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69f]一夜梦时。

>>一夜梦时_
>>六道骸×弗兰

>>00.
-[The first time.]

他做了一个梦,没有在梦里看见想要看见的人。

>>01.
-[Good night.]

两分钟前弗兰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到自己的房间,暗夜把黑色光束从窗中射进来。他觉得有些累,于是拿掉头顶异常沉重的青蛙帽子扔在柜子上,爬上舒适宽敞的床,拉灯之前想到了什么,碧色如洗的瞳映出一闪而过的光华。

差点忘了。

他勾了勾唇角,对眼前连幻术制造的身影都不复存在的虚空轻轻开口。

“白痴凤梨头师傅……晚安。”

>>02.
-[There are some things real.]

一个月前是阴郁多时的雨季,溅了灰墨似的天暗沉没有界限。穿过长廊和白色的拱门,少年缓步踏入彭格列的墓园,孤身一人走入深处。年岁已久的白烨树交错种植投下沉重而不完整的影子。一排又一排大理石碑上的陌生姓名被雨水冲刷的分外干净。

弗兰轻巧的越过这些抄着捷径,脚步终于停在了目的地不远处。

——彭格列十代雾守执行任务遭遇意外偷袭,本体死于高于其本身的幻术攻击,终其无法挣脱其残留封印进入轮回,可确认死亡。

他把视线放在面前的墓碑上,照片上的人笑意如旧的琢磨不透却绝代风华,一深一浅的异瞳和以前吐槽过无数次的凤梨头在这样的场面看见他只觉得鼻尖陡然一酸,任何话都说不出口。

分明在几天前还会语气温凉如承诺的说“我会回来。”,然后尽显妖孽本质把温热的呼吸散在自己颈间,眼睛里还遗留少见的几丝宠溺温柔。

伸手可以触及的是蚀骨的痛和暖,弗兰第一次体会到了如此复杂而深切存在的感情,他将修长的手指置于眼前之人分明漂亮的脸庞轮廓,轻而缓慢的描过一遍,像是真实的触觉。

“……师傅。”

>>03.
[The last farewell.]

四十三天前长空放晴,柔和寂静的浅草香衬着牛奶一样的阳光显得无比安详。绿发少年抬手挡住眼,以散漫的姿势闭着眼假寐。却在睁开眼的时候意外看见一只紫色凤梨在指缝的空隙里笑的不亦乐乎,索性懒洋洋的起身。

“啊,白痴凤梨头师傅中午好,Varia好不容易休假,有什么倒霉麻烦的事千万不要找Me——”他拖长了音,语调更有种漫不经心。

六道骸对自家毒物徒弟打招呼的模式已经习以为常,只是眯起眼一串“kufufu”的诡异笑声,连“真实欠扁的小鬼呐,需要被收拾吗?”这样的必用语都省掉,直切正题,“……彭格列又招惹了大麻烦,看来又要出去一趟了。”

“哦,Me知道了。”

六道骸顿了顿才眯起眼,“不过小鬼真是不可爱呢,对师傅连一句告别都没有么。”

“啊,Me很开心不会被凤梨头师傅骚扰……痛痛,师傅请不要再用烤肉叉戳Me了。” 少年对帽子上的三叉戟象征性的喊疼却没有一点痛苦的样子。

“……不过话说变质凤梨头师傅会回来的吧。”

弗兰顿了顿还是问出来,若是平常的任务似乎用不着师傅来亲自对自己通知。

“kufufu……小弗兰是在担心我?”

“Me只是想知道可以过安心日子多久而已,还有不要再Me的名字前面随便加‘小 ’,会——诶……?”

真实的温度和触觉从背后传至全身,轻松的,极浅的拥抱。他偏头看见自家妖孽师傅精致的侧脸,垂下的碎发在金色的渲染下慵懒漾出一片浓紫。深邃而沉蓝的眼眸映着浅光泛起夺目的亮,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承载着不该存在的温柔。

“我会回来,弗兰。”

>>04.
-[As can be expected.]

