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太中] House Of Rising Sun.

bgm如题.

House Of Rising Sun.

00.

太宰治按了关闭键,于是电影的片尾曲戛然而止。他觉得自己看了一个糟糕的故事,屏幕上的男孩的胸口漫上红色,在绵延的黄沙之下宛如血色的亮丽的花朵。

于是自己也变得奇怪起来了。他又感到心脏内部传来熟悉的颤栗感,一股期待蔓延而上,他也想要死去。他打开手机,打开常用联系人的页面,同时将水果刀伸向了手腕。

“中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你不回来,我就死了哦。”

01.

中原中也听到那条语音信息的时候,人正在巴丹吉林沙漠。

他开枪的背景与太宰治看到的电影里所差无几,枪管的硝烟升起然后消散,三具身穿白色阿拉伯长袍的尸体被风沙所掩埋。

他收起心爱的格洛克,强风和沙尘从他身边绕行而过,黑色的西装和礼帽不染纤尘。

他打了个越洋电话,然后躺下来等直升飞机的到来。周围的沙丘在风声里移动和消失,中原中也身边的重力场却宛如在日本的别墅一样温柔安静。他拿出手机,未接收信息跳出来,他听到了太宰治的声音。

他按下录音键回复,他的笑和风声一起被截留在黑色的金属盒子里:

“我想你了,太宰。”

“……所以最好别让我回来看到血啊,不然我揍死你。”

无线电波在漫长的沙漠里找不到着力点,于是只能在空气里回旋。三分钟后他听见直升机的轰鸣从远处传来,那个时候奇怪的念头忽然蹦出来。

如果太宰治死了,会怎么样呢?

02.

“切,中也你才打不过我呢。”

我揍你才对吧。

太宰嘟囔着扔掉手机,睁着眼睛看手腕上的血液渗出来,一点点连成线,化作珠子掉落在红木地板上。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种尝试,也没报什么成功的希望。但是刚才在身体内部那股奇怪的叫嚣减弱了,他闭上眼睛居然又想到了中原中也,他看见他开枪杀人的模样,无论是修长的指节扣动扳机的时刻,还是漂亮的眼角挂着的冷漠,都完美的如同上帝的造物。

他抑制不住自己去痴迷。

他想,我为什么要留这个人在身边呢?

中原中也的天真和冷血神奇地兼容,并存在同一具身体里。太宰治很轻易就能骗过他,博取厌恶和恶意、担心或者同情……或者另一种超越这两种情绪的东西。

因为我爱他吗?

不,当然不是。

这也太恶心了点,他厌恶地想着。

03.

黑手党干部的好处大概在于随时有专车,中原中也坐在副驾驶上,手下就替贴心的放好了那张他喜欢的碟。《House Of The Rising Sun》,他在一片吉他声和歇斯底里的唱腔里懒洋洋地想,糟糕的故事。

但是有他喜欢的元素,粗旷和悲凉感,很适合放空的时候听,他从来不为任何歌曲感到悲伤,更加喜欢某种形式上的东西,像是那顶帽子、或者家养的牧羊犬。

然后他又不爽地想某个喜欢弄脏他家地板的家伙。

“中也先生,您的家到了。”

回家啊,一想到和那个混蛋一起,还真是糟糕的说法。

太宰治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形式感,为什么他能在自己家里呢?

鬼知道。

中原中也讨厌去想自己没法回答的问题,于是他放弃了思考。

04.

“太宰。”中原中也看到地板上的血迹时,好心情一扫而空,深蓝的眼睛里几乎结了冰,“我说过什么?”

“我说了让你快点回来,你没做到嘛。”太宰治靠着沙发向他耸耸肩,因为放血显出孱弱的苍白,“我觉得你应该先关心伤患。”

“你会死吗?”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威胁没起到应有的效果,他现在又懒的生气,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给我把地板擦干净。”

结果还是他自己操控重力找来了抹布擦掉地板上的血迹,又认命地找来绷带给某个蠢货包扎。太宰抑制不住自己的笑,于是被迎头给了一个爆栗。

“很痛诶。”

“太宰,”中原中也无视搭档博同情的抱怨声,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目光直直地刺入人心,“我听人说过,自杀的灵魂没法得到善终的。”

“虽然你是个人渣,但我不想你某天真的因为割腕或者跳河这种无聊的行为死了。”中原中也蓝色的眼睛如同干净的宝石切面,像是一片能溺死人的海洋。他说,“以后你真的想死,我来杀了你吧。”

“你反正就是不想活而已么,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没什么差,而我还会觉得舒心一点。”

哇哦,真像是中也会说的话。

太宰治懒洋洋地想着。

简直像是个承诺一样。

笨蛋中也爱上我了吗?

