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买本子买本子啦啦啦

【个人家教圈文全目录】同步更新

好NB啊……
把它转过来当做人生中的警示!
我也要好好的产粮!

逆风飞:

因为我的文时间跨度都很大,有人说不太好找,所以向小倩学习搞个目录


这个目录会根据每次发文同步更新,每次发文也会带上防止沉底


有些文被和谐过,过段时间我会试试发AO3的链接,到时候补上


链接有问题请告知


网页端链接正常,手机app链接跳转似乎部分有bug,暂时无法解决


以上




短篇一发完:


【钟情,终情】里风,AU向


【执子之手】里风,原著向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风,原著向


【戏里戏外】里风,AU向


【所谓夏天就是烤串和扎啤】里风,原著向


【邻居】里风,无关人员视角


【共同旅行30题】里风,原著向


【她的父亲】里风,无关人员视角


【猜猜我是谁】里风,原著向


【起点】里风,原著向


【错过的青春】里风,原著向


【秘密】里风,原著向


【夜】里风,原著向


【论豆丁的战斗力】里风,原著向


【背后】里风,原著向


【没有未来】里风,原著向


【舞会上的偶遇】里风,原著向


【记忆缺失】里风,原著向


【意外】里风,原著向


【他的外套】里风,原著向


【误会】里风,原著向


【倾斜的雨伞】里风,原著向


【青丝】里风,原著向


【嫁衣】里风,原著向


【相亲】里风,AU向


【不给糖果就捣乱】里风,原著向


【秋雨】里风,原著向


【明信片】里风,无关人员视角


【早安】里风,原著向


【语言障碍】里风,原著向


【生死决】里风,原著私设


【他的学生】里风,原著向


【所谓四六级这种东西】里风,AU向


【Merry Christmas】里风,原著向


【所谓攻受这种事】 里风里,原著向


【冰桶挑战】 里风,原著向


【告白】里风,原著向


【毕业季】里风,AU向


【Silent系列-风篇】里风,原著向


【Silent系列-reborn篇】里风,原著向


【未曾开始的结局】里风,AU向,后续补充


【他们从未相遇】里风,平行世界AU


【那年,西西里的蝴蝶扇动了翅膀】里风,平行世界AU






中长篇已完结:


【往事如风】风个人,原著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新年篇,里风  




【Renato Giuliano】Reborn个人向,原著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番外-兄弟,里风   




【黑塔】里风,血族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暂缺)18 19 20


21




【逐风-泉城】里风,建筑×土木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心理咨询室】里风里,现代职场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婚礼




【假期辅导十三题】里风,考研AU


12小时重复机械工作  自由发挥这种东西  似乎缺少点什么  


用作业找点乐子  多人水土不服  照片写生  作业点评  


短暂的休息  色彩偏差  小年夜  鲜花预定  第一次翘课  情人节




【赤海】里风,AU设定详见正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我的老师是条鱼】里风,人鱼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小白领】里风,妙警贼探AU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暂缺) 24(暂缺)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8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番外一(暂缺)


番外二(暂缺)


番外三(暂缺)


番外四:里风,1869,初云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两个世界】里风,平行世界&原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论坛体:


【我的老师又抽风了怎么办】里风,可拉,原著向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番外:


我老板的朋友都是蛇精病 那年房间里发生的事儿 没有错过






【求助!如何确定第二性别??】


ABO片段式设定下论坛体,里风里,2712,8059,可拉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如果家教是ABO的世界】


里风里,2712,8059,XS,1001,可拉可,γ61,蓝平


1-3 4-6 7-9 10-12 13-15


16-18 19-21 22-24 25-27 


28-30 31-33






未完结:


片段式(暂时算未完结,随时可能更新):


【风师父成长记录】


里风,世纪大坑,管挖不管埋,慎重入坑


1-12(暂缺)


初中篇-13 包饺子






【如果家教是血族世界】


里风里,2712,8059,XS,1001,可拉,γ61


1-3 4-6 7-9 10-12 






【暗恋对象是性冷淡怎么办?在线等,急】


小白领设定下论坛体,里风,1869,初云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疾行如风】


里风,带一点可拉,F1赛车AU


01 02 03 04 05 06 07 




【合约情侣】


娱乐圈AU群口相声,OOC严重,里风,2712


01-02 03-04 05-06 07-08




【追觅】


家柯,世纪大坑,管挖不管埋,慎重入坑


里风,可拉,1827,XS,8059,BF,γ61,斯帕纳×灰原哀(注意避雷)


