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黑历史。

【这一次不二周助不得不再次承认手冢国光的确是他体内埋得最深的一根刺,不偏不倚精准地扎在心脏里。】

……

夜幕拉下很久。
多年未换的空调哧拉的声音在黑暗里异常刺耳。不二周助左手抚上眼睛,从指尖的缝隙里、借着昏暗的月光看天花板的纹路。
他很累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疲倦。然而就算闭着眼睛也怎么都睡不着。失眠的原因但愿只是夏天太过燥热和制造噪音的旧式空调。
但愿如此。

他把目光转向窗外,这个角度看不见星光,只能隐约望到此起彼伏伫立着的的高楼。
不二周助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起国中那些日子的蓝天白云,柔旭的和风,干净松软的绿草坪,旷阔的网球场和队友们的笑容。还有他们的部长,看似一丝不苟,神色却在暖暖的阳光里融化开来。

有一阵风从窗边溜进来,吹起轻飘飘的窗帘,恰好凉丝丝地打中面庞,让人异常清醒。
全国大赛和立海大的那场比赛。幸村以为知道了他的软肋就可以战无不胜。却不知道那个时候看着仁王化成他的样子他心里其实觉得好笑,模仿无论如何只是模仿,怎么可能一样。几乎占了大半场的回忆之后是新的回球,赢下比赛约莫也只是想证明那个人的强大绝不会那么轻易被复制而已。
现在看来,那或许算得上是某种信仰。

他知道自己现在很清醒,清醒地感受着那些回忆压在左心口,一点一点增加着质量,沉重得快要让人窒息。
那个人去德国接受训练的前一个晚上不二周助也曾一夜未眠,那个时候他花了一宿去想。发现最终只能对着自己承认手冢国光是他身体里埋得最深的一根刺,在那之前这个事实从来无人发觉。
包括不二周助自己。


现在偌大的现实里他仅仅看着窗户那么大的、没有星星的黑夜。回忆起那些曾经。一直到今天早晨乾久违地打了个电话过来告诉自己那个已经成为职业选手很久的人要回到这里,明天邀请国中的队友们在家里聚会。不二周助挂断电话后几乎是立刻打开电脑,查到的竟是那个人打算回到日本参赛甚至常驻的消息。实际上这一次的聚会,他并不想去,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回绝。


突如其来的回归带给不二周助的大概仅仅是无措,平静下来后一整天的心不在焉。他还不至于到无可奈何的地步,也做不到风平浪静当作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失眠了。失眠其实也是这样一件事。

他想起来,高一的时候他曾经瞒着家里偷偷订了德国的机票去看他比赛,如今……在这个与那人离开前极其相似的夜晚,他同样一宿无法合眼。
国中之后他们作为青学曾经形影不离的二人本应一直保持联系,然而故事的发展终究脱离了轨迹。
哪怕这几年来都已经尽力忘记,这一次不二周助不得不再次承认手冢国光的确是他体内埋得最深的一根刺,不偏不倚准确地扎在心脏里。恰到好处的时候会给你一记刺痛,不轻不重,却足已致命,不会疼的撕心裂肺,却终归无法剥离出去。


*

大晚上我有病……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