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杂食,懒。
偶尔抄书.

浮生.关于抢劫的前夕

《浮生》小番外
大概是某一天在谭西柏的默许下阿青出门抢劫的故事。
她想抢九王爷来着,结果绑了人后贺大少得了消息要来救,可惜两江有生意要谈,就摆摆手让三爷去救。三爷就去了,见到阿青两个人蒙逼掉,然后九王爷就被放了。这样大概?
这篇是阿青等待马车要抢劫的段子。
*
CP:暂无。原创设定。
“小姑奶奶,咱在这儿蹲得到啥时候?”
“……”
“小姑奶奶,这都中午了,大伙都饿了。”
“……”
“小姑奶奶,这使不得哟,在这太阳底下晒,要晒死人的,听说隔壁村的小牛就是在中午的太阳下边拉车,发了痧,没几日就死了。”
“阿瑟,你是咒我么?”
陆门青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白嫩的小脸,奇怪的是在这里这么久,她竟似乎没出什么汗。两只黑眼睛里边泛着亮,却又有点懒懒散散的意思,宛若一泓悠悠的湖水。
阿瑟哭丧着脸,“哎呦,小姑奶奶,我怎么敢啊,这不是供着你还来不及!”
她将一直握在手中的青玉佛
抛上去,又不急不缓地接下来。带些笑意轻声道,“谭西柏临走前怎么交代你的?”
“……”
阿瑟低着头蔫了。
“怎么交代的?”
阿瑟看着陆门青笑得温温软软的,跟小时候邻家的小妹妹似的,脑袋蹿过一丝凉意,便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寨主说,一切听小姑奶奶的。”
“他怎么说的?”
阿瑟心道脸面是什么,总归剩的也不多了,不要也罢。于是心一横,义正言辞道,“小姑奶奶叫我们巡山,我们就认真巡山,叫我们抢劫,我们就努力抢劫,叫我们滚钉板,我们立马毫不迟疑地滚钉板。小姑奶奶就是我们的祖宗,小姑奶奶的吩咐比圣旨还圣旨,不听小姑奶奶的话,天理难容!”
“嗯。”陆门青浅笑道,“我现在叫你们等着,一个人都不准动弹,有什么不对?”
“回小姑奶奶,没什么不对。小的立刻去督促兄弟们!”
“去呗。”陆门青耸耸肩,又转过脸去。小心地从前边的杂草堆里拨出一条空隙,借此看小路的另一头有没有装饰豪华的马车经过。
偏偏这荒废的山头就这么一条小道,太阳正毒,什么都明晃晃的,远处连个兔子影儿都见不到,更别说马车了。纵是她性子向来对什么都不着急,此时却也微微蹙眉。
已过了半个时辰了。陆门青正思索着谭西柏是不是又把自己当小孩子哄,其实九王爷今日并未驾车出行的意思?所谓的抢劫也只不过是个幌子。若是这样,她特地从家里偷跑出来,逃了先生的课,回去后还要被爹一顿骂,岂不亏大了?陆门青转念想到谭西柏狐狸似的笑容,愈发觉得很有可能。
正当怀疑时,忽的听见阿瑟压低了声音道,“有人来了。”
陆门青赶忙拨开杂草看,可不是,远处的小路上正有一枚金点愈行愈近,一名小厮在前,一匹白马在后,再定睛一看,可不是一辆金镶马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