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第三封信。无授权自翻。


"

1951年10月16日

邓布利多——

我的记忆也许有些衰弱了,但我相信正确的形容应该是“自鸣得意的、傲慢的、令人气愤的杂种,血液里带着该死的优越感的饭桶,装出一副谦逊的样子,你个伪君子……不,我不想要什么糖果。”我甚至没有喝醉,那个时候。

然后呢?我是个被困于牢房里虚度余生的人,没有一丁点儿魔法,在时光的流逝里逐渐发疯。我的记忆足以信任吗?我猜你要告诉我,孤身一人在黑夜里安慰自己是个错误——就仿佛你的红发从未穿过我的指尖后悄然滑落,而你的魔杖下从未有过黑魔法的光芒,在轻微的爆裂声里照亮你的脸庞。我猜接下来你要告诉我,你从未从喉咙里发出高潮时的尖叫,而在阿不福斯出去的时候,我从未将你按倒在那张橡木的咖啡桌上。

来吧,用你关于变形术的长篇大论嘲弄我,现在我永远不能再点燃魔法了,尽情肆意地俯视我。到底谁打破了它呢,老朋友?谁打散了那些充盈着你的存在的暖流?

*

GG顺手开的车……没忍住手痒。

https://shimo.im/docs/NzYiNb27NYkWLS3c/ 

石墨。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