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手,cp乱炖,喜欢小英雄和家教,渣渣,随意摸鱼.
新宠双关……
偶尔抄书.

the world·long letter·one-seven


Chapter zero·the prelude

其实我很想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一个可以踮起脚尖去吻的人。

杜拉斯说的没错,人爱上爱情真的是很容易的,因为实在是太美好了。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那个女孩呢?那是你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就像我一时兴起的时候会想起你一样,又有谁会知道呢?

你看着她按下扩音器的按键,然后空气里开始流淌那首love the way you lie,你知道她只喜欢skylar的清唱版。她听这首歌的时候,很多次你都在她身边,就像现在,你就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你在这里。

这样其实很好,最适合休息。你只是看着那个女孩把橘子掰下一瓣放进嘴里,想着这熊孩子月考又要挂科了,然后打了个哈欠。而我趴在桌子上写这样一封信给你。

我这里已经入夜了,窗外的高楼挡住了黑色的天空,卧室里又在放养生的视频,但我更想听那首歌,就是你在听的那一首。

我想,你可以试着买一束花插在那个蓝色的水晶花瓶里。郁金香不错,我觉得你们两个都会喜欢。

我有点困了,先睡了,晚安。


Chapter one·first page

怎么称呼你好呢,这居然也成了问题。这只是一封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这样战战兢兢,如果是对你,即使在心底也从不敢妄加太亲密的称呼,我告诉自己那是另一个女孩才有的资格,但其实是我不敢——我的确是这样一个人。还是叫你苏哲好了,我不习惯Abel这个名字。

这不是我第一次想起你了,真是有趣的事情,你不认识我,可我现在正听着一首伤感的歌,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本该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现在只想得起几天前的生日了。

我甚至并没有记起那是我的生日,看书到黑夜,晚上和同学一起喋喋不休地发了一通怨气。不是值得特书的事,现在写给你都觉得无所适从。我有的也只是那种平庸者常有的生活,学校的事情来去无非那几件,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太单调,某些微妙感触就容易被放大,变得斤斤计较。我从来不是什么例外。

但至少有一点不可否认。我的确经常想起你。看见窗外的草坪有很多人,就想如果你也在这里呢?会不会就躺在那篇草坪中央,闭着眼假寐,也许会想起某一个女孩,叶童?千暮?我也不知道你会想起谁。但我很清楚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面前摆着一本参考书,可是我看不进去那些字,脑子里打转的念头一直是你会不会在这里。

太奇怪了,真的,我深有体会。我有一阵子没有看动漫来打发时间了,闲暇的时间想到你,想你在做什么,想你也许又在某个地方找你想要的东西,也许只是点了一支烟,然后抬起头看见一个人。哪怕我不是你身边的那个女孩,那也很好了。我的确是这么觉得的,虽然听起来荒谬极了。

下次告诉你一些有关叶童的事情吧,我想你大概更想听到那个女孩的事。我不了解你,猜不透你在想什么,但至少我知道她。

对了,我在听的歌叫做words,又是skylar的歌,我很喜欢她的声音。下次可以推荐给叶童,不过她大概更喜欢暴躁点的摇滚乐,很有趣是不是?她明明是看起来挺安静的人。

天又黑了。每次想起你时间都会过得很,快得我都觉得恍然。我不知道你是否有一天会看到这封信,大概是看不到的吧。可我还是在写,这像是无用功,写一封给你的信,留给自己看。

好好睡,晚安。

2015.10.31


Chapter two·happy new year.

今天写下这封信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好吧,苏哲,应该先说元旦快乐。前几天的圣诞没有说圣诞快乐给你,因为我弄不清到底哪天是圣诞节。不过元旦,这是我们的节日,也是叶童的,不过她也许不怎么喜欢这个节日,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不过不久之后还是会有春节祝福的。

今天不是很开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天太冷了,大概是。有点累,但还是吃了一顿让人觉得很暖和的午饭和晚饭,甚至还有一杯冰酒,这些不错。今天算是节日,所以没有看书和学习。你在做什么呢?叶童呢?又在做什么呢。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放烟花吧,你可以买一些烟花给她。相信我,她会喜欢。我们昨天的联欢会窗外有烟花,大家就看的很开心。如果是送给她一个人的烟花,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只是我在家里,不能放烟花或者出去玩,我要睡了。很晚了,又很晚。

