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雨.02

前文戳这里:
01
*
尼诺视角。
*
“啊呀,黑方?”店老板见到他的时候笑着问,褶子在他脸上笼起来让他看着有种老人特有的慈祥。其实这人长得有点像国王,尼诺无厘头地想着,一边将酒钱扔进前台的纸盒子里,勾起一个和以往差不多的、给别人看的温暖的假笑,“最近多拉还好吗?”

多拉是店主家养的一条柯基,和这家店的气质倒是莫名的合拍,整日半合着眼快要睡着了一样——和吉恩有点像,大抵是同种生物因而很合得来,他们甚至连口味都异常相似——吉恩经常会给多拉分享刚出炉的方面包,而那只狗也从没嫌弃过吉恩身上的烟草味道。

“挺好的呦,只是最近又变懒了一点。”老人转过身取下酒瓶,“你的朋友没一起来么?”尼诺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在店主的印象里他们总是一起来的,酒吧的老板当然没有理由知道一场暗流中的政变能给自己带来的东西——他现在大抵正陷在某个陷阱里,也许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店老板将酒倒入六角杯里,加上冰块和方糖后推给他,“一个人来喝酒可不像你啊。”

“是吗。”

他仍旧笑着,拿着带冰的威士忌回到自己常坐的位子——对面那个座位空着。好像下雨了,窗户上有雨丝打落的痕迹,和着店里流畅轻快的马林巴琴勾勒出一种静寂的格调,吉恩就喜欢这样的地方。黑方一如既往融着浓郁的烟味,也像是吉恩的标志。对于尼诺而言这个地方到处都有名为吉恩欧塔斯的痕迹。

但他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习惯,因为马林巴琴的音色足够熟悉叫人松懈,因为只有在这儿才能得到久违的安静——但愿如此。这些年里他染上了不少本该属于吉恩欧塔斯的习惯,像是下午餐的方面包、酒吧的黑方、周末的甜品……他现在并不需要多年以来练就的温和假面,可那些习性却如蛆附骨。

大抵像是廉价的威士忌,喝了十年依旧会上瘾——这比喻不合适,吉恩是个相当金贵的人,从手里的烟到为人处事的风格都透着一股子常人难以企及的奢侈,从容得招人厌恶。

他至今没有联系过吉恩欧塔斯。尼诺最擅长的事大概就是在别人的世界里悄无声息地蒸发,哪怕他们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他只要拿出手机、按个快捷键就能在十分钟后看见对方出现在酒吧门口。他现在仍旧不想那么做。

政变的那一天他们在这里碰过一次面,相视而笑的时候好像和这么多年中的任何一次都没有区别,好像什么都有了个归宿,什么都没有改变。他帮吉恩点了他的烟,然后聊起最近发生的事件——日常琐事或者政治隐喻。再往后尼诺就走了,没有通知的销声匿迹,无所谓去什么地方,世界上随便哪个国家哪个城市,只要不是巴登区就好。他知道一定不会有人来找他。

你这一生不是为了多瓦家而活的。

那个叫吉恩的家伙这么对他说过,他很少用不那么懒散的、悠闲的语调说话,也很少显出那样一副认真的像是要做什么博弈的表情。最有趣的是他向来了解吉恩胜过了解自己,所以怎么会不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

原来我不是为了多瓦家而活的啊。尼诺想。结果最终在意的还是只有那么一句话,简直像个诅咒。有些问题总是没人不知道也没人挑明。他不想让对方露出那种让人看了会感觉很糟糕的同情,所以把那些字句咽下去,然后烂在心脏里,最后像他的人生一样散发出腐烂的气味。尼诺觉得恶心,不是对吉恩而是对自己,伴随着那句诅咒似的话,那股恶心愈演愈烈,逼着他离开他已经无比熟悉的、围绕着吉恩欧塔斯的人生。

——我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如果不是为了你和萝塔,不管是“尼诺”还是“克洛瓦”,或者是王子殿下最忠实的仆人,为了什么而存在呢?

——毕竟除了依附之外,我早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