1 归乡与重逢【已替换】


2 命运的相遇(上) 【已替换】


3 命运的相遇(下)【已替换】


4 灰色子弹 【已替换】


5 初次较量(上)【已替换】 


6 初次较量(下)【已替换】


7 局中局(一)【已替换】 


8 局中局(二)【已替换】 


9 局中局(三)【已替换】


10 局中局(四)【已替换】 


11 调查开始【已替换】 


12 联合战线【已替换】


13 所谓故人【已替换】 


14 重归黑暗【已替换】 


15 替补计划【已替换】


16 折翼天使【已替换】 


17 名为7³的世界【已替换】 


18 宣战【已替换】 


19 变故【已替换】 


20 月下魔术师(上)【已替换】


21 月下的魔术师(中)【暂时无法替换,不过基本没有改动】


22 月下的魔术师(下)【已替换】 


23 幽灵旅馆的意外对决(上)【已替换】 


24 幽灵旅馆的意外对决(下)【已替换】


25 亡灵视频【已替换】


26 不速之客【已替换】 


27 神秘列车(上)【已替换】


28 神秘列车(中)【补发】


29 神秘列车(下)【已替换】 


30 风纪财团的委托【已替换】


31 白马酒店【已替换】 


32 彩虹财团【已替换】 


33 战略部署【已替换】


34 快斗vs怪盗(上)【已替换】 


35 快斗vs怪盗(中)【已替换】 


36 快斗vs怪盗(下)【已替换】


37 地下工厂【已替换】 


38 初次任务【已替换】 


39 隐形的引导者【已替换】


40 真相【已替换】 


41 危情校园【已替换】 


42 致命之吻【已替换】


43 意大利主战场【已替换】 


44 指环【已替换】 


45 警方视线【已替换】


46 地下废墟【已替换】 


47 被曲解的线索【已替换】 


48 回归原点【已替换】


49 一切的起始点【已替换】


50 缄默法则【已替换】 


51 妥协【已替换】


52 福尔摩斯大会(上)【已替换】 


53 福尔摩斯大会(下)【已替换】 


54 暴风雨山庄(上)【已替换】


55 暴风雨山庄(中)


56 暴风雨山庄(下)


57 幕后


58 意外来客


59 未来与历史


60 绯色帷幕(上)


61 绯色帷幕(下)


62 绯色归来(上)


63 绯色归来(中)




番外一(暂缺)


番外二(暂缺)


番外三(暂缺)


番外四 听泽田哥哥讲过去的故事,又名爷爷与浮云君不得不说的往事


番外五(暂缺)


番外六(暂缺)


番外七(暂缺)


