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第四封信。无授权自翻。

1951年11月12日


盖勒特,


是阿不福思,他因阿利安娜的死而责备我。我无法使一切恢复如初。


我并不怀疑你的记忆与神志。的确,我们曾经亲密无间;我未曾否认这一点,即使我一直尽力让它变成只属于我一人的秘密。我们都是被夏日迷醉了的少年,那时的我是个笨蛋,玩弄着自己不曾理解的力量。


盖勒特,我还能说什么呢?


附上了一本我喜欢的书,但愿它能让你别再想起更多你所失去的事物。


在此致以歉意。




阿不思·邓布利多




[附上:《海浪》伍尔芙]


we were boys drunk on summer……这句好难。

bring myself to set the bone.

大概就是,没法像让自己回到十七岁那样吧。百度居然翻译,接骨,于是脑洞哗啦啦的……“你就那样走掉了,把我骨头都伤得碎了,我粘不回来了,很疼。”比起心碎是个更棒的比喻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