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光辉岁月[易海+师徒向.]

我总希望有那么一天——站在名人堂中,全世界都会知道你的名字,因为你为最明亮的火焰所燃。 

——木易

00.[the prelude.]

——光辉岁月是beyond的名曲,知道beyond么?

——听说过,不过详细点就不清楚了。

——beyond是非常经典的乐队。这么说吧,我们还在玩乐队的时候beyond已经红遍全球了。当时我们这些喜欢摇滚乐的,有不少人拿他们当偶像,那几乎是一种疯狂的迷恋……

——恩,你当时也挺叛逆……喂,别这么看着我,好吧,然后呢?

——……beyond的主唱黄家驹,那是我们最崇拜的歌手,简直风靡一时。他擅长词曲创作和吉他弹奏,是真正的音乐天才。可惜英年早逝,1993年在东京富士录制节目时从舞台上跌下,就这样寥寥结束了他的一生。

——语气听起来很尊敬嘛,你也很喜欢他?

——是,很喜欢。他是摇滚乐的泰斗,为摇滚乐的发展做出了许多贡献。当时的摇滚并不为世人所认可,他因此也承受了不少流言蜚语,却一直没有放弃,就凭借这一点,他值得被所有以摇滚为梦想的人所尊敬。


01.[the true.]

——老师好,我叫荔菲,是新来的学生。

——别客气,叫木易好了。以后就是我来教你的课,请多指教。

——那木易,请多指教。

——嗯,来这里有什么目标么?

——职业鼓手,以后可以组乐队的那种。

——那野心挺大的。

——听说这里的老师是全市最好的鼓手诶,要露一手看看吗?

——这称号指的不是我。我不是正牌老师,严格来说是学生,只是这里以前的老师不久前去了别的地方,我这种学得比较久的就接管一下。

——诶,是么,那这里的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不是说了我接管么,他不会回来了。


02.[the dream.]

——你叫木易?

——对。很难见的姓,是吧?

——是很难见。听说你在音乐方面天赋异禀,学过很多不同的乐器,你的老师都对你的天赋大加赞赏,但每一种乐器你都是学习不久就放弃了。

——恩。

——那么这一次,为什么要选择鼓呢?

——还以为你要问为什么要半途而废……至于为什么选鼓,只是想试试新的东西。

——听起来还不错。

——第一次听这样的评价诶,不过这种说法也能得到认同,我挺开心的。其他老师一般不太喜欢我这一点。

——我倒是觉得挺好。

——是吗,那我觉得我们以后一定合得来。不过我以后可以不叫你老师么,你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

——可以。

——那就太好了。


03.[the true.]

——和音乐融合得很好,情绪到位,但是第一次唱段部分,你的节奏还是太快了,再仔细体会一下歌曲的鼓点。可以把声音稍微放弱一些,更容易应和。

——听得懂,但总是弄错……我也没办法啊。

——好吧,我示范一遍,听好了啊。

……

——明白了么?

——明白算是明白一点了。但是木易,我觉得……

——觉得什么?

——有点奇怪,我不是想要批评的意思。你的鼓声很好听,真的,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荔菲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啊。

——啊?

——果然,我教你的话,还是有点糟蹋了这么好的苗子啊。算了,等你以后基本功好些,还是帮你联系另一个老师,你去那里,他会把你培养得很出色,比这里的任何人都要出色。至于我,还是好好在这里做做小本生意好了。

——你怎么突然……

——那个唱段再放一遍吧,你再试一次,我听听看有没有进步。


04.[the dream.]

——木易,你的进步很快。

——啊,是么。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愿意将一门乐器学得精通一些,其实你不是什么懒散的人,很用功,又很有天赋。也许你能做到有些人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么,其实不一定。至少现在我还不打算放弃。

——是么?不过似乎也对,相对于其他乐器,你学鼓的时间好像是要长一些。

——你是担心我以后不来上课么?

——不,只是有些感慨。怎样选择是你的自由。


05.[the true.]

——木易。

——诶,前辈?

——我来看看你,恩,教学生教得还不错么?

——前辈你有心情关心我,我有点感动啊。说起来这两天来了个女孩,天赋很好,想做职业鼓手,我打算教她些基本技巧,然后让她到你那里去深造好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惜才了?不对吧。

——……

——还是说,想找一个有天赋的学生,延续下去其他人的梦想。

——前辈你还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不怀好意。

——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有什么不可以。

——木易……为了一件事情太执着,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我习惯了啊,而且改起来挺累的,算了吧。


06.[the dream.]

——木易。

——恩。

——你学鼓有五年了吧。

——大概有了。

——对你来说是很长的时间了。

——对啊,我有时候想到自己能在一件事上坚持这么久,也会有点不相信啦。

——对鼓有一点点喜欢了么?

——谈不上喜欢吧,只是习惯了。
——是么?我以前倒是真的很喜欢,为了这个放弃了很多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过到最后也就只是这样了,在这样一个小的培训机构教教学生。

——会不会后悔?

——没什么可后悔的,有时候想起来其实有点哭笑不得,因为直到现在,这依旧是我的梦想。

——诶?这个真的看不出来,

——……今天的额外话题似乎有点多了。其实我是想说,你的技巧已经磨练得相当成熟,就试试这首曲子吧,以后的课不用常来了,想来的话只练这一首就可以。

——光辉岁月?

——对,beyond的成名曲。

——为什么选这一首?

——其实哪一首都一样,至于选这一首的原因……只是我很喜欢罢了。


07.[the true.]

——恩,这个唱段练得不错。嗯,好了,我们继续下一课。

——喂,木易……

——怎么了?

