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百合组


柯兰维拉。
c国最小的公主,红棕色的卷发和深绿色眼瞳的小美人,总是穿珊瑚绿色的裙子。今年13岁,还住在宫殿里接受培训之类的。爱好是读里尔克和看同人本子(自己偷偷看不会告诉别人),最喜欢会设计武器的大哥,崇拜混黑的三哥,使唤妹控的二哥。
和出嫁的两位姐姐接触不多,有点害怕阿鲁蒂莎,因为对方看起来有点凶。每次见了穿着行事风格特异的姐姐会跑掉。
自从知道了姐姐有女朋友以后表示出了热情和亲切,关系有所缓和,一直想见rein……
*
“生日……有五六年没有过了。”rein笑笑,“fine上高中后就没人再给我送礼物了。我不是很在意这个。”
“我会送你礼物的。”阿鲁蒂莎靠着旁边的小沙发,一边把橘子味的水果糖咬碎咽下去,一边耸耸了肩,“想要什么?”
“cpa的证。”rein答,“你能替我考么?”
“别这么为难我啊!”
“那就不要什么。”rein想了想,关掉页面把椅子转过来,“你呢,生日怎么过?”
“生日么?我啊……”阿鲁蒂莎笑了笑,“15岁以后C国那边会电话来祝贺。二哥比较宠我的,每年送点贵的。三哥一般寄点书和卡片。”
“贵的?”
“嗯。二哥么,你可以理解成暴发户,游戏人生类的,三哥比他认真的多。”阿鲁蒂莎叹了口气,“他就喜欢那种很贵的东西,热爱收集各种高级牌子,在他们那边圈子很出名的,18岁生日他送了我一款6002G……其实我真不喜欢,但他送了一柜子衣服和首饰。可能是希望我变成和维拉一样活泼软萌的小公主?”
“……6002G?”Rein眨眨眼,“百达翡丽?”
“嗯,你喜欢我送你?”
“……不,不用了。”
Rein一瞬间被阿鲁蒂莎的语气折服了,她真的,从没接触过这种级别的有钱人。
阿鲁蒂莎平日对吃穿用度的花销虽然满不在乎,但大多用的都是一些rein能叫出名字的轻奢品牌。她以前知道对方家境优渥,但真的是以为她只是个平常的富二代。阿鲁蒂莎向她坦白身份也没能完全相信,听到这些还是很震惊。
rein想了想,问,“那,我算不算……碰到金主了?”
“啊,差不多。”阿鲁蒂莎失笑,想了想又摇摇头,“不过我也就二哥送的那堆奢侈品了和那张黑卡了。要和那边划清界限,所以只有必须出席场合的时候才回去,我还是喜欢中国。一般么,打拳一局按五千算,本职其实是工薪阶层?”
“阿鲁蒂莎,你跟我说这些,我真的晕晕乎乎了。”rein叹了口气,“还是以前的富二代人设好接受,你这样……我会觉得我们迟早要划清距离。”
“Rein,我不会离开你的。”阿鲁蒂莎有点调侃地揉了揉rein的头发,露出一个朝气蓬勃的笑容,蓬松的金色长发在阳光下熠熠发亮。又是那种让人安心的笑法,“我可能会离开那个家,但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除非是你让我走,因为我上辈子欠你的。”
“说得像真的一样。”rein撇了撇嘴,“你说的话我信一半,另一半当笑话听的。”
“为什么啊?”
“我抓不住你。”rein终于垂下了眼眸,避开阿鲁蒂莎的视线,“但是我好像……也有点离不开你了。”
自从那次天台的坦白之后,她们之间最后一层隔阂似乎化解了,她感觉到rein第一次把她当做了真正的亲人一样去信任。而rein这种真诚的状态大概已有一个月,那些算是情话,或者困扰的问题,rein都能语气平淡地告诉她,而阿鲁蒂莎还是不能适应自己因此产生的心跳加速。
真是犯规。我才是……离不开你吧。
她低低笑了起来,这种感觉除了在rein这里,没有人让她体会第二次。阿鲁蒂莎起身凑过去,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轻巧的吻,“你是不是在撩我啊?”
“你想多了。”rein蹙起眉,又慢慢地舒展开,她想了想,搂住了阿鲁蒂莎的脖子,回以一个细密绵长的吻。用舌尖轻轻挑开她的牙齿,然后尝到了对方口中橘子糖残留的甜香。
这样的吻于她而言似乎是种放松,她闭着眼,甚至连心跳都没有加快。而阿鲁蒂莎的惊喜掩盖不住,rein的睫毛在她眼里映出细碎的影子。她很快就热情地回应这个略显青涩却足够温柔的吻,另一种炽热的情绪融入进来,最后她们停下的时候,连空气都染上了缠绵的味道。
“rein……我赢了对吗?”
阿鲁蒂莎的声音有点沙哑,但带着不加抑制的颤抖与喜悦。她把下巴靠在rein的肩上,蹭了蹭她柔软的头发。
“嗯。”rein轻声答道,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平静地做出这样的决定,大概是今天的阿鲁蒂莎太温柔了。不对,这个人似乎一直对自己都这么温柔。既然对方能够一遍遍给她承诺,她怎么能不去答复呢?那可是阿鲁蒂莎。
没人会不喜欢阿鲁蒂莎·德·拉萨尔。
rein没有放弃拥抱的姿势,伸手揉了揉对方的金色头发,语气难得带了轻柔。
她说,“只要你不离开,我们就是恋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