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海金:《逃逸》

Part1

A

*
/梅花10
“一个东西怎么会无中生有,突然冒出来。”
*

这一天的“复活”酒吧又迎来了那位独特的客人。他是这里的常客,大约隔几周便会来一次,总是孤身一人,坐在吧台前距离调酒师最近的、最靠边的座位。
而当班从玻璃窗看到了那件米色风衣勾勒出的人影起,就为他摆好了一杯加冰的马丁尼。
“这次隔了两个月。有什么好故事呢,伟大的作家大人?”调酒师噙着笑意问他。
“这次应该不是你喜欢的风格,班。”
海尔布拉姆笑了笑,他有一副能够迷惑人的面孔,笑起来的时候通常会显得非常温柔。尤其是那双深邃的墨绿色眼睛,为那张比常人略显苍白的脸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富有欺骗性。班凉凉地想,与外表的无害相反,这家伙的脑子里塞满了奇怪的思想,而每次谈话涉及到他的故事,他几乎就会变得像个反社会人格的精神病——当然,班就喜欢这一点。
精神病最喜欢和同类交流,毕竟没有障碍。
“说来听听。”
他们的交易通常是一个故事交换一杯马丁尼或者金汤力,调酒师的生活需要调剂,而废寝忘食的写作者需要听众和酒精的麻痹。
作家似乎在调动回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
“……两个月之前我告诉你我想要暂时不碰政治,尝试一些超自然的题材。”海尔布拉姆虚握着那杯马丁尼,目光沉在回忆里,“起初我只是需要虚构一个宏大而完美的世界放松一下自己。依照神话传说和一些游戏设定,我确定了世界观和人物。”
“世界的自然法则,基本的种族和几场大的战役,细节有一部分参考了魔戒和冰与火之歌,总之有几大张纸,有的连我自己都记不太清……这都不是重点,我动笔之前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角色出现。”
“金是凭空从我的脑子里蹦出来的。”
海尔布拉姆说到这里顿了顿,提到那个角色的名字时他眼里着闪烁着某种与之前不同的光彩。
“没有预兆,他忽然出现在我脑子里,像是早就创造好的,根本不需要雕琢——简直像是上帝的造物。我第一次在记忆宫殿里见到他,他正抱着他的抱枕,靠在神树旁边和妖精聊天,有时候会笑。一切都顺理成章,好像这样的场景已经存在了很久一样。”
“而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的名字是哈勒昆,神树选定的妖精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