——你上次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要给我找一个新老师?

——别急啊,那也是以后,我认识的那位可是大师,光天赋不行,得有些技巧才能去拜师求艺啊。

——为什么要换……我觉得在你这儿挺好的。

——荔菲,你总有一天会成为职业鼓手,你乐感太好了,迟早会超过我的,这个间段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三年,但是总有一天你需要更好的平台。

——这是说教么?

——这是承认梦想。

——木易,你这么正经我还真不习惯。

——喂,你一脸不相信干什么,我说真的。


08.[the dream.]

——这一遍怎样?

——……很好。节奏很准很稳,力度也拿捏到位,甚至是动感,神情都接近完美。

——我觉得你在和我开玩笑啊。真那么好的话,为什么让我把光辉岁月练这么久。

——你的天赋很高,我本来觉得你可以达到更完美的那一层境界的,可是木易……你的鼓声里少了一些东西。

——少了什么?

——一个鼓手必需的热情,所以你永远没办法展现这首曲子的灵魂。


09.[the true.]

——荔菲,你的基本技巧也练得差不多了。这里有首曲子,要试试么?

——什么?

——光辉岁月。

——很老的曲子了吧,不过是经典。虽然谱子比较简单,但是加上情绪来说难度挺高。这类型的倒是没太试过。

——恩,是啊,你练练看。

……

——嗯,这一遍练得怎么样?

——很好啊,大概是比我多了点东西。我……老师,他很喜欢这首曲子。

——说起来你老师……怎么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人?这不是他的地方么,连一次都不回来很奇怪吧。

——是很奇怪啊,但我总不能丢下这里不管吧。

——其实你也挺奇怪的,说起来,你老师叫什么名字啊?

——归海。


10.[the dream.]

——你好像不太适应赋予音乐一些情绪。

——好吧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我老师也讲过,我欠点热情,怎么着也达不到真正的大师级别人物,总之就是有缺陷。

——木易,你,不喜欢鼓啊。

——呃……还真是犀利。

——……

——咳咳,前辈你别这个眼神看着我,这不对劲啊……原来谣叔说得没错么,弋痕夕前辈你果真是切开黑……好吧,你说对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只是不喜欢而已。

——既然不喜欢的话,怎么会这么久都坚持得下来?十三年不是每个人都能撑得下来,没有一个促使你前进的精神支柱,以你的个性又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说真的,我很好奇原因啊。

——明明见了没几次面就要窥探隐私,即使是前辈,也会让人很恼火啊。

——说吧,什么理由。

——……因为有人喜欢。

——什么?

——这是他的梦想,我想总该有个人帮他坚持下去。就这样。


11.[the true.]

——前辈,上次提到的那个女孩还记得么,我觉得你可以把她收入门下了。她叫荔菲,是很好的学生。

——恩,你有时间带她过来就好。

——前辈你这次真是难得……这么果断的答应了。

——能让你这么看重,肯定是天赋很好的学生。我为什么不答应?

——……总觉得不对吧。

——木易,说起来,你不该是这种甘于平庸的人。你刚来这里的时候是个很惹眼的家伙,不应该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这么觉得。

——你明明知道,你不可能完成他的梦想。因为那是属于他的东西,不属于你。

——……

——归海已经死了,因为外出时的意外车祸,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木易,你一直守着这里,能有什么用?


12.[the dream.]

——光辉岁月是beyond的名曲,知道beyond么?

——听说过,不过详细点就不清楚了。

——beyond是非常经典的乐队。这么说吧,我们还在玩乐队的时候beyond已经红遍全球了。当时我们喜欢摇滚乐的大多拿他们当偶像……

——恩,你当时也挺叛逆……喂,别这么看着我,好吧,然后呢?

——……beyond的主唱黄家驹是我们最崇拜的歌手,他擅长词曲创作和吉他弹奏,是真正的天才。可惜英年早逝,在录制节目时从舞台上跌下,寥寥结束了他的一生。

——语气听起来很尊敬嘛,你很喜欢他?

——是,很喜欢。他是摇滚乐的泰斗,也值得被所有以摇滚为梦想的人所尊敬。

——听起来很厉害啊。

——嗯,很厉害。

——你想成为那样的人啊?

——以前有吧……现在不了。倒是你,如果能再用心点,也许有一天可以成为那样的人,甚至更好。
——可能你要失望了……我大概到不了那地步。

——木易,其实从你的鼓声听得出来,你果然还是……不喜欢鼓吧。

——哈,还是瞒不过你啊。

——那为什么要继续学?

——……

——……

——……你非要这样么,好你说呢,我觉得我是为了谁?

——……

——算了,你也别一副扑克脸。你想啊,假如我真那么厉害了,某一天全世界都知道了我的名字,都拿我当偶像,那得多别扭啊。我真不想有那么一天。

——木易……


13.[the true.]

——你说得对,我永远成为不了他那样的人。

——木易?

——可是前辈,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打算放弃这里。我其实没什么执着的东西,对于是否要出人头地没什么概念,这样挺好的,真的。

——……

——我从没有想去完成什么,但他临走前留下的只有这个地方,这架鼓,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你还真是……算了。不多说了,最后问一句,真准备一直这样下去?

——是,就一直这样下去。


14.[the epilogue.]

——木易。

——恩。

——我真的要去那个弋痕夕大师那里啊?

——恩。

——那临走之前,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好啊。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怎么问这个?

——你回答就好了。

——……有啊。

——有么……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嗯……是很好的人,哪里都挺好的。就是太死心眼了,认准的事情绝对不会变。

——……那,你会喜欢多久啊?

——不知道。不过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十三年了……大概会一辈子吧。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