明明是妖精王。”

“假如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呢?如果魔神族、女神族、妖精和人类,都只是我们创造者想出来的游戏,而这里的一切存亡都由他决定。”海尔布拉姆抑制着自己话语里轻微的颤抖,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发问,“要是这样的话,哈勒昆要怎么办呢?”

“可是海尔布拉姆和我,不是都好好的地在这里吗?就算真的有那样的人,他要是不管我们也没关系嘛。”金显然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但还是做出了回答,“如果他胆敢伤害妖精王之森和我的朋友,我会和他打一架的。”

“如果他让你身边的人消失掉呢?比如说你一睁开眼我就不见了啊,或者妖精们都消失了,之类的。”

“那我会杀了他。”

这次的回答几乎是不带犹豫的,这个时候海尔布拉姆才能从金的眼神里看到一名真正的王者,“妖精王之森是我的家,海尔布拉姆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以神树的名义发过誓,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

大概有一秒左右不太正常的沉默。很快就被海尔布拉姆的笑场打断,“啊啦,哈勒昆这是在给我告白吗?”

“……诶?!”

红色刷的一下爬上了妖精王大人的耳根,金听杰拉德讲过,“告白”是互相爱慕的恋人之间才会用到的词汇。可是他只是想保护海尔布拉姆而已啊,这个难道算是——喜欢吗?

“哇,哈勒昆在不好意思吗。”海尔姆拉姆忍不住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飞了过来,“喂,被调侃以后害羞,听说人类才会有这样的感情呢。”

“我才不是人类。”哈勒昆皱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而且‘告白’是恋人之间才会用到的词汇,海尔布拉姆是朋友才对。哇啊你别靠过来这么近,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可恶,这家伙明明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人类,还捏准了他的脾气,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吓他。话说回来——为什么堂堂的妖精王总是被开玩笑的那一个啊?

“诶,哈勒昆在生气吗?”海尔布拉姆眨眨眼睛,“可我不是在开玩笑哦。”

“说真的,我很喜欢哈勒昆。我有看人类的书籍,恋人就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存在。”

海尔布拉姆看着他,目光坦率而真诚。

“我从开始记事起就不知道父母在哪里,是哈勒昆最先和我做朋友,替我找到了可以住的树屋,还告诉我怎么训练,哈勒昆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诶?!!”

“所以我觉得比起朋友,让哈勒昆作为恋人更合适一点。”海尔布拉姆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想了想又有点无奈地笑起来,“但是哈勒昆是妖精王,最重要的人应该不是我才对,所以应该和我想法不同吧?”

除了脑子里满屏的感叹号,妖精王大人此时此刻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而海尔布拉姆看着金不知所措的表情和完全红起来的脸颊,终于露出今天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不过没关系哦,我还是……最喜欢哈勒昆了。”
*
为影帝海尔布拉姆送上小金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