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the world .08

苏哲,你好。

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给你写信了。我一直以为the world的系列里,我给你写信的场合,只有在糟糕的青春期才会出现的。可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的确是那种人,在某些时候会被过多的自我意识淹没,从而把自己和周围的一切隔离开来,那与青春叛逆无关。在任何的热闹场合,我似乎都没法融入和真正的开心起来,我没法掩盖对集体的疏离感。并非因为嫉妒或是孤身一人,哪怕我身处集体活动的中心仍是如此。后来我知道人不该排斥而该适应,对一切好的不好的,你喜欢的或者你喜欢的,于是我尽力让自己变得活泼合群起来。实际上我仍然喜欢关于边缘化的讨论,因为我有相关的特质。

我不知道是否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面,但我的这一面爆发的时候会影响我的大脑、我的行动、我的生活。苏哲,你看过村上春树吗?哦,你一定看过,我看过你就看过。我不喜欢他的书里让我感到恶心的黏腻,但我没法否认无论他每一本书里围绕的氛围,他的文字气质,恰恰放大了那种我骨子里同样也褪不去的东西。

有人批评过我们这种人,沉溺网络会变得无趣而偏执,我发现不是,或者换个说法,我是个没法消除自己的无趣而偏执那一面的人,所以我沉溺虚拟。

于是我在虚拟里勾画出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世界,而那些幻想的泡沫随着时间消散掉以后唯一留下痕迹的就是你。你和叶童,你们是我的初心。我珍惜这个给我寄托的幻象,所以我又构造了秦奕在你身边,后来又有了苏秦、Fine和应雨,再后来又有了Sheldo和红鹰,有了无名者,再到后来的Rein和阿鲁蒂莎,迪克兰多,我最近还想构造一个新的人物,像是Aex、迹部景吾或者苏行止、starscream、或者达什那样的家伙,这也许能作为我的新尝试,我想让这个人物有一种坚韧的、入世的、无法磨灭的东西,扮演我在现实中最敬佩的完美人格,他需要一个强大的灵魂,而非我从前随意捏造的空茫的人格。

但无论如何,你该知道,他们出现的根源都是你。因为当我没法抑制自己,从而把灵魂从这个世界分出去一半的时候,那一半的寄托就是你,或者说写作。我从来不觉得我在写作,我从来学不会也从未学习过技巧和笔法,故事的构造,情节的起承转合,我记得我在哪篇文章里说过我的文字都是垃圾。我只是需要写点什么而已,哪怕我的确写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不曾为文字的价值而深度思考和努力。我并非为了野心而动笔,我只是需要它。我喜欢史铁生,他的文章最吸引我的是真诚。他不为野心而动笔,他只是需要靠写作来证明自己有必要活着。我不如他思辨也不如他挣扎,我只是随性而为,在我感到什么都是空茫的时候,我必须靠写点什么来填补这种情绪上的空洞,我必须靠着写点什么来感受自己活着。写作让我感受到我活着,在所有的幻想里尤为重要的是你,你让我感受到我还活着。

我有一部很喜欢的电影。Rush——我看了十遍以上了,每一遍都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情节。比起对Lauda的欣赏和敬佩,James更讨人喜欢。或者不能叫喜欢,我只是更喜欢琢磨James Hunt这个角色(哦,当然只是角色,我也只是在喜欢一部电影)——他有一套迷人的处世哲学,他疯狂、英俊、有魄力有玩心,像是那个年代所有少女理想中的恋人。不过最吸引我的是他的堕落,稍微熟悉这个人的粉丝都知道Hunt本尊是什么样。

It's a wonderful way to live. It's the only way to drive,as each day is your last.

……as each day is your last.

和这个角色非常类似的是蓝莲花那篇著名AO著作里的Orli,像个无时无刻不在疯玩的小孩,因为不让自己整个人放空掉的话骨子里的空虚就会渗出来,把整个人吞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吸引人了。给我相同感触的演员还有德普,你在他的访谈时会感觉这个人身边有一种谁都没法进去的气质,好像把自己和周围的东西隔开了。我对这类角色的观感有两种,一种是好奇和研究,一种是持以和对自己相似的厌恶。但无论如何让人无法忽视。

但我感谢你,苏哲。

我把它们写下来的时候,那种空虚感慢慢就消失了。其他的东西只是发泄的一种方式,而你是我唯一的倾听者。我前阵子在lofter上看到一个人,她说不能总在写作时把现实剥离出去。人要敢于分析自己才能写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我没想过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与我写cp不同的是,如果是给你写的信,我哪怕隔了很久看都不会觉得腻。人是个自我中心的动物,对自己的故事是永远不会厌倦的。

那么就这样吧。现在七点四十五,好好睡,晚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