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存一下吧,被删了

西西里的冬天没有雪,从海洋吹来的风温柔得像纤细的舞女。
迪诺从总部出来的时候恰好是个正午,却并非晴空万里——又是个雨天。他撑开伞边走边打电话,某只鸟唱的难听校歌叽叽喳喳响了有足足一分钟才有人接起电话,那边问有事?音色懒洋洋的上挑,有风声,他猜那是在并盛的阳台上,接电话的人估计正躺着睡觉或者看天,肩上落着一只圆滚滚的生物——他忘了那只鸟去年死了,很正常的死去,对于一只动物来说听着校歌度过余生也算是有过颐养天年。

他问你那下雪了吗?云雀随口嗯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
西西里的雨下得太腻了,我有点想念日本的雪天。这话太矫情了,说出来不合适,会被对方尖锐地嘲笑一番说你不是最舍不得你那恶心的意大利?于是他只能暗地里给脑子里并盛的阳台加上了漂亮的降雪天气,云雀恭弥眯着眼让细雪落在身上,然后转了个身——他在电话里噪音传来的时候停止这种幻想,接着换上一幅例行公事的语气,像应对家族里的的老狐狸时那样带点漫不经心的笑,谈到他要去一趟大马士革,一笔生意。不提对象是叙利亚出了名的军火头子也不提刚才家族会议上的勾心斗角和剑拔弩张。他什么都不提,想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云雀恭弥依然能知道。
所以他依然听到一声嗤笑,怎么,怕死了,最后一个电话打给我?迪诺叹气,说你能别咒我吗,顿了顿又有点委屈,我这几年能给你打几个电话?我打个电话也要做思想准备的,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然后他听到云雀笑了,很轻的那种,他说好啊,我放过你,别死了。
对方掐线之前的语调听起来有点开心,迪诺不知道缘由何在。云雀似乎心情不错,他就也觉得心情不错,其实去趟危险地带也挺好,至少不用看家族那些老头子的脸,运气好的话还能来个街头艳遇——大概吧,如果他能忍住不想云雀恭弥的脸的话。
雨噼里啪啦打在伞上,他抬头发现都走到了家门口。迪诺勾起唇角,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次是真心实意的那种了,像是个美好的预言。
*
一周后迪诺·加百罗涅死在叙利亚混乱的枪战里。
云雀恭弥挂掉电话的时候并盛町的雪还没有停。他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头有点晕,他想自己可能不该在这里吹风了,于是弹掉身上的雪,从楼梯上走了下去。
*
奇怪的烂尾,有点逗比的刀子。
我只是作业写的太多了摸个鱼放松一下。
boss在叙利亚的枪战顶我的卷子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