番外八 会不会珠心算和生意赔不赔是两码事


番外九 论断网的时候有多无聊,又名:云雀为什么没女朋友你心里没点数吗  

Goya

03.
*
多杰克从医用酒精的味道里醒来。刺鼻的味道,熟悉极了。他在恍惚里全心放松,没去想身处哪个时间点,他只记得自己曾经在这股味道里呆过很久。
医院是给半死不活的人泡罐的好地方。
他一直在这种味道里看着他那半个朋友,有阵子甚至把床搬到了联盟医院的地下室,于是会有人特定给那儿酒精消毒。
睡着前他会和自己不会说话的朋友聊聊天,大多是今天的工作安排,或者“欧阳又在犯二”之类的。他有时候想起来了也会说“我爱你”,但那大多是玩笑话,他们心照不宣。
他不知道蓝幽幽的玻璃里面是福尔马林还是特别部专制防腐剂,他也不在乎那个。越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越没有时间流动,于是他就权当自己也静止了。有时候觉得里面那个也挺好,什么也不想,还永葆青春长生不老,他们该换换。
他没来得及再想就醒了,白墙白床单,刺眼的白色灯光。以前被泡罐的那位正在自己床边趴着,呼吸均匀,连睡觉都蹙着眉。多杰克想了想,伸手去揉对方的头发,结果对方很快就睁开眼睛。
“你醒了?”格裂刚睡起来,看起来有点茫然,难得没把尖锐的讽刺装进表情里。
“……睡眠太浅了。”多杰克轻声道,“你昨晚都在这吗?”
格裂啧了一声没答,伸手来试他额头,确定了没发烧后站起身来。多杰克眼疾手快拉住对方的手腕,引来对方一个眼刀。
“你要走吗?”
“去叫医生,申请出院。”格裂言简意赅,似乎没想和他多说,他闭着眼都能知道这家伙醒来第一反应一定是回联盟。多杰克加大手上的力度,“出院去你家可以吗?”
“多杰克,你最近出了什么问题?”格裂任由他捏住自己的手腕,难得没有出言讥讽,语气冰冷,“说清楚。”
“我以为很清楚了。”多杰克低下头,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忽然发力把格裂拉到身边,按住脑袋就是一个吻。
格裂眼里冒了火,推开他拎住领子,“你他妈喝醉就算了,现在这什么意思?当我什么人?”
“没有。”多杰克被揪着领子仍然在笑,“抱歉,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看上你了。如果没说过的话现在补上,能考虑和我交往吗,格裂?”
于是他看见格裂的表情一点点碎裂,缓缓放开了手,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他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的时间,每一秒都被拉慢得像要静止了。
“……为什么要这样?”
“欧阳小枫让你用这种手段套我的话吗?”
嗓子抽着毛边,他从没见过这么惶恐不安的格裂。
多杰克看着对方那幅表情,胸腔升起一股钝器击打的疼痛。
“我说真的,和联盟没有关系。”多杰克忍住某种破土而出的冲动,“你想的话我可以立刻递辞职,小枫那边我也能划清界限。”
“……听着,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格裂眼眶似乎染上了一点绯红,别过头去不和多杰克对视,“但你现在这么说,我就答应了。”
“你看起来很难过。”多杰克伸手去抚摸对方的眼角,被格裂摘下来。他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带了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狠劲,“我说过,你想怎样就怎样,一直到我死之前。”
多杰克觉得那个“死”字让人听着有点刺耳。他想了想,“那,我能去你家了吗?”
“……随便。”对方敛眸的瞬间收好了自己的情感,站起身来,“我去叫医生。”
多杰克看着格裂走出病房门,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他确定自己现在没有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反而另一种情绪摄取了他的灵魂。像是夏季夜晚的黏腻的不断的小雨,逼得人几乎窒息。
格裂。
……我毁在他手里了。

他这么想着,然后又勾起唇角来。

《给斯瓦密·达什先生的一封信》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玩意。
我很好奇斯瓦密·达什诞生之前的名字。一个小偷、诈骗惯犯、有两个女儿的父亲、苏菲的信徒。还有什么呢?哦,监狱。他还坐过监狱,会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行话。他笑起来带感染力,不是明星那种,是那种阅历者的轻蔑和真诚。他说,I’m God,说实话很好笑,一脸认真,谁反驳要fuck谁,好像他真的什么都看得到一样。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得到,反正我看不到,但我从他身上感到信仰。我不知道那是哪种信仰,某个神还是别的什么。我见过电影里的信徒,他们说特定的台词,穿特定的衣服,化特定的妆。他们借助欺骗和镜头去诠释信仰,但那少了点什么。实感?没错,我在斯瓦密·达什先生身上看到实感。我记得某一次他看起来……就像个,殉道者。好像不对,原谅这个词。他说有个小女孩从楼上掉下去了,she can't catch it,然后他拿下自己的帽子,看起来很难过,脸上的皮肤都皱起来,露出那种一个父亲才会有的苍老的表情。于是我发现他的确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那个时候斯瓦密·达什先生变得像一个人——至少在我的认知里。他能跑10公里,沿着据说是俄罗斯最危险的高速公路。他会一种呼呼哈哈像打拍子一样的呼吸法。他有一个群魔乱舞的培训班,像邪教组织。我只知道这些,我没有过多关注他。但他的脸、他的帽子、他的语气、他的裙子(某种教会的指定服饰)、他的信仰(?)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有趣的是他不喜欢玛丽莲·克洛,他说她过于年轻、资历尚浅,他不想她拿走那个他们业界很看重的奖项。玛丽莲在访谈里曾公开表示他的不友好,他们的粉丝也经常冲突,他并未否认。但这不阻碍斯瓦密·达什先生的能力和人气,他如愿拿到冠军,听到冠军的时候他笑得很开心。很多人觉得这实至名归。
我很好奇斯瓦密·达什先生的守护天使长什么样子,要是他愿意把他画出来就好了。亚历山大在访谈里说,一句脏话会让守护天使离开三天。我不太相信,这么讲的话斯瓦密·达什先生的守护天使还在吗?
我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玩意。
我在正常人的世界里怀揣正常人的野心。那个节目很有趣,给我们看另一个领域和它的规则,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也不在乎。我挺喜欢斯瓦密·达什先生。他很帅,也很有趣,也许算是个合格的神秘主义者。

