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白正。

>
“白兰大人,对不起。”
红发少年轻轻垂首,镜片反出刺眼的光,模糊了表情。
“不用这样称呼我了啦,反正现在不是你的首领不是吗。”白兰杰索回头看他,眯着眼笑,“况且小正没必要这样子,会变得不好看。”
入江正一显然被白兰的反应弄得哑然。

他轻轻眯了眯眼,仿佛要透过眼前的人看到什么。
“呐小正,说起来的话这些事情,你后悔吗?”
“……并不。”对面的红发少年沉默了大概不到一秒就做出回答。
“那道歉就没用吧小正。”白兰这么说,淡紫色的皇冠显一点妖冶的气息,“你知道我不接受啊。”

暗色基调侵没着整个电影院,只有隐隐几束浅阳光射进来都像挣扎。因而唯一显眼的也只有那个空旷几百平米空间里孤零零的大屏幕上由于开了重播不断回放的画面。
像一部电影,所用时间只有五分二十一秒,几乎有三分钟都是入江如何利用管辖范围内的权力破坏了米鲁菲奥雷的控制基地,然后是和彭格列接应人员会合的场面。入江的反变使得对方优势顿增,而最后的三十六秒是真六吊花在入江的帮助下被彭格列全员俘获,包括自己也让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击败,囚禁于深层地牢。
最后一幕即是入江正一来到地牢,与自己的那段对话。
白兰真的足够了解入江正一,以至于看得见少年在进行一切行动的时候神色都坚定,却也能确信他唯独到地牢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看不清楚的悲哀。

白兰想,他应该觉得累了。
拿到这份未来的记忆费了不少心思,也知道有些决定应该要做。
为了最后的胜利不可能没有弃子,更何况是背叛。
——就算那是入江正一?
啊啊。
还真是自己都没办法相信的念头。

按着故事的发展套路来讲,自己现在大概要觉得难过失望甚至该微笑说出各种中二的台词才算正常吧?
比如把小正叫过来,给他一个早安吻,然后说一些意味不明的话,把那些怀疑恰到好处装进眼睛里,就算要折磨也好歹拉上始作俑者。入江的性格太好掌控了,不管过多久都是一成不变的善良好骗,就算是自己的失败也要好好利用那家伙的愧疚心理。
背叛者怎么能被饶过呢?
白兰杰索你应该这么想的。
那现在这种感觉算什么呢?
——左心口速度不规则的跳动,血液凌迅。

就像曾经第一次看着另一个人的眼睛入迷知道什么是喜欢的时候,同样不曾意外也不曾失望,却有一种温凉在身上蔓延。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喊,很大声的喊,你完了。

就像那个时候……一样吗?
世界成了一场空妄,什么都感受不到。
白兰叹了口气。这种感情似乎并没有想象里那么好控制的。
哪怕那些因为入江而存平凡的奢望与未来恰好是被当事人毁得干净,如今在偌大而平稳的现实里他也仅仅轻轻勾了勾唇角——浅淡温暖,仿佛只是觉得天气很好,露出再平静不过的迷人微笑,一如体现出他从此以后愈发可怕到任何情绪都难以填补的冷静和疯狂。
白兰杰索从不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可以被任何正常的标准衡量,之于一个无比接近疯子的人而言,没有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只有他愿不愿意,他只是不知道这次要怎样才算是肆意。

入江之于对手的忠诚他都没法怀疑,也没把握单凭自己能让入江放弃他曾经、现在甚至未来都坚持下了一辈子的东西,所谓的正义。

嗯,接下来剧情该如何发展呢?甘愿沦陷,自然而然承认他一生大概真的要败给那么一个人,宛如从平行世界所看到的那场盛大的失败。

怎么可能。
白兰在心里有点自嘲的笑,带着与生俱来的狂妄。
但如他一贯对于自己剖析之理智残忍,也同样非常清楚,这真的是第一次。
……
仍然黑历史。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