一年前是那场关乎世界存亡的战争才做停息的时刻,彭格列家族奠定的基础逐渐牢固,终于重现出几乎超越Giotto在世时期的繁华模样,一切都足够安详。

少年意料之外遇见自家凤梨师傅是在一家咖啡厅。刚要了一杯凤梨汁转头就看见紫发男子倚着墙似笑非笑,黑色制服衬出他身材修长,倒像是哪部动漫里走出来的虚幻人物。

“师傅觉得闲得无聊花费精神力弄一个幻象四处像幽灵一样晃悠着出来胡乱吓人非常有趣?”

弗兰吸了一口凤梨汁,徐徐吐出一连串不带停顿的话。

对面的人少见的没有发出“kufufu”之类的奇怪笑声,而是彬彬有礼的要了一杯巧克力可可,然后坐到他对面的位子,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师傅请不要目不转睛盯着Me看会让Me觉得非常有压力。”

“哦,是么?我今天可是专程来看你的啊,小鬼。”

“Me一点也不好看哦师傅。”

因为正在非常认真的吸凤梨汁的缘故弗兰的吐槽都减了大段,对方不说话就专心致志的对付凤梨汁。

心怀鬼胎的沉默良久,六道骸终于似真似假的支着下巴笑起来,“kufufu,弗兰。我喜欢你呐。”

弗兰吸果汁的动作只是一顿,似乎并不意外于自家师傅会说出这样的话,瞥开视线看窗外湛蓝干净的天际,碧色眸子平静至毫无波澜,映着浅淡清澈的颜色——落在另一个人眼里如此安静动人。

他轻轻开口,仿佛在陈述一个本应存在的事实,“嗯,我知道。”

那时少年的口气从容却笃定,仿佛早已经透过时间看到了可以预知的结局。

>>05.
-[Only a night dream.]

而在整整两年前彭格列迎来了史上空前的变故。那次战役在后来被许多人称之为[最后一战],同样奠定了百年以来甚至之后十代家族在历史里几乎无人可及的绝对地位。意义重大自然性命攸关——第十代首领的瓶颈和守护者的差距悬殊,对手强大到难以想象。

这之于已流传十代的意大利黑手党古老家族之首而言空前绝后的灾难。Varia自然要去全力支援,但xanxus当时抱着与家族共亡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

最后的大空战前一天,守护者和Varia做休整,月色如瀑淡然而安详,如同未来战的那个充满未知可能性的夜晚,却更要无力得多。弗兰再如何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巨大的战斗压力也只能硬撑而已。

连打几个月拉锯战不断释放大型幻术作为撤离的掩饰,体力和精神皆是疲惫不堪,一旦倒床就迷迷糊糊。然而帐外的脚步声却使其恍然清醒过来,只是困倦与警惕结合迟迟没有睁眼。

所以他没看见夜空下紫发男子一双深邃眼仿佛盛了漫天星辰,然后俯身第一次认真轻吻睡着的少年,离去时步伐轻巧却低笑一声的模样。

安静温柔得如同幻象。

少年只是感觉到有太过熟悉的气息探入唇间,极其轻浅动人的一个吻而已。

也只是在另一个人走了之后悄悄睁开恰似能溢出水来一样亮堂柔和的碧眸,手指轻抵着唇怔了很久而已。

那个时候少年只觉得这个夜晚真实得如同自己亲手制造的梦境。

>>06.
-[Time illusion.]

他做了一个梦,没有在梦里看见想要看见的人。

揉着眼睛醒来的时候才觉得荒谬得不真实。梦里所有的场景甚至呼吸声都只是在细致的一笔一画描摹出了两年前那个夜晚,连残留的气息和模糊的心跳都如此明晰。

他轻轻将嘴角勾出微不可察的弧度,耳畔的风如同带有魔法一般自时间之外的某个夜晚吹越过来,并非幻觉。

心口是纯粹而呼之欲出的悸动。

仿佛身处时空逆流的幻境。


-[Fin]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