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真百合

“别……rein!我说了等我一下!”阿鲁蒂莎一边懒洋洋地喊她一边把桌子上的书摞整在一起,rein看了看表,“没时间了,我不和你一块迟到。”说罢就要走,她们隔了两个桌子,阿鲁蒂莎见她真要走,一下子急了,伸手去拽她衣服,rein手肘嘭地一声重重地磕在了桌子上,她见对方脸色一冷心道不好,这下要炸,也不知道是急中生智还是什么,直接按住rein的脑袋就亲了上去。法式热吻的架势,维持了大概有五六秒的样子。

一片死寂里上课铃“叮铃铃”响了。阿鲁蒂莎这才放开rein,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乖,别生气啦,陪我迟个到又不会死。”

这下rein果然不出声了,整个人直接呆在那里,气都忘了生。

长年在国外的阿鲁蒂莎倒是心态相当开放,亲个嘴和抱一下没什么大区别,她见rein不打算骂她了,乐呵呵地继续整理自己的书,准备过一会和rein一起迟到,内心十分坦荡。rein整个人都恍惚了,下意识想说要迟到了又想到反正铃都打过了,半天才问,“你什么意思?”

“诶?……你说接吻?”阿鲁蒂莎耸耸肩,看 rein表情逐渐变得不对劲,才发觉有哪不对,反应过来这可是中国,她面前的是rein,一下有点怵,“这是法国那边的礼仪……你不习惯么?”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这儿只有恋人才会接吻。你来中国半年了,阿鲁蒂莎。”rein眯起眼,逐渐恢复了冷静。她不是那种任由一段关系随意发展的性格。她清楚阿鲁蒂莎是那种放在哪里都不会被埋没的女孩——漂亮,开朗,高傲,叛逆却一点都不缺乏教养,加上从小在国外环境长大,这种女孩身边无遗同性和异性都不会缺。她们可以做朋友,但如果更近一步……该死,她不讨厌那个吻。

最近她们的很多行为都越界了。阿鲁蒂莎似乎格外的心无芥蒂,她让自己在她家过夜,看她的日记,和自己分享她的童年。这并不是普通朋友能有的坦白,刚才的亲吻也不是阿鲁蒂莎对于普通朋友的日常礼仪。

rein不喜欢被动地保持沉默,不管是离开还是留下,她都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阿鲁蒂莎有点茫然,看rein也不像开玩笑。“这么严重?……那你要我负责吗?”

“我不要你负责。可是我得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看对方一脸不知道犯了什么错的表情,rein想了想,叹气,“我们是朋友吧,阿鲁蒂莎。你这样把我弄得像你女朋友一样,而且你还是个女的。”

“我……”

“你没打算让我们发展到那种可以随意接吻的关系,对不对?”rein的声音很轻,让她说出这样的话也是种考验,“你从小在法国长大,可能觉得这都是小事,但对于我来说的确很容易误解。你带我去你家住,帮我写论文,给我看你的日记,我还能对自己说这只是朋友之间的帮忙。”rein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刚才……阿鲁蒂莎,我想我们只是朋友,最好距离不要过近。否则再这样下去的话……”

“朋友都没得做喽?”阿鲁蒂莎眯起眼,冷冷地打断她。她本来就是地位强势的女孩,平日收敛锋芒,认真起来会自带压迫性的气场。现在她显然被这番话惹生气了,“就为了这种事,你要和我划清界限。是吗,rein?”

rein怔了怔,看着阿鲁蒂莎眼里的冷淡,她第一次没有偏执下去的底气。她本来就不是善于交际的人,但至少从来没有害怕过丢掉哪一段关系。可是现在rein发现自己没法再说下去,她还没见过阿鲁蒂莎生气的样子,她觉得怕。不是怕她的气场,她怕她觉得难过。

“我……”最终还是说不出那句没错,rein沉默了半响才低下头,“对不起,你当我没说过。”一片沉默。她又补了句,“你别生气了。”还是没有回答。rein觉得眼眶有点酸,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从小到大很少面临这种事态脱离掌控的现象——大概是冲动了吧,刚才。那个吻太奇怪了。

“诶……rein,你别哭啊,我不是那个意思。”阿鲁蒂莎讶异的声音传来,rein愣了愣,“我没有。”

“刚才明明就是要哭。”阿鲁蒂莎显然慌了,心道今天简直是灾难,一边赶忙补救道,“我错了,你说什么都好,我以后离你远一点,行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rein飞快地轻声打断她,皱眉,“我只是想你说清楚,你为什么要……”顿了顿,又道,“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rein……你这样问,我不知道怎么答。”阿鲁蒂莎揉了揉自己的金发,苦笑起来,“你是我在中国最珍视的朋友,很多事情都是不自觉就做了,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后她把视线挪到别处,“其实从朋友或者恋人我无所谓,法国的同性恋满街都是。rein你对我早就比我以前那些男朋友重要多了。”然后她停了停,又道,“但我之前没这么想过……看来你很讨厌这样。”

rein怔住了。

这个回答出乎她的意料,却又好像本该如此,她想自己刚才真的说错话了,对方看起来……有些难过。rein也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补救,只能叹气,心想我到底哪里值得你这么看重?你这样的女孩,干嘛非要和我做朋友不可呢?我那么说只是害怕,因为你是那种我根本抓不住的人。况且我没打算为了这个让自己的生活从此脱离正轨,说到底是自私而已。

谁又会真的不喜欢阿鲁蒂莎·德·拉萨尔呢?

“对不起。”她最后只能这么说,“走吧,上课迟到了。”

“你不生气就好了。”阿鲁蒂莎放下书跟上来,似乎开始思考些什么东西,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一直到他们一起走到绘画教室门口都没再说一句话。

*

乱写的法国名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