我似乎很久没有写信给你了,对吗。因为最近太忙,抱歉。下次给你讲一些叶童的事情,又拖沓了,因为有些累。

对了,推荐一首歌,au revoir,觉得很大气很空灵。不知道用来贺元旦合不合适,好像不够热闹,但是我今天的确很想听。

窗口摆了一株绿色的叶子,在装满水的玻璃瓶里,外面有一层雾气,很好看,你说这个和郁金香摆在一起会好看吗?会的话试试吧。我觉得可以摆在不同的房子里,就不用担心不协调的问题了。

好好睡,晚安。

2015.12.31



Chapter three·something

苏哲,现在12点23分,我觉得很累。上眼皮和下眼皮都在打架。
我觉得我该睡了,这几天对着电脑我总是昏昏沉沉,即使如此我依旧昏昏沉沉着给你写信。我弄不清自己是否为之后到来的考试而着急,也许有也许没有。我真的怕有一天,我变成了自己最害怕成为的那种人。

然而我想哪怕是你,也会告诉我,好好睡,醒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可是怎么办呢,你不在我身边,你也不会对我说“努力面对生活”。

没人知道那种奇怪的从心底蔓延的感觉,好像什么都是空的。

苏哲,叶童有时候也会这样,所以你该听我说。她比我孤独,没人在意她是否熬夜,所以大多的晚上叶童肆无忌惮地坐在窗边,任凭夜风呼啸一室。她告诉自己这是在看星星,星星很漂亮,然而这座城市的夜晚向来漆黑一片,哪里有什么星星。

她很少担心考试,她是真的不担心,不像我,更像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没有人能规划她的未来,对此叶童很确信。她是随心所欲的那种女孩,所以才会在第一次见到你就跟着你翘家了,那个女孩喜欢你带给她的冒险。

但她不是公主。她的日子大多无聊又漫长,唯一的消遣大概是读小说和想一个人。哦,我忘了,你当然知道。你在她身边看着那么久,你知道她喜欢吃的水果,她经常听的歌,她爱做的事,你甚至知道他暗恋的男孩叫任安,那是她初中三年的同桌。

你多了解她,你知道有关叶童的很多事,包括细节,包括回忆。好像那是你喜欢的女孩,你是在为你喜欢的女孩用心。

可你明明是为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世界的沉睡的银色蔷薇,她有一双紫罗兰的眼睛。你总靠在卧室衣柜边,在叶童睡着的时候看着她,看很长时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把她当成千暮,她们沉睡的样子太像了,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我想如果她们清醒,你绝不会认错,你最清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她们的不同又那样明显。

你最终要回去,对不对。那是充斥着冰与剑,血与火的世界,你属于那里。如今你所处的地方让你觉得陌生又自由,这是我的家园。

你在叶童身边能寻找到安宁,可这样的安宁能有多久呢?苏哲。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我想这该由你自己决定。我的头有一些疼了,必须要睡了。

叶童家里的郁金香开得好吗?我知道你一定去买了。

好好睡,晚安。

2016.01.24


chapter four·?

这是放假后的第四天,苏哲。

凌晨1点,我早上睡了很久的懒觉,可依旧很困,奇怪的是我却有心情忍住倦意来给你写信。

称不上开心也称不上不开心,我们的春节即将到来。有人要去三亚旅游,我拜托了她回来时给我带一只海螺,我希望能听一听三亚的海涛声,我想那会是很有生命力的声音。我似乎又放弃了学习,我总是这样,缺乏常性难以坚持。

我想起来昨天在逛街时看到的玻璃花瓶,是挺深的蓝色。这让我想到你用来插郁金香的花瓶,我当时甚至要买它回去,最后还是放下。我想我没必要总把你们迁移到我的生活里来,我到你们的生活里去已经够出格了。

你身边有安静的女孩。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你不会认得我。

我似乎多愁善感了些。

好好睡,晚安。

2016.02.03


Chapter five·memory

我很可惜昨天没有腾出时间给你写信,苏哲。

因为今天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昨天我们开车回到了老家,不得不说天很冷——水杯放在车里,今早打开杯盖,发现都冻成了冰。