05.

最终太宰治不笑了,啧了一声别开了目光。他不想承认自己害怕认真起来的小矮子,因为他会忍不住也认真起来。

刚才中原中也进门的那一刻,所有的喧噪的催促声都停止了,连带着那股奇怪的对于死亡的兴奋感也不知所踪。这是个太宰治没法否认的事实,从他第一次自杀,中原中也把他从河里捞起来起他就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事实。

中原中也能够抑制他的情绪,像是自己的无效化随时可以将他拉离污浊的深渊一样。

他想,我当然知道啊,我摁不住那些糟糕的声音,实际上我喜欢他们。他们和太宰治的生命同在,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人是为了死亡而生的。

但有时候……我也想活着啊。

所以我才来找你。

因为只有看到你的时候,我才能得到安静,我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象那个糟糕的世界和美好的死去——然后我才能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活着,但实际上清醒并不是一种享受。所以我讨厌中也。

他看着天花板,目光一时间放空。

真是可怕的事实,我厌恶中也,可是只有在中也身边我才能活下去。而看着中也的时候,我偏偏在向往活着。

这样可笑的真相,我又怎么能告诉你呢?

他想了想,又笑起来,鸢色的眼里满是虚假的溺人的温柔。中原中也受不了这种眼光,正要吐槽却被太宰一把拉过来扣住后脑勺,一个侵略意味极浓的吻。

“我看了一部电影。主角很可怜,最后死在了沙漠里。”

“哈?”

“我想起来中也这次任务也在沙漠里,很担心哦。中也要是像男主角一样死掉了,我会很难过的。”

什么啊,又在骗人了。中原中也眯起眼睛要推开他,谁知道太宰主动放开他,额碰额,不应该出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暧昧动作。

“所以啊,中也。你答应我,以后别死了,我也会活着。”

“……什么?”

这家伙居然不叨叨自杀,是吃错药了吗?中原中也蹙眉,但他的确懒得争辩。这个家伙谎话连篇,所以他连多余的怀疑都不想给。

信一次也没什么损失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骗了。

“……好。”

“那么,我答应中也了。”

不同于以往的“中也真笨啊”或者“骗你的”,他这么回答,然后糟糕的吻又袭过来。

06.

港黑著名的“双黑”的日常一直是这个样子的,相互厌恶却形影不离,甚至有另外的不该属于他们的感情在潜滋暗长。如果不遭到外力的阻碍,也许会发展到另一种微妙的平衡里去。

可是命运并非如此,像是在某首歌里,父亲出去后儿子注定会死去。

所以名叫“太宰治”的角色,也注定会在某一天离开。

07.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There is a house in New Orleans

They call the Rising Sun

And it's been the ruin of many a poor boy

And God I know I'm one

My mother was a tailor

She sewed my new blue jeans

My father was a gambling man

Down in New Orleans

Now the only thing a gambler needs

Is a suitcase and trunk

And the only time he's satisfied

Is when he's on a drunk

Oh mother, tell your children

Not to do what I have done

Spend your lives in sin and misery

In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Well, I got one foot on the platform

The other foot on the train

I'm going back to New Orleans

To wear that ball and chain

Well, there is a house in New Orleans

They call the Rising Sun

And it's been the ruin of many a poor boy

And God I know I'm one

08.

于是他们熟悉的相处模式在某个时间节点像是舞台上的歌剧被按了暂停键,在连绵的背景音乐里戛然而止。

END









*

嗯。

并不是说这个故事和那首歌有什么关系,只是那首歌很好听,所以情不自禁写了个故事。

这里的双黑是恋人。仍然中二自杀宰和没啥恋爱自觉的中也,太宰在避免对方发现自己的情绪受其影响的真相,中也是真的觉得,既然这么想死,实在不行我杀了你算了。

结尾是暗示宰去武侦的事情。

只有看着中也才想活下去的太宰。这样的梗。

祝食用愉快吧。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