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番外·论八卦


the world·番外·初遇

说实在话,尽管被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但苏秦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志向。然而家族基因的问题,她依旧是个少有的美人胚子,并且品味和智商都比别人高那么一截。这样的人不需要刻意做什么也不会被群体所忽视更别说抛弃,好在苏秦不喜欢出风头,也就没招什么恨,当然也不会怎么招人喜欢。
应雨对苏秦本来并没有多加注意,大概印象就是喜欢穿米色风衣的漂亮女孩。她开始想要接近这个女孩是因为一次绯闻,这倒是件蛮有趣的事。

苏秦的同桌是他们的班长,学习一般,喜欢篮球,性格属于老好人的那一型,在班里人气挺不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原因不明地开始帮苏秦带早餐,而且每天都不重样,就这么带了三四个月,苏秦也吃得心安理得,除了一句“谢谢”并没什么报答。毕竟是学校,这种事三天就会传开,并且版本不一。
当时大家都以为这两个人要成一对了,加上篮球队的队员们大多是体育生,爱玩,有一次下课集体起哄问班长和苏秦到底什么关系,班长没办法,只能笑着含混过去。
当时恰好苏秦来了,看到这一幕,瞄了一眼就坐回座位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篮球队的兄弟们就起哄,说哟,妹子高冷啊。怎么,说说,和我们队长谈了没?结果人家苏秦没接话,旁若无人地摊开一本数学题开始写,根本没正眼看他。于是大家都很尴尬,班长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然后那天下午他们似乎说了什么,第二天班长就把座位调到了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早点也没带,苏秦倒是没什么反应,该看书看书该睡觉睡觉,完全不受影响。
于是大家都以为班长吃了闷亏,追了这么久女孩子被踹了。然而下午事情出现了神转折,苏秦居然带了盒饭放在班长的座位上,班长脸色瞬间黑了,据知情人士透露,班长曾经怨念地问她什么意思,她说没有啊,就是带个饭而已。
当然,一般人听听这种八卦也就止于“关于盒饭促进恋爱的神奇变体”而已。但是应雨恰好不属于这范畴,她恰好听到了班长对苏秦告白的场面。那是篮球队的那群人起哄之后,她买完饭在操场转悠,看见那两个人在门口的长椅边站着。于是应雨毫不犹豫地凑过去躲在教学楼后边听墙角。
具体的回忆大概是这样的:
班长挠挠头笑,“哈,今天的事不要在意……我们队的人说话过了点。”
苏秦,“嗯,没事。”
班长嘴角一抽,又道,“那个,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坏的心眼,就是体育生,性格就那样……你以后能别那么高冷么?”
“比如……?”
“至少……搭句话什么的。”
苏秦点点头,“好啊。还有什么事?”
“那个……呃。”
“……”
班长忽然握拳,认真道,“你知道我在追你么?”
苏秦愣了一下,“……追我?有吗?”
“……”不喜欢你谁会天天给你带早饭啊魂淡!
应雨发誓她都快笑喷了,他看见班长扶额的表情都能想象出他满脑子的黑线。
“好,”班长从内心挣扎中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你答应吗?”
“呃……”
苏秦表情一下子有点惊讶,眨了眨眼。
“呃……我不答应。”
“为什么?!”
“对不起。”苏秦淡淡道,“我不喜欢你。”
“……”应雨看见班长嘴角抽搐的表情,然后她看见苏秦低头做思考状,过了一会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早饭的事情很抱歉,我会补回来的。”
于是班长愣了一会,一字不发地转身离开。苏秦蹙眉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然后打了个哈欠也走掉了。应雨一个人躲在教学楼后面费尽全力忍笑,觉得这两人真是太逗了,一个买了半年的早饭不敢告白,一个吃了人家半年的早饭以为这只是纯粹的友谊。
后来事情发展如前文所言。他们两个人不再说话,然而苏秦开始每天给班长带早饭。而且用的都是看起来非常昂贵的餐盒装起来,里面都是专业厨师做的高级料理。班长找她几次说你别这样了也没能阻止她的行为,弄得班长整天都很尴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得把看起来很好吃的东西所以送给身边的一群吃货们。
那个时候传言已经上升到了“班长和苏秦闹别扭班长一气之下甩了苏秦所以她天天省吃俭用买高级早点来赔罪”这种奇葩的程度了。而苏秦无所谓,秉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原则,该干什么干什么。每天送早点,刷五三,周末一个人包场看电影,日常仍旧是日常。
应雨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觉得这女孩真神奇。所以才开始有意接触她,从偶遇开始到关系成熟都没有太出乎意料。在交际方面应雨从来不担心自己的能力,没有别人喜不喜欢自己的份,只有自己想不想让别人喜欢。然而苏秦这样的性子要交朋友只能深交,于是她们越来越熟,几年过去居然也能成了传说中的挚友。再加上自家发小,三个人无所不谈——也许只是她,毕竟苏秦少有复杂的心理活动,即使有你让她说出来她都能说得像我今早又喝了一杯柠檬水一样毫无波澜,而fine是个呆萌,人生处在有甜点就完美的儿童阶段,实在都没什么谈心的意识。
扯远了。我们说苏秦的恋爱故事。
似乎到停止送早点以后就结束了……不,应该是还没有开始。
应雨其实很为挚友担心,所以见到秦奕的时候,那心情大概可以比作干旱时节的农民看见下雨。
秦奕啊……啧,好像和她家美人是发小。应雨一个人在家里对着天花板思考,最后慢慢地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轻声自言自语,“你要是收了我们家美人,我会给你发一枚金奖章的。”
*
大概是个扒苏秦八卦的段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