那是个狭小的房间,两个炉子能将空气烧得稍暖一些,常年不见的亲人、问候和家常,我其实不喜欢那些东西。

我想说的是星星,你知道吗苏哲,有时候在你越是觉得糟糕的地方,你获得的东西越神奇。我从未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见过那样的场景——那是真正的,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的宝石,缀在黑暗的夜空里。我很喜欢那样的场景,仿佛我站在天空的中央,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苏哲,这是我第一次白天给你写信,所以没有晚安,我想我可以多说一点东西。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叶童参加过的唯一一次宴会,我不知道那时候你在不在她身边。那是她挺不愿意提起的事情,我有点为她感到难过。其实你能明白她的感受,我记得你小时候也是那种不合群的小孩。

不过你身边还有千暮陪着你,那个女孩会以一种不顾一切的姿态来保护你,无论你是否需要,而叶童没有,她的身边谁都没有,她总是一个人,她也早就学会了去习惯一个人。

我想你不明白,她的平静来源于孤独。你以为那与生俱来,所以你肆无忌惮地出现在她的生活——对于叶童,这并非无伤大雅的事情。你也许不知道她是第一次听一个男孩说喜欢自己,而对象是你。

你有什么把握那个女孩会无动于衷呢?你又有什么把握你没有一点点喜欢那个女孩呢?在那样似曾相识的世界。

我不好说太多,毕竟我自己都不敢预言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我们的车现在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回家的路还很远,路旁高大的树木留下一排绿荫。说真的,我不明白这么冷的冬天为什么会出太阳,而且这么亮堂。不过我挺喜欢这样明亮的冬天,就这样吧。

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试试旅游?我说和叶童。九寨沟不错,啊,我忘了,你想过这件事情的,对不对?

2016.02.06


Chapter one point five·boring

苏哲,好久不见。
哈好吧,我只是觉得这台词很cool,实际上我们从未见过面。

恩,我不得不说也许叶童在cp方面可能和我很有共同语言,我想HW和EC什么的,她应该也喜欢。如果有兴趣了解她的爱好,你不如找来点同人看看?

……哦好吧,我开玩笑。

恩,我换了很多背景音乐,不过不得不说还是最喜欢天灰的LTWYL,尤其是在给你写信的时候。

不对,不对,今天这不算信,我只是习惯在某些时候写一点东西——来提醒我不要忘记你。

恩——还不晚,不说晚安。


Chapter six·I like you

苏哲,有个不好的消息——后天要开学了,而我想多玩一玩,这个年我过得其实挺开心。

虽然没有灯笼和烟花的热闹,不知道为什么,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让我慢慢地感觉不到这种热闹了。也许我去了很多华丽的饭店吃了很多大餐,压岁钱拿到了于我而言相当可观的数目,可是过年的气氛在不可避免地逐渐流失。

但不得不承认我依然开心。任性地决定不写作业,我和家人去看了贺岁档的电影,喝到了我想要尝的红酒,在家里看完了神探夏洛克的所有剧集——这样的生活让我彻底放松下来,一直绷在脑子里的那根惹人烦躁的弦被隐去了,前些时候在学校的压力终于消失痛快而不规律的作息和生活里。

但我想这也许有关失控,但绝对无关堕落,我想我需要这样彻底的,让人平静的放松。

昨天我弄丢了一只软绵绵的兔子,不过得到了我之前提过的海螺。我把它放在耳边,三亚的海涛声近在咫尺,仿佛呼啸的海风吹过,带来微腥的湿润的味道。这能不能算去了一趟三亚的海边呢……反正真正去那里,能留下的只有无聊的回忆,如果是那只海螺藏起了真正的记忆,那个被藏起的记忆却能够像一个完美的梦境。

我现在觉得很静,什么都很静。安静得要命,所以很想给你写信。可是思路落在笔尖却倏然消散掉了,吐不出一个字。

这情绪……有点像叶童思念任安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在无边无际的安静里,因为无事可做,所以去搜索一个可以去思考的人。任安就是这样活在她的安静里,实际上想着任安会做什么事更像是百般聊赖中一种有趣的消遣。唔,让我猜猜,她会想到什么呢?

叶童,你要不要喝点汽水?

好啊。

说起来,我家门口那条萨摩耶吃得走形了。

别嫌弃它,走形的萨摩耶其实挺可爱的。嗯,汽水味道不错。

谢谢。

不过还是好无聊啊……

无聊么,要不要我给你讲点数学题?

我拒绝,你的目的是嘲笑我的智商对不对。

唔,那换个话题,你会滑冰吗?

