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秦白.圣诞夜.

把名字改了。还是扔这儿吧毕竟写了。
*
秦岚接到电话是在晚上八点多,圣诞节当天,雪下得没停。他本来打算一个人去吃烤肉,一边喝啤酒一边微信调戏一下白鹄的,结果还没来得及他主动,手机自己就响了。
“啊,抱歉!你你你…你好,请问是白鹄学长的……?”是个女生,听起来像没毕业的小姑娘,声音软的像只兔子。
“……他朋友。”秦岚声音不自主地带了点低笑,拿着烤肉串的手顿了一下,“什么事?”
“太好了,今天是学生会的聚会,白鹄学长他喝醉了,手机联系人里您……呃,是第一位。所以能麻烦——”
“哪里?”秦岚知道自己估计是未接来电第一位,他没事就给白鹄打打电话,对方大多数是不接的。
“诶?哦……城南路聚宴,三楼309。”
*
秦岚到包间的时候,白鹄正抱着空酒瓶陷在沙发里,也没发疯没胡闹,酒品倒是很好。旁边的女生见他到了如释重负,道了几句谢人就不见了。秦岚蹙了蹙眉,走上前捏了捏白鹄的脸,一股滚烫的温度窜进指尖。
“喂,小白鹄,该醒了——”
“唔……方塘?”白鹄看不清来人,伸手去碰秦岚的脸,秦岚也不挡他,只是笑了笑,“你喝醉了,回家吧。”
白鹄似乎自顾自把他当做了别人,单手一用力,把秦岚整个人都揽在了他身上。
“对不起……”道歉的声音翁里翁气的,白皓低着头,抱着他的手都在抖,“方塘,对不起。”
秦岚得承认在圣诞节听到这样的话的确不怎么让人高兴,尤其眼前这个还是他心上人。他扶着白皓的肩隔开两人的距离,“小白鹄,你认错人了。”
他伸出另一只手拨开白鹄的刘海,那双染着绯色的细长的眼露了出来。秦岚轻嗤一声,这家伙……居然哭了?
因为那个方塘么?这次又是什么事?
白鹄怔了怔,“秦岚……”
“你看起来有点失望啊。要我帮你打电话叫你的方塘过来吗?”秦岚嘴角又蔓上轻浮的笑来,他看见白鹄的脸就习惯这么笑,显得自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或者我送你回家?”
“不,别叫他。”白鹄垂下眼,一提方塘眼眶就红了一圈,秦岚见不得白鹄这副样子,既不喜欢也舍不得,白鹄又道,“我……自己能回去,你滚。”
秦岚也无所谓这么明显的嫌弃,反而故意凑近了白鹄,让两个人的呼吸暧昧的交缠起来,不出意料看到对方蹙眉的厌恶表情,于是佯装无奈叹了口气,“小白鹄,我可是推了很多人的邀请,在圣诞节的晚上不辞辛劳地来接你,你对我就这态度?”
“呵呵,哪天没女生邀请你啊。”
“感谢夸奖。”秦岚笑眯眯地把这当成赞美,揉了揉他的头发,“别逞能了,就你这样还能认得路?”语毕也不顾对方的反对,给打了个招呼就驾着人出了包间。
外面雪下得很大,但机动车道倒是被扫得干净。他是骑摩托来的,只能给醉得都软了的人一副头盔,让他坐在前座,自己伸出手揽着以防他掉下去。白鹄也没力气反抗,嘴上不服软地抗议了几句,窝在秦岚怀里挺安静。
摩托车的轰鸣盖过人声嘈杂,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白鹄大概真的醉得严重,冷风一吹居然往他怀里缩了缩,一直到秦岚家门口还没意识到自己都快被拐跑了。
秦岚在家门口把车停下来,揉了揉怀里的人的头发,“小白鹄,去我家吧?”
“嗯……”白鹄晕晕乎乎的,难得听清了他的话,“不去。”
这拒绝听着有气无力,绝没什么威慑可言。秦岚拿钥匙开门,扶着白鹄进去,找到床把人扔进被子里,这才算松了一口气。白皓依然没什么意识,闭着眼睛似乎在忍什么的样子。
秦岚试了试他额头,果然烫得像个炉子。
“圣诞节晚上喝酒,还让人打我电话,你就不怕我趁人之危么?”秦岚索性也倒在床上,一把拉着白鹄过来,笑得难得有点无奈和单薄。
只有在白鹄没意识的时候他才敢把身上那层轻浮之气去掉,这小家伙长大了之后实在不好对付,一不小心就会刺伤人,弄得他自己言语举止也不得不严加防备。
只是喝醉的白鹄似乎是例外,甚至有点脑回路异常,比如说现在,白鹄伸手搂住他,然后下狠劲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然后冷笑一声道,“秦岚,傻逼。”
“嘶——”秦岚疼得蹙眉,却仍然在笑,“小白鹄,这是女人才有的行为。我能理解成你爱上我了吗?”
白鹄右手抵着额头,冷冷骂他,“脑子有病。”
秦岚懒得和他斗嘴,这种大好时机不占便宜的是傻子。索性按住对方的脑袋先亲下去,喝醉的白鹄尝起来一股青岛啤酒的味道,秦岚依然用心地加深了这个温柔又强势的吻。
白鹄没反抗,甚至眼里都没起什么波澜,只是恍恍惚惚任他亲了个够。他头发在外面沾上的雪在室内暖和的空气里化掉了,再加上喝了酒的缘故,整个人都蒙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秦岚很久才放开他,“我以为你会反抗一下的……”他的音色染上一股暗沉的沙哑,含着低笑,细听大概是在发抖的。
白鹄用手挡着眼睛,“为什么。你围着我转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秦岚怔了怔,“小白鹄……”
“继续啊,秦岚,把你想做的都做完。如果你还想,我们可以交往。”白鹄轻轻开口,那一点颤没藏好,秦岚听得清楚。
气氛很奇怪。要命的安静蔓延开来。秦岚觉得那股蔓延而上的燥气似乎被一句话浇灭了,他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半响没听到回复,白鹄又补上一句,“你怕什么啊,秦岚……反正都是男人,你也没什么亏的。”
“比起这个——”秦岚眯了眯眼,音色沉下来,一点冷漠的轻挑从眼尾处仍能寻觅踪迹,“小白鹄,你是不是哭了。”
“你胡说什么啊,我怎么会——”
秦岚摘下白鹄挡着眼睛的那只手,拇指抚过他眼角的泪痕。
“你觉得我就只是这种人么?”即使这个时候秦岚还是在笑,难得含了明晰的冷漠和讥诮,“还是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到这种程度,喜欢到不在乎你说这些只是因为自己被别人抛弃了?”
白鹄怔怔地看着秦岚,秦岚的表情不如以往的漫不经心,似乎是动了真格,所有的心酸和难过都藏得很好,破土而出的只有鄙夷。
这样的秦岚看着有点残忍,又似乎有点……让人难过。
“切,不愿意就算了。”他翻了个身,又抬手去挡眼睛,却被秦岚伸手锢住,他没想到会有第二个吻,深沉的、惶急的、让人措不及防。秦岚放开他的时候两个人都喘得厉害,一样的心跳过速,狼狈不堪。
“小白鹄,别再这样了……”秦岚闭着眼喃喃道,“你再这样胡闹……我真的不要你了。”
“哼,渣。”白鹄轻嗤,“婊子立牌坊,真他妈的恶心。”
*
所以最后还是没开成车。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