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克里斯托弗•诺兰×铃木央对谈

和七大罪,并没有什么关系……
敦刻尔克挺好看,高清好评,转2333

花:

yuzumelon:











=====================




原文刊载于“周刊少年Magazine”2017年第41期(9月27日号)。




 




翻译:yuzumelon




 




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勿用作商业用途。如喜爱本作品请支持正版。




转载请保留信息并注明来源,请勿做任何改动,尊重译者劳动成果。




=====================




 




 




 




日英创作者深度对谈!




电影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漫画家铃木央对谈




 




    开始对谈前,我们将英文版《七大罪》赠给了诺兰导演。




    听到我们介绍“这是以英国的亚瑟王传奇为蓝本创作出的作品”后,出生在英国的诺兰导演边翻阅着漫画书边微笑着称赞“非常精彩!”




    本次对谈就是在这样的祥和气氛中进行的。




 




 




铃木:《敦刻尔克》真的好精彩啊。整部电影给我一种花费了大量精力去安排考据的印象。尽管很少进行解说,却能够顺利传递给观众们许多讯息。简直就是“让观众身临其境的电影”,我以前从未遇到过给我这种感觉的影片。




诺兰:在英国,与这个“敦刻尔克大撤退”相关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1)。您刚才说这部电影“能够顺利传递给观众们许多讯息”,要说为什么能将这些信息简单地传达到观众们的脑海中,应该就是因为电影讲述的故事本身比较简单吧。我觉得正因为故事简单明了,才让它显得更具传奇色彩且富含哲理。因此我觉得没有必要安排太多台词去解说,也尽量避免这种手法,而是着重用影像和声音去引导观众们的情绪,让大家的兴致逐渐高涨起来,正如您所说的,我比较注重这种身临其境的感受,也有意识地去接近这种效果。就像刚才说的那样,也许就是因为故事脉络清晰明了,才更容易(给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铃木:这部电影的放映时长是106分钟,在诺兰导演的作品中算是相当短小精悍的电影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个时间长度(对观众来说)就是以高度集中力愉快地体验影片中的场景的极限呢。




诺兰:也可以这么说吧,我希望观众们能一直对影片保持着高涨的兴趣。一般来说会在战斗场景之后安排人物交谈的场面,以此调整剧情的节奏,但这回我就处理成了自始至终保持着高度紧张感和速度感的形式。因此,这次的剧本只有76页(※2)而已,大概等于我平时拍摄的电影长度的一半左右吧。实际制作时我又进一步剔除多余部分,致力于拍摄一部剧情发展迅速连贯,没有任何“赘肉”的电影。




铃木:意思就是从拍好的大量场景片段(包括未使用的片段)中进一步剔除多余情景吗?




诺兰:因为这部电影的台词比较少,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我们可以自由地用多种角度按照剧本上写的指示去拍摄各个场景。在后期编辑的阶段,与其说要反复思考应该删减哪些剧情片段,倒不如说从这大量的镜头中选出最合适的那一个视角的工作更为重要呢。我想让这些场景更具画面感……换句话来说就是希望这些场景能够更直观地表现出故事内容。我就是这样一边考虑着“要用从哪个角度拍摄的画面,才能将此时的战况更清楚地展现给观众呢?”一边将一个个镜头组合编排起来的。再补充一点,我觉得这部影片中的长镜头较我以往的作品更多一些。不仅很少切换镜头,还运用了大量远景来展现战场的整体情况。




铃木:原来是这样。也许正是因为安排了这么多长镜头,观众们才更容易产生自己就在电影中的战场上的感觉呢。确实如果镜头切换得比较频繁,大家就会意识到自己是在“看电影”,这样一来就很难产生“切身体会”的感觉了。




诺兰:您说得没错。要想一直保持紧张的气氛,就一定要用上这些镜头。而想要让观众们被影片触动,就必须在这些镜头中达到某种效果。如果镜头切换过于频繁,观众们的注意力也会随之分散。我在以前的作品中也曾用过迅速切换场景镜头,并利用这种节奏感慢慢将气氛烘托起来的手法,不过我始终认为,这种方式绝对会在无意识中缓解(观众们的)紧张情绪。这次我是想用悬疑影片的手法来展现“敦刻尔克的世界”。为了始终维持这种紧张感,就必须明确(每个场景)的状况,拍摄得直观易懂才行。比如说要拍摄一场战斗机空中缠斗(dogfight),就必须清清楚楚地告诉观众飞行员是在什么位置,又试图用什么方法击坠敌机,要这样简洁明了地将战况表现出来。想达到这个效果,就自然而然地会用上很多长镜头了。要在保持高度紧张感的同时将信息明确地传达给观众们就需要长镜头……这也是我在拍摄这部电影时学到的东西。