不会,但想学,一定很好玩。

不过,前一阵子市里的滑冰场倒闭了……我带你去游戏厅怎么样?

不想去,我比较懒,你还是陪我聊天好了。

聊什么?

唔,我觉得你可能不喜欢HW或着EC,那就谈谈……看过的书和电影?

这几天在看1984,电影……嗯,施瓦辛格的片子我比较喜欢。其实不算很有品味。

嗯我才看了麦田里的守望者,还有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的话,我其实最爱暴力街区。

哈,感觉很宅?说起来那不是前几年流行的书吗,有一阵子高考作文流行趋势。暴力街区?没想到你喜欢这个类型,我觉得这方面我们大概合得来。

嗯,我一直跟不上时代……很开心我们品味合得来。至于宅,我不喜欢这个词,可是平时真的很无聊啊。

那你想玩什么?

跳舞,喝酒,滑冰,开车……这类的。但我今天想聊天。

下次我带你去。

真的?

嗯,真的,我不骗人……窗台上那支郁金香开的真好。

我喜欢那个花瓶,文艺范儿吧。但其实我不喜欢文艺范儿,我只是喜欢那瓶子。

那你喜欢我吗?

啊……算是吧。

这样的对话也许在她的想象范围内,她可以把任安当做是夜空中实际上不存在的某颗星星,她对着星星说话和笑,觉得这样也不错。

这么说起来一切本应该很美好,不是吗?叶童把漫长的夜晚留给没有星星的天空和一个叫做任安的男孩,你花费时日在这个世界的各处游走着寻找你所需要的交易,然后回到尽头,去拯救你的公主。千暮很漂亮,尽管她和叶童模样十分相似,但她们是两个人。阿尔斯的小公主总是气势逼人,在任何地方都是最耀眼的女孩,她有点骄傲但骄傲起来不让人讨厌,她很喜欢你。而你,你之所以在这里都是因为她。

可事情偏偏是另一幅模样。苏哲你靠在叶童的衣柜上,不去看那些她看不见的星星,你只是看着那个女孩,她手边有一个小巧的玻璃杯,里面盛着成色不错的红酒。

哦该死,这怎么成了习惯呢?可它的确成为你的习惯了。叶童是那种拥抱和亲吻都很平淡的女孩,而你最受不住这种感觉。你也许像我一样都需要放松,所以你站在这个女孩身边很久,那么用心地看着她。看着她喝着她的酒,看着她一个人意味不明地轻笑,看着她的视线触及的黑暗的夜空,看着她那些漫溢的,显而易见的,奇怪的,空旷的孤独。

我总希望你能承认你对那个女孩有不一样的感情,我总想着你承认这一点。你们总归是无法避免对彼此的吸引力,你们相互拥有着对方的世界所缺乏的东西。

但也只是想想罢了,苏哲,一切由你决定。你可以喜欢她,也可以只是单纯的只是多呆一会儿。这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预。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总会想到你,我想我是喜欢你的,所以我愿意写给你这些不明意义的信。

好好睡,晚安。

2016.2.22



Chapter seven·hello

苏哲,这一次留给我给你写信的时间不长。20分钟后我要到学校去,我带着耳机。

一对好的耳机能营造出独有的气氛,刚才Adele的hello在我耳边爆炸,像是模糊的雨天里泡沫的爆炸,那歌声没有太多嘈杂的配奏,Adele的声音有不一样的爆发力,所以那歌声震耳欲聋。

下雨的时候忽然控制不住街角的每一颗水滴聚集成泡沫,很多泡沫,然后它们淹没了我——那是一种虽不深沉,但无所不在的悲哀。

你看着街角然后想起对面少了一个人,那个女孩穿着宽大的运动服,深蓝的牛仔裤,边走边拆一支冰工厂的袋子,她与你擦肩而过。你不自觉地笑了,然后你转过身对那个女孩喊,“嗨,你是住在前面的小区吗?”

苏哲,你会回忆过去吗?

你会想回到遇见叶童的那一天吗?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你会想念那个平凡的女孩吗?

hello from the outside.

I must ha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苏哲,如果我们在前面路口的街角遇见,你会不会像认识我一样,无所谓地笑笑,对我说“好久不见”呢?

我很快就要走了,所以这些话还是趁早说,记得晚上不要熬夜,可以喝点蜂蜜水,这样能快点睡着⋯⋯好好睡,晚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