那么,这算是给神秘主义者的一封粉丝信或是情书吗?
*
存文。我现在啥都存。


Thorin Oakenshield,索恩二世之子,索尔之孙,都灵族之王。


*
[序]

Thorin Oakenshield幼时的愿望是成为一名伟大的剑士,最好能像Balin的故事里那样,拥有一把永不折断的利刃。七岁那年他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武器,父亲亲手赠予他的一把金柄的匕首——匕首?那可不是我想要的家伙,但他仍然恭敬地接下这份生日礼物。而十岁那一年,他第一次被允许进入地下的藏宝室,看到了堆积如山的金币和宝石,晃眼得让人难以呼吸。巨大的财富仿佛唤醒了他灵魂里的信念和诅咒,于是此后他的梦想又多了一个,得到那颗代表七大王国的宝石,坐上金打的王座,手握孤山的心脏。自此以后他开始认清自己姓名的含义,渴望成为一名真正的王者,继父亲之后的下一位伟大领袖,并为此付出一名王子所应付出的一切努力。

但那是在他的父亲尚未发疯之前,在孤山尚未沦陷之前。在那之前Thorin Oakenshield更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朝着人生最可能的轨道正向发展。然后?然后变故陡生,事与愿违。他迎来了那场从天而降的灾难,巨龙的火焰将一切燃烧殆尽,而Thorin被那场大火重新拆骨塑造,在阿萨努比萨之战中他得到了另一种生存的意义——他的绰号,他的宿敌、他的朋友、他的部下、他的使命。于是他的生命从此被分为了两个部分,而二者的节点永远停留在他带领矮人的幸存者逃离孤山的那一天。

实际上那场灾难造就了另一个Thorin Oakenshield,他因此失去本应拥有的财富和名誉,却得到了机会去摆脱历代以来家族刻上诅咒的命运——而这也许就连他本人到死之前也从未意识到,看透这一点的大概只有Bilbo Baggins,他的半身人伙伴、他的飞贼、他毕生的挚友。但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Thorin从未后悔过他们共同经历的远征与冒险,哪怕是在他用刀抵着那个笨蛋hobbit的心脏的时候。那大概是Thorin人生中最珍贵鲜活的日子,他活着便永远无法忘怀的岁月。

正是那些日子把他从金子的诅咒里拯救出来,让他决心作为一名真正的勇士,敢于扼住命运的咽喉,直面贪婪与死亡。

*


整理(5)
1.
“因为,他们的生命、价值、信念、尊严,一切东西都被人出卖。而出卖者还宣称这出卖是为了一个无比崇高的目的。”
2.
“我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为了破案牺牲任何无辜的人的利益。”
3.
“你笑什么呢?”Viggo觉得眼眶疼痛难忍,发声都已经艰难。
“你笑什么呢?”他说,“我们将不得不躲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像两只老鼠一样过完下半生。”
但Orli继续笑着。
直到Viggo的眼泪滴到他脸上,他才眨动了一下眼睛。
【ps:姑且是全文最美的跳伞画面了。
4.
那天半夜,Viggo无由来地醒了,躺在睡袋里清醒异常。
在两个人的帐篷里,他看见躺在那一端的Orli,有一小点亮光闪烁在他脑袋上方。
Viggo用了好一会才明白,那是他头发上沾的海水中的磷火。
5.
忽然之间,他觉得天旋地转,月亮像从天空里掉了下来,他的耳朵和鼻子里一下灌满了海水。整个世界奇怪地安静了,眼前是一片幽异的深蓝,不知道是夜空或是大海或是沉在海水里的天空。
他看见两颗星星从他脸上砸下来,他不由得闭上眼睛。

