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秦白

秦岚其实不算很确定对白鹄是什么心思,说喜欢吧,似乎跟那家伙的喜欢不太一样。白鹄生下来就是和他不一样的那种人,根本不是一个阶级,这些年似乎变得很多。秦岚依旧是老样子,守着他的摩托车和三流乐队过着和街边混混没差的日子,依旧随心所欲,不务正业。按理来讲他们没什么交集,秦岚自己都没想过他们如今会有自己一手促成的关系。
最开始白鹄来找他学骑车,他只是觉得这小子不错,眼睛很亮。那辆漂亮的摩托车和少年身上的克制与傲气很匹配,身上那股气质放在他的圈子里活像丢在垃圾场里的名贵宝石,相当惹眼。可真正让他起了心思的是他眼里的偏执,小屁孩的叛逆期特有的偏执——费尽心思想要打破什么东西的样子。
那是他们这种人曾经有过但都忘了的东西,即使现在想起来他也会觉得怀念。他喜欢白鹄自带的那种骨子里的骄傲,最初只是个苗头,后来他走了这念头就生了根。他不知道一个小孩是怎么融入到他的日常生活的,某一天他吃完早点,走进冷风里给手心哈气,懒懒地想要是能见到那家伙调戏两句就好了。然后猛得反应过来那家伙早走了几年。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秦岚这么多年谈了这么多女朋友,居然没一个能像这小孩一样叫他这样放在心上。
再遇见白鹄的时候对方变了个样,眼里仍旧是那样克制的轻蔑,但少了生气,像个空壳子。秦岚喜欢了挺多年的空壳子。长大的白鹄就是个笨蛋,被很多东西压着也不会自救,死抓着过去不放还死不承认——大概这种人没什么童年,方塘对他就更像是一根救命稻草。秦岚觉得这么看着挺无聊的,看着白鹄为了一个过去自我否定自我怀疑,他觉得都是无用功。
你注定没法过那种生活,不是因为你犯的错,而是你就是这么个人——白鹄再怎么试图反抗那个冷漠的家庭,也没法否认他在逐渐变成和自己父母一样的人。没有那个家就没有如今的白皓——这有什么可多想的?秦岚不知道那家伙自虐式的责备是为了什么,有时候秦岚觉得自己也没救了,因为他是行动先于思考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白鹄什么。
他知道那个跟在他后面立志要超过他的白鹄早就不见了,被时间消磨掉了。现在的那个大概是假的,一厢情愿地喜欢另外一个人,而那股傲气被隐藏起来,漫不经心的表情下面大多是心事重重。秦岚不喜欢这个白鹄,可是他仍然本能地去找对方的麻烦。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我想你了,我带你去吃夜宵吧,我们去跑公路呗,我喜欢你。
他甚至看不进去他难过的样子,比以往更甚地沉迷于这个叫白鹄的家伙。
秦岚栽了,无条件的。他觉得每天只要看看那家伙就好了,如果白鹄真能和方塘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话自己好像也不介意。他想他大概是不喜欢白鹄的,因为的确是没有一丁点占有欲,如今的情况他看不过眼也只是因为白鹄本人不开心。他不想看着自己只希望好好宠着的人为了一个方塘那么难过。这种想法一点都不像是属于秦岚这个名字的——但的确如此,他甚至没觉得有什么亏。
尽管如今他们的关系由自己一手促成,一个嫌弃一个倒追,他能轻易控制他们之间的距离,现在他想让这个距离近一点,所以他随叫随到,出口就是不要钱的情话。但秦岚清楚这个人于他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这么值得被看重,他甚至觉得放手也未尝不可——如果时机合适的话。
唯一不可控的发展在于,在喜欢上白鹄之前,秦岚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忘不掉他了。
*
像是人物分析。
错字应该都改了吧。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