铃木:我特别喜欢诺兰导演的《星际穿越》,喜欢得已经不知道反复看过多少遍了。举个例子,电影中有一个表面全是水的星球,主人公们到达这个星球后遭遇了海啸的袭击。我看到这个部分的时候就能真切地感觉到“主人公们有危险!”再说回《敦刻尔克》,开场那段也有在海边遭受炮击的场面,我在观看时同样产生了“完蛋,我要死了!”的感觉。都说漫画分镜和电影分镜十分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电影的镜头会带给观众们十分真实的恐惧。听了您刚才这一番话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了。说到这里请允许我转变一下话题,请问您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电影的灵感的呢?




诺兰:我在创作每一部作品时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获得灵感的,而这部《敦刻尔克》的构思来源,则远在1995年。当时我们夫妻曾与友人一起乘着小船横渡多佛海峡前往法国。您听我嘴上这么一说,可能觉得这件事比较轻巧,但实际上那是一段极其艰险的旅程。这部电影就是我在思考“该如何将那次旅行的艰难困苦告诉给其他人呢?”时冒出的想法。使用不同的“电影语言”,影片就会向观众们展现出不同的故事,这回我则是着重表达自己曾经体验过的那种“现实意义上的艰难险阻”,希望能让观众们也切身体会到我当时的感觉。举例来说,电影中有士兵们从栈桥跳到船上的场景,也许放到别的电影里只是不值一提的一段情景,可在这部电影中却是生死攸关的危险行为。而这些镜头都源于我22年前亲身体验过的经历。




铃木:我自己画漫画的时候,觉得绘制分镜草稿的阶段是最令我感到开心的。诺兰导演也每次都是从策划和撰写剧本的阶段开始制作一部影片的,那么请问您觉得摄制一部电影时最让自己感到快乐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时候呢?




诺兰:每一部影片都需要经历好几道工序才能真正完成,对我来说制作影片的每一个工作都很快乐。在片场拍摄时当人叫人兴奋不已,而思考该如何将拍摄好的影像片段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边反复探索最佳方案边进行编辑的过程虽然非常辛苦,但也能从中找到许多乐趣。不过,若硬要我从这一系列流程中选出最喜欢的工作,那应该就是编辑音响相关的工作了吧。我们必须仔细听过成千上万份音乐和效果音,并从中挑选出最适合搭配已经完成的影像的各个场景的音效,是一件十分细腻的工作。完成这份工作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但每次做好后都会产生一种莫大的充实感。




 




---------








(※1)1940年5月24日到同年6月4日进行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一般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撤退行动。本次行动挽救了大量英国士兵,让国民士气大增,从结果上来说,这也成为了英军日后英勇抗击德军的原动力。本次作战孕育出了“敦刻尔克精神”一词,直到今天,这个词语依然被人们用来指代“面对困境,团结不屈、永不言败”的精神。




(※2)一般认为一页剧本约等于一分钟的内容。




---------




 




 




对谈结束后,铃木央老师的感言:




    尽管诺兰导演已经可以称为世界闻名的文化巨匠,却依然十分平易近人,完全没有所谓权威人士身上带着的无形“墙壁”。一言蔽之就是“不折不扣的英国绅士”吧。他给我一种带着十分诚挚的心去创作作品的印象,也强烈地感受到了他那种绝不妥协的完美主义。而导演的这种品质也诚实地反映在了他的作品之中。他就算是平时聊天时逻辑都很清晰,我想他应该不会是那类依靠灵感去拍电影的导演。可以说是和李小龙正好相反的“别靠感受,要多思考!”的类型吧(笑)。本次对谈让我受益良多,也得到了很大的刺激。虽然时间有限,但还是能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能有这么个机会与导演见面真是太幸运了。




 




 




 




全文完




 




 


评论

热度(16)

  1. tree 转载了此文字
    和七大罪,并没有什么关系……敦刻尔克挺好看,高清好评,转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