【ps:这种写法也是厉害了,不细看的人真的能明白你们在做什么吗?还两颗星星,这艺术细胞艺术得我都想笑了……不如说两颗石头,多个性的比喻。
6.
“每天早上醒来,要躺着想一想活着的理由。”
“真想得起来?”
“是的,比如我要吃饭,我要散散步,我要再一次睡觉。”
7.
他的朋友们赢了很多钱,从此不用再担心生活。
但他们仍然在海滩上行骗。
没有了Mark,他们老不能得手。
后来终于得手的那一回,大家抱头痛哭。
8.
速度表嗖嗖地升上去,50,100,130,160,190……跑道就快要到尽头……
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
Kate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我没有给你打电话,给你打电话的是——”
一个名字掠过他的脑海,Orli觉得霎时间心脏被什么烫了一下,右腿神经反射般的往后一缩。
……
车子腾空而起。
在观众震耳欲聋的呼声中,Tom面如土色。
*
“我告诉过他要加到210,我告诉过他,他说他不开灯也敢在高速上那么开。

【ps:不开灯也不开雨刷,所以就是那次吗……不对应该不是。
这个死法我真的是很在意,真tm纠结的戏剧冲突,好好给个活着的悲剧不好吗(怨念脸
8.
“小时候,在坎特伯里,我和利加迷了路,肚子咕噜噜地叫,他就指着那把勺子恶狠狠地说,奥利,我要喝汤,用那把大勺子喝汤。”
9.
那天夜里他们没有睡觉。
他们靠在床头一起抽烟,听窗外面雨下个没完。
10.
“Viggo,兴许我真该把你打晕,就在这等着人来——不过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干那种傻事。”
他一下子把手电扔在Viggo脚下,转身朝自己的车走。
Viggo呆呆地看着手电在地上滚动了两下,静止下来,光束照出一片雨地。雨打在隔离带的碎石子上,溅出一小朵一小朵的花,被光一照,隐约像有彩虹的颜色。
他听见Orli的引擎发动起来,路肩微微震动。那些小水花一时都飞了,一片璀璨晶光。
11.
当他奋力爬着楼梯的时候,听见Samantha在身后笑他,“妈妈,Orli的腿还是那么短!他就只会爬!”
Orlando气得差点松手,让她看看自己不但会爬,还会滚。

【ps:这个当结尾是为了欢脱点?其实我最想看的是这篇啊魂淡。
*
唉,睡起来我就喜欢这种娱乐活动,大概也是没救了=A=





迪克兰多人设

今天的一点脑洞,趁没忘先记下来。
迪克兰多,米娅儿的待定男朋友,前世的恋人?
*
迪克兰多·泽维尔。
白发,瞳孔是浅蓝色。在地球经常带黑色美瞳和假发。身份是最高级别的不死鸟。银白色的发亮的羽毛,就是那种晚上也自带光效的。
远古神兽世家(麒麟、不死鸟、龙)的后代,不死鸟的旁系分支生活在西陆的绿岛,被称作六翼鸟,比起火龙战斗力差了点,优势在于血脉。
大多六翼鸟都是全系,但远古的血脉传承者通常也能感应所有元素,但只对单一元素极其擅长,这种六翼鸟被称作不死鸟。一般远古血脉继承者出现在六翼鸟的皇室或者大家族。迪克兰多出生于泽维尔家族,银白色羽毛是亲附水元素的象征,不过他更擅长控冰。和他一个等级血脉的还有亲附木元素的诃洛长老(绿岛的最高领袖)。
在灵域有猎人身份,代号是本名(……)和苏秦有过合作,但彼此并不认得。一直希望能在灵域找到远古时期被流放的始祖级别的不死鸟,亲附火元素的戴维——传说中最耀眼的金色羽毛,反叛者,逗比,挂比,自称是东方的图腾凤凰。有史以来不死鸟的历史上最强的战斗者和叛徒,当时召集同族攻打阿尔斯岛失败后被流放至灵域,进入转世。
迪克兰多从小就会做一些启示性质的关于那场战役的梦,认为自己与戴维有着不可磨灭的某种联系。
迪克兰多看了很多关于戴维的书籍资料,很好奇他的力量,最初去灵域是为了寻找戴维的转世。但是并没有找到,倒是在那第一次遇见米娅儿,后来千暮拉着Abel来西陆玩的时候和米娅儿成为了恋人。
因为这个原因,认识叶童和苏哲。
这段经历可以考虑写个系列玩?
千暮沉睡后米娅儿的部分记忆也进入了沉睡,总之是把迪克兰多忘掉了。迪克兰多来到地球只是寻找一个器灵,因为太不务正业了,被逐出家族,被剥夺了成为绿岛统治者的资格。
*
来到地球以后,仍然用迪克兰多的名字,但不提自己的姓氏。
知道叶童的学校,在米娅儿的灵体种下自己的精神烙印。技能点很满,不擅长打架,但是魔法技能满点,强记能力非常好,擅长一切赌博性质的游戏,尤其是二十一点和斗地主,以前在欧洲赌博的时候和红鹰有点交情。但是对这个东西只是单纯擅长没什么热爱,理想方面他最想的是找到戴维。
在地球的身份是无业游民,对别人声称自己是灵媒,有自己的事务所,经常被误认为是骗子,经济来源是一些非正常事件咨询和猎人的任务奖励,以及偶尔去一次赌场。
当然他也能看到一些死去的灵魂之类的,这个是种族遗传的天赋。
可以幻化出翅膀,保持人形在天上飞,但因为这个太中二了通常不这么做。
易容换脸无压力,仍然是魔法加成。当然遇到比自己强的人立刻就会被看穿。比如苏哲?
对米娅儿基本算是言听计从,米娅儿对他没啥印象,最开始拿他当枪使,叫他带自己到处玩,当打手,尤其是去赌城之类的,基本一直都是指哪打哪。有阵子带着米娅儿完全无护照周游世界。会特地为了米娅儿去学调酒,然后经常会烫伤自己的手指,当然一般来说复原很快。
外貌属于非常英俊的类型。性格方面,极其不爱说话,比较内敛,缺乏同情心。对于无关紧要的人没有感觉,对地球的事情比较冷酷,有种“这些东西转瞬即逝”的轻蔑感。但是某些地方又意外的很天真,比如在感情啊,为人处事这一类事情上需要朋友的指导(通常是红鹰)。

面对米娅儿算是很忠犬了,米娅儿说什么他都说好的那种。在和米娅儿的关系方面,虽然他是更认真的一方但基本也能占据主导地位,米娅儿大多时候很难拒绝他的要求。

有成为s的潜质。爱好电影,欣赏暴力美学和动作片,所以其实很喜欢看红鹰打架,有时候会故意找人挑事然后去偷偷观战,对他来说大概和看歌剧一个性质?当然这个爱好太奇怪了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非常非常喜欢米娅儿,米娅儿要为千暮献祭的时候,为了这个和苏哲打起来,对米娅儿本人就差没下跪求她,因为这个个人情感很不喜欢苏哲和叶童。但从没做过米娅儿不想他做的事。在和米娅儿的关系上不要求任何回报,在米娅儿活着的情况下对方的安危就高于自己的一切。可以说深情而且忠诚。
米娅儿对这份感情比起喜欢,更多的是震撼。她在迪克兰多身边大概很难把目光放到别人身上去。
先这样吧。
*




今天的一点脑洞,趁没忘先记下来。

迪克兰多,米娅儿的待定男朋友,前世的恋人?

白发。

最高级别的不死鸟,银白色的羽毛。

性格还在考虑,等几天大概就有人设了。

卡卡和非墨1

卡卡和非墨。
没名字,说写就写,哪有兴趣写哪里。
*
今天的特工岛仍然迎来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但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了。

墨小白被叶薇单独安排了加强训练,连影子都不见了。墨晨和卡卡正在跑圈,无双和老大一如既往以出色的表现提前干掉了训练,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间。

两个人坐在几块礁石边没事干,无双拆了一会她的狙击枪玩,忽然想起了什么,神神秘秘地凑到旁边的老大咬耳朵,“老大,你听说了没?今天非墨也要来岛上。”

“没有。”墨遥挑了挑眉,他对这类八卦一向不上心,仍然是一副你问一句我答一句的架势。

墨遥今年十四岁,又是长期锻炼,个子长得很快,容貌也逐渐长开,五官已经有了冷峻的轮廓,气场也是一天比一天更沉闷。

无双没因为老大聊天一句死的技能就沮丧,反而更加兴致勃勃,“海蓝走了以后,非墨一直和白夜叔叔学医,有一两年没见了吧?”

“一年半。”老大想了想回答。这时卡卡刚跑完圈,朝这边过来,“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在担心小白公主啊。”

卡卡今年也十四岁,比起老大随时放杀气,更加的温柔内敛,容貌也愈发英俊,迷倒了一大片岛上训练的小姑娘,基本是岛上人人公认的王子。

当然,熟悉的人知道,这些年卡卡的切开黑属性也愈发鲜明。比如说,卡卡这几年对小白公主这个外号特别钟情,老大轻飘飘瞄了他一眼,卡卡无辜地笑,“老大你别这么看我啊,无双和你聊天,除了小白还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谁说的,我们在说非墨。”无双一脸正经道,“我和老大可是血缘关系,怎么可能没有共同语言?”

墨遥张了张嘴,要说自己确实和无双没有共同语言,看了看无双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非墨?”卡卡听到这个名字怔了一下,“你也知道他今天来岛上?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呢。”

“你也知道?”无双惊讶,她觉得卡卡这话槽点有点多,“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是昨晚上听妈咪和叶叔叔电话的墙角,意外听来的。”

“我和非墨一直有联系啊。”卡卡理所当然道,“他告诉我说叶叔叔要送他来特工岛,不出意外就是今天到。”

“哇,卡卡,你和非墨关系这么好啊?”无双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每天和他视频通话之类的吧?”

“也不是每天吧,一周大概三四次?”卡卡回忆了一下,说,“唉,非墨其实挺忙的,要学医还要应付他爹地给他的任务,现在因为叶叔叔想和安雅阿姨过二人世界,他就被嫌弃了,直接被自己爹地踢到特工岛来,挺可怜的。”

“哇,卡卡你这和非墨爹妈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无双吐了吐舌头,卡卡平时看似温和,实则腹黑,肚子里长的都是整人的心眼,结果说起非墨语气居然这么……溺宠?
无双想了想叶非墨那永远的扑克脸,以及曾经打牌时一人单战墨家群雄的经历,完全没能把叶非墨和“可怜”两个字联系起来。

至于叶非墨从师的白夜和苏曼,那可是一对恋人啊。

想到这里,无双头上忽然亮起了灯泡,看向卡卡的眼光多了几分微妙。

由于今天墨小白不在,墨遥比平时的无悲无喜加了一丝烦躁,再加之想起当年不堪回首的裸奔事件,看着卡卡一脸期待的粉红气场格外碍眼,于是冷哼一声道,“狼狈为奸。”

无双闻言,拍着自己的狙击枪大笑。卡卡摸着鼻子觉得更加无辜了。今天小白又不在,他明明连整人的事都没有做吧?
这时墨晨夜刚跑完圈,也挥着手小跑过来,“嘿,嘿,老大我听见了,谁和谁狼狈为奸来着?我也要知道!”

卡卡,“……”

无双拍拍跑过来的墨晨的头,大有同情墨晨和墨小白呆久了人也有点傻的感慨,秉持着要照顾弟弟的心态解释了一下,“老大在说非墨和卡卡。”

“……非墨?”墨晨笑容显然有点弱下来了,他显然想到了当年他们三兄弟轮流裸奔的悲惨场面,现在卡卡手机里估计还有他们当时的照片。

“嗯,非墨要来特工岛训练。”无双说。

“……”墨晨的笑容凝固了,为什么,卡卡一个腹黑还不够吗,还要加上叶非墨。本来因为小白老黏着自己,老大已经看自己不顺眼了,现在又一个厉害的来了,肯定挑着小白欺负啊,那自己肯定得跟着遭殃。

感觉前途……好黑暗。

看着墨晨的脸色颇有风云变幻的色彩,无双噗得又笑出来。
“你们怎么看起来都这么不欢迎非墨啊?”卡卡忍不住为自己的搭档辩护,“非墨只是不太爱说话,比较腼腆而已,人还是挺可爱的。”

墨晨喃喃道,“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

于是就腼腆地赢走了他们兄弟三个人的裤子吗?

无双,“卡卡,我虽然也挺想非墨的。但是你这爱的滤镜加的太厚了,非墨的公认形容词不是变态吗?”

老大再一次冷笑一声,“虚伪。”

卡卡一脸无辜了捂住眼睛,“我谴责你们,太伤人心了,非墨一天多不容易啊,你们都不能对他的到来热情一点?”
三个人都默默地看着卡卡,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这时墨小白的声音忽然划破空气,远远传过来,“哇啊啊姐、小哥哥快救我啊!!小表哥要杀了我啊!!”

小表哥?
众人面面相觑。

卡卡眼睛一亮,“非墨?”

想把复利问题吃了
我的午觉……