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尊出]杂稿(00-02)

00.
三点半。我睡不着,尊。
我很想你。个人方面的,尤其是这种安静得要死的时候,手抖,连烟都救不了我了。
其实不甘心的人我也算一个啊,从没了十束开始,你就开始肆无忌惮。安娜还小,八田还不如安娜,替你担惊受怕的就我一个,结果临走的时候你知道要去跟宗像礼司告个别,却给我丢了个烂摊子。
scepter4的室长大人好歹还能找你打一架,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能说话。现在你总算不在了,我后悔了。
吠舞罗这么多人,干什么非得为十束那混小子去死?
你活腻了可以,但你怎么敢扔下这么多人。
你凭什么把八田和安娜还有那么一群人都丢给我。
你明明知道草薙出云追随的是周防尊,不是什么第三王权者也不是吠舞罗。
我这辈子还真是败给你了。想想简直好笑。给你卖命这么多年,这么多话我搁在肚子里这么久,居然一句都没敢问你。
尊,你早就知道,对吧。
你知道我到底没法不沉迷于你,就像你扔不掉石板赋予的力量,你知道困扰我们的东西都顽固得像个诅咒。现在你把那个所谓的王权者之名甩掉了,我却没法心甘情愿地祝贺你。王这样对待他的臣属,还真是不公平。
01.
尊,我刚从八田那儿回来,那家伙在你走了之后要死要活的,看着很欠揍。我给伏见打了个电话,结果他说自己和八田没关系。
你说,撇清关系有必要用那么神经病的语气吗?我看过不了多久他就能找个机会把八田吃了。
安娜刚出去买冰淇淋了,我让镰本跟着她,其实她现在用不着人保护了,只是我想小女孩大概喜欢被拉着手走。你的力量由她继承的事情不用我说吧。安娜最新晚上老失眠,一直跟我睡,昨天醒来给我说在梦里见到尊和十束了。
安娜和你可以通过梦境通感,听起来你过得很好啊。十束那小子也很好,对吧。
王总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旧的王死去会有新的王继任。
尊,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不喜欢王。
和十束在一起也是和宗像礼司也是,这种身份真是糟糕。反正你现在估计和十束一起在天国打扑克,我也没必要把这些话藏起来了。
你记得和S4和我们在池袋碰见的那天晚上吗?我们搞砸了他们的任务。那天你和宗像礼司和平常一样打得惺惺相惜,装得剑拔弩张。然后等打完了,两边人走了,你们一起去吃饭谈人生,我和淡岛就在对面的冰淇淋店里看你们聊天。
真挺糟心的。
淡岛也觉得不爽,我给她买了大份的红豆冰沙她都没动一口。她就装着不经意一直往宗像礼司那边瞄,还很嫌弃地问草薙你能不能别抽烟了,我只能把烟掐了。
那天她自己给自己灌了不少酒,结果喝醉了,黏着我一直到家,稀里哗啦哭了一路。说的全都是她家室长怎么难搞怎么无情,我就只能说没事啊下次我把宗像礼司给你拉出来揍一顿,她又说不行谁敢动她家室长她就拔刀,我说那你要我怎样?她想了想问我能不能把周防尊带走。
我说十束要是在,我还能帮你怂恿怂恿。她就嘲笑我,说草薙出云你真是战五渣。
我难道能说你才是战五渣?只能一边听她数落我一边把她送到家,然后回酒吧继续点我的烟。比起青梅竹马之类的关系,我们两个更像是一对失败者,都是被抛弃的那一个,碰到一块只能喝点酒谈谈人生怎么被虐狗。
所以说我讨厌王,是个王都渣。
但偏偏我还是你的臣属,你是死是活比我自己的命重要了不知道多少。所以我还要拦着十束八田还有你心血来潮一起胡闹,还要一边管着安娜一遍给你打点吠舞罗,没工资还倒贴钱。尊你也不觉得应该报答一下我?
十束走之前我还想点过分的,那之后我也就只希望你乖乖活着,到现在我只希望你托梦能第一个托给我。结果你倒好,连这点情分都懒得给了。
我能怎么办啊。
我真的很久没见你了,我觉得时间长了我就不会老是想到你了。草薙出云总有一天会把周防尊忘了的,不知道那天会不会拖到我死的时候。
02.
今天白银之王和他的同伴来我的酒吧了。
嗯,现在应该叫他阿道夫·K·威茨曼了。和失忆那段时间比起来的确是成熟了很多。看起来人家的氏族都过得其乐融融啊,一家三口人少战力强,坏处是有时候连个固定住所都找不到。
我以前有邀请他们在吠舞罗住些时间的,可是都被拒绝掉了,尤其是知道了宗像礼司那边也在抛橄榄枝,我就不邀请了。今天我请Neco喝了一杯长岛冰茶,结果她居然敲诈了我三瓶龙舌兰,动物的酒量什么的还真是不可小觑,反正,尊,我觉得你喝不过她。
神奇的是,夜刀神狗朗来过之后,御芍神紫也来我这里了。没想到比水流死去以后,他居然还在这一带游荡,看起来貌似是担心自己的不靠谱的师弟,居然还拜托了我说要好好看着他,不要让他吃亏了之类的。
你说为什么这群打架的时候毫不留情的家伙,现在能这么若无其事地来我的酒吧,喝完了酒还能理直气壮地让我帮忙,我是免费保姆吗?我们很熟吗?
啊,抱歉啊,一不小心怨念深重。
说起来啊尊,我做梦还是没有梦到你。想到这件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反应,一直执着于这种事,好像很无聊。
你要是能回来就好了,只要你能回来,怎样都可以。威茨曼告诉我,他在试着找出石板内的新力量,他也是复活过来的,对吧?那次无色之王的事情,你应该是杀了他的。可他现在过得很好,我们还能一起喝酒聊天。
我居然抱了这种奢望,是不是有点可笑。
我只是想见你。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这个念头还是没被日常琐事掩盖过去呢?真是糟糕啊,尊,看来我是怎么也没法忘掉你了。
天